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说东周

返回目录

第八十六章 春秋卷之华而不实

第八十六章 春秋卷之华而不实

成语说东周.春秋卷之

华而不实

却说晋国太傅阳处父,乃是晋国宗室,封于阳邑(山西太谷县阳邑村),以邑名为氏。

晋国占了戚邑,俘虏孙昭子,卫成公傻了眼,这才明白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于是把罪过全推在孔达身上,说他擅自出兵,得罪上国云云,随之,将其五花大绑,解送绛都。

晋襄公虽然讨厌卫成公这个人,但对卫国的诚惶诚恐却很是受用。未几,派太傅阳处父出使卫国,重申旧好之外有监督检查以观后效的意味。

晋文公时代,阳处父到绛都求职,请托于狐偃,狐偃知道这家伙是个绣花枕头,当场回绝了。转而求赵衰,赵衰很爽快,三天就搞定了,并且给了个要职:太傅。

晋文公听说阳处父这人是个公子哥,吃喝嫖赌在行,能做得了太子的师傅吗?

赵衰道:主公不妨问问胥臣。

胥臣大概也听说不少阳处父的花边新闻,但是赵衰这个大好人推荐的人他也不好说什么,对晋文公道:太子想学好,谁也教不坏。这就是胥臣的聪明之处,既否决了阳处父的能力,又肯定了赵衰的意见。

因为赵衰的知遇之恩,阳处父以赵氏家臣自居。这是一种互惠的关系,身为太傅,阳处父足以左右晋襄公的思维,而赵家也能通过阳处父实现自己的政见。

在卫国,卫成公与阳处父称兄道弟,阳处父未免飘飘然,言词之间大包大揽:放心,有我老阳在,定能保证贵国安全。卫成公急忙表态:自此而后再无二心,只是戚邑乃是孙氏封地,您也知道,孙氏势力强大,寡人也要让他三分,还望阳兄在盟主面前美言一二,还我戚邑。阳处父酒也醒了,这事儿他还真决定不了,只得含糊其词一带而过。接下来是拥抱话别,那种依依离情真如亲兄弟一般。

返晋路过宁邑(河南获嘉县北),天已傍黑,遂借住一家嬴姓客馆。却说这宁邑原属卫国宁氏封邑,后来狄人攻卫,卫国东迁,这地方几番辗转归了晋国。

客馆主人宁嬴见阳处父气宇轩昂,很是高兴,急忙端上酒肉吃食。

敢问贵人,可是太傅阳子?

正是在下,你认识我?

阳子使卫,国人皆知。人言阳子相貌不凡,举止得宜,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阳处父放浪大笑。

宁嬴转入后堂,对妻子说:我早想投奔一位品行高尚的人,今日偶遇太傅,我决心追随他。

妻子也很高兴:良人即已决定,就放心去吧。

宁嬴回来,表达了追随之意,阳处父上下打量一番,道:可识文断字?

小人出生士家,粗通刀简。

好。阳处父放下酒爵。先做个文吏,用心服侍,有机会本太傅自会向主公荐举。

一路之上,阳处父言笑放肆,所谈话题皆是自己在晋国爵尊位显的事儿,不免夸张炫耀,道德学问只字不提。未及温邑(河南修武县北),宁嬴已是忍受不住,扯个谎说自己尚有私事没有处理完毕,与之分道扬镳。

妻子讶异: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宁嬴叹了口气:我看他一表人才,以为才德俱佳,听了他的言论,才知道他就是个只开花不结果(华而不实)的家伙。他自认为才能卓异,必定恃才傲物,难免招来怨恨,跟着他怕要受到牵连,所以就回来了。

阳处父刚回到绛都,就听说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在他出使这半年时间里,中军佐赵衰去世,其子赵盾继任为执政官。不多时,中军将先且居、上军将栾枝、上军佐胥臣也先后撒手人寰。

