成语说东周

返回目录

第九十章 春秋卷之恩威并举

第九十章 春秋卷之恩威并举

成语说东周.春秋卷之  恩威并举

被弟弟戴了绿帽子的周襄王崩了,鲁国派出给弟弟戴了绿帽子的公孙敖去吊祭,如果两个伟大的灵魂见了面,哪怕阴阳两隔,也实在是黑色幽默。不过,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

车出曲阜西门,公孙敖一声令下:掉头。

御者一愣:不是去王城吗?

去什么王城,去莒国。

几天之后,公孙敖与鄢陵美女成功团聚。莒子见木已成舟,按政治避难国际准则给了他一个中大夫的待遇。

为了意中人抛家舍业,情种!

为个娘们儿携款外逃,混蛋!

两种舆论水火不容,公孙敖才不管这些,他吃穿不愁,美人相伴,老脸乐开了花。

后遗症很快显现出来,新任天子周顷王派使者要钱来了。放眼天下,鲁国与王室关系是最近的,又是秉礼之邦,天子崩了,竟没一点表示,周天子表示很受伤。

鲁国尴尬了。

叔仲彭生来找鲁文公。

主公,别说是您,我们都为敖伯的所作所为脸红,不过,反过来想想也是好事,他是铁定不回来了,从今以后再没有不要脸的丢鲁国的脸了。

鲁文公冷哼一声:跑就算了,还卷走了寡人的祭礼,害得寡人出了两份份子钱,啥也别说了,把成邑交出来。

彭生惊出一身冷汗,这成邑(山东宁阳东北)与郕国接壤,乃是孟孙氏始封的根据地,一旦收归国有,也就意味着孟孙氏退出了六卿序列,这对“三桓”来说无疑是重大打击。正是有此认识,“三桓”新任掌门季孙行父才委派叔仲彭生来堵鲁文公的嘴。

别介主公,下臣知道东门叔有意见,这样,我们让他做执政上卿,臧家做司马,我们分列后四怎么样?

鲁文公说话也不客气:你们也别觉着了不起,干部任用还是寡人说了算!

那是。主公忘了吗,当年季友爷爷扶立先主公登基,先主公可是许下了诺言,让季氏世代为执政上卿,行父大哥看敖伯和东门叔辈分长才主动退让的。

你休想拿先主公压服寡人!鲁文公尽管语气强硬,明显地思想有了松动,鲁国乃礼仪之邦,他不能做不孝之君。

成邑近齐,孟孙氏与齐国关系良好,齐姜夫人不就是熬叔给您娶回来的吗,若主公贸然接管,怕齐人接受不了。再说,姜夫人生的两个嫡子太子恶和公子视都是齐侯外孙,东门叔一个也看不上,他眼里可是只有嬴夫人生的公子俀。如今齐近秦远,弃近就远,不太好吧?

嬴夫人是东门遂从秦国接回来的,民间一直谣传公子俀神似东门遂。想到这一层,鲁文公头都大了。姥姥,原来戴绿帽子的先驱是自己!

好吧好吧,懒的和你们一般见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那这样吧,叔仲彭生也不客气,让孟孙谷接任成邑大夫,入六卿。钱呢,不能让公室吃亏,让孟家拿出来便是。

让他们势均力敌也好,鲁文公微阖双目,点了一下头。

再说晋国,政争比鲁国可是激烈多了。

公元前618年正月初二,绛都一片迎接新年的喜庆,少帅先克死了,他去赵盾家拜访饮酒归来,被一群埋伏的强盗刺杀在自家府门之前。

绝非偶然,必是仇杀。郤缺一语中的。

赵盾两眼喷火,这主谋掰着脚丫子都能算出来,跑不掉士縠、箕郑、先都、梁益耳等人,原因很简单,先克一句话堵住了他们的升迁之路。

正月十八,暗自窃喜的先都和梁益耳也被埋伏的强盗杀死在自家的府门之前。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风格很赵盾。

很快,两家资财收归国有。士縠、箕郑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们心里清楚,赵盾的屠刀马上就要祭过来。

他俩找过中行林父,被堵在了门外,门客说:中行大人病了。

这老狐狸!他是胆小病犯了。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三月二十八,郤缺手执中军将令直接拿人了,士縠、箕郑没有抵抗,他们也不想牵累家人。理由吗,据说是在先都府中搜出了老干部们阴谋政变的盟书。让人疑惑的是,盟书上没有中行林父的大名。

清除了政敌,赵盾从从容容开始了新的布局。

中军将赵盾。目前,他的威望如日中天。

中军佐中行林父。这既是顺位晋升,同时也是对他逆来顺受的褒奖。

上军将郤缺。他是个聪明人,靠近赵盾除了马屁之外,还有一份真心的感佩和畏惧。

上军佐臾骈。赵盾对他的才能是真心欣赏,当然,他非大族,不过暂时替先克家族守住一个位置。

下军将栾盾。下军佐胥甲。

对于中行林父赵盾还是很了解的,他胆小懦弱,虽然位居第二,六卿之中他是没有发言权的。老一说一不二,老二说二不一,六卿会议中行林父很少发言,赵盾一旦定了调子,他恨不得举三只手赞成,赵盾心里很爽,他的副手就该是这样。

郤缺呢,他很庆幸抱上了赵盾的粗腿。本来箕之战后他已被晋襄公擢拔为卿,董之蒐却又被撸了下来,这才明白,自己依然人微言轻。

赵盾却不这么想,他超拔郤缺自然有他自己的理由。

首先,郤缺这人眼光敏锐,有才华。

晋灵公登基以来,赵盾忙于内部政治斗争,从而弱化了晋国的霸主形象,齐、宋、鲁、陈心向南蛮,赵盾心知肚明。

郤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终于有一天,他瞅准机会,找到赵盾,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背叛了不加讨伐,用什么显示声威?顺服了不加抚慰,用什么表示关怀?您作为霸主正卿,主持诸侯之事,有功不赏,有罪不讨,这怎么行呢?过去卫国不顺服,所以我们占取它的土地,现在已经顺服了,可以还给它了。

赵盾不由多看了他一眼,这人貌不惊人,还真是敢说,你别说,说的还着实不错呢。

却说,郤缺的思想可总结为恩威并举,也是后来法家核心思想“刑赏二柄”的先声。

第二年,在赵盾的授意下,晋灵公下令撤去戚邑之围,释放孙昭子与孔达回国,并且还给郑国以前侵占的虎牢以西的土地。卫、郑感恩戴德,中原诸侯均激动不已,感觉晋文公的时代又回来了。

其次,郤缺急于表现自己,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想干事的人。并且,他有想法,很想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也一定是个能干成事的人。

六卿之中,中行林父是个传声筒,因之缺乏人望,注定毫无建树。栾盾和胥甲都是官二代,看不出什么特异之处。臾骈虽然有才,却是寒门小宗。将来,能接替他,延续晋国霸主之位的必是郤缺。

赵盾决定出击了,要不然晋国真要被人看作“病猫”,而这一切的理论基础便来源于郤缺。

上一篇:春秋卷之自相残杀 下一篇:春秋卷之裹粮坐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