一下子空出来这么多位子,世家大族均跃跃欲试。

却说此时晋国世族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献公、文公时代遗留下来的老干部,如箕郑、士榖、梁益耳、先都、中行林父等。一类是文公、襄公时代倚重的贤臣之后,如狐射姑、赵盾、先克、栾盾、胥甲等,可称为新贵派。士榖是士蒍幼子,士会之叔,继父职为司空。梁益耳是梁康伯玄孙,秦灭梁后入晋为大夫。新人中,狐射姑是狐偃的儿子,因封地在贾,字季,也叫贾季。赵盾是赵衰的儿子,排行老大,谥宣,也叫赵孟,赵宣子。先克是先且居的儿子,时年不过十七、八岁。栾盾是栾枝的儿子。胥甲是胥臣的儿子。

按照晋襄公的意思,恢复三军建制,以老干部士榖将中军、梁益耳佐中军、箕郑将上军、先都佐上军,下军由新贵派主持,如此以老带新,以平衡诸卿利益。按说这个方案还是不错的,不至于激化矛盾,但消息却提前走漏了。

先克血气方刚,当着晋襄公的面表示了反对:狐偃、赵衰跟随文公流亡,劳苦功高。言外之意新贵派、包括自己都应该得到重用。晋襄公一琢磨,也对,自己年富力强,再用一帮墓木已拱的老家伙多少有些不协调。于是,新方案出炉:狐射姑为中军将,掌军。赵盾为中军佐,掌政。先克为上军将,箕郑为上军佐,中行林父为下军将,先蔑为下军佐。此方案高度机密,晋襄公想过罢元日,在夷地举行春蒐之礼时宣告朝野。

适逢阳处父使卫归来,晋襄公将用人计划对他老师和盘托出。阳处父是个果断的人,立马向主子赵盾作了汇报。在赵盾的授意下,阳处父矫襄公命,改在董地(山西闻喜县境)举行大蒐,并宣布赵盾为中军将,狐射姑为中军佐,二人对调。阳处父对晋襄公解释道:用就用能干的人,这是国家的幸事。言下之意,赵盾比狐射姑贤能。晋襄公见木已成舟,只好默认。

对阳处父的小动作,狐射姑心知肚明。他无处发泄,拣狐氏家臣、中军大夫臾骈一个错,狠狠鞭了几十下。臾骈无故触了家君霉头,只能紧咬刚牙,隐忍不发。

新官上任三把火,史载,大权在握后,赵盾选贤任能,制定章程,清理积案,督捕逃亡,重建秩序。法条修订以后,交给阳处父全国推行。此时的阳处父不仅是晋国的太傅,更像是道地的赵氏家奴。

董之蒐对晋国政治影响巨大,首先,自赵盾始,中军将军政大权集于一身,公室权力渐趋下滑,与卿室矛盾尖锐起来。其次,老干部与新贵派彻底决裂。第三,在新贵派内部,狐氏与赵氏矛盾不可调和。

权臣赵盾就像初生的太阳冉冉升起。

同年,鞠躬尽瘁的秦穆公薨了,遗命一百七十七人殉葬,都是才能卓异的人,这庞杂的名单中就包括“子车氏三良”。你不是武功盖世吗,那好吧,到了九泉之下依然要保证寡人的安全。

秦人泣血哀恸,作《黄鸟》三章,以示对三良的祭奠和对殉葬制度的不满:

交交黄鸟鸣声哀,枣树枝上停下来。谁不赞许好奄息,百夫之中一俊才。

交交黄鸟鸣声哀,桑树枝上歇下来。谁不称美好仲行,百夫之中一干才。

交交黄鸟鸣声哀,荆树枝上落下来。谁不夸奖好鍼虎,百夫之中辅弼才。

苍天在上请开眼,坑杀好人该不该!如若可赎代他死,百人甘愿赴泉台。

——译自《诗经.秦风.黄鸟》

太子罃嗣立为秦康公。

穆公逝去,强人政治如水东流,直到战国之末,秦国不能复振。

鲁国大夫季孙行父到晋国聘问之前,向人请教丧事礼仪,下人很不解,季孙行父很神秘道:有备无患。

还没到晋国,就听说晋襄公薨了,据说是急病。

如果我没说错,季孙行父该是史上第一乌鸦嘴。

上一篇:春秋卷之济河焚舟 下一篇:春秋卷之言犹在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