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说东周

返回目录

第八十三章 春秋卷之蜂目豺声

第八十三章 春秋卷之蜂目豺声

成语说东周.春秋卷之

蜂目豺声

晋国定霸,中原诸侯真心归附,只有卫成公忆及鸩酒之毒,对晋国不理不睬,不止如此,他还派出大夫孔达偷袭郑国,侵占了几座小城。

崤之战,灭了秦国主力,箕之战,杀了白狄威风,晋襄公底气特足,怎能容忍卫国在眼皮子底下胡作非为,于是,以霸主名义通告诸侯伐卫。晋军在先且居、胥臣的率领下,一举拿下卫国的戚邑(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俘虏了戚邑大夫孙昭子。

却说这戚邑位于古黄河东岸,水陆交通便捷,富庶繁华,世卿大族皆以得到此地为荣。孙昭子名炎,祖上乃是卫武公之子惠孙,惠孙之子公孙耳受邑于“戚”,公孙耳的儿子武仲乙以祖父之字氏了“孙”,孙昭子是武仲乙的儿子。此时的卫国世族,以石、宁、孙、孔为尊。孔达就是卫国孔氏先人,姞姓,大概来自卫国附庸南燕国。此时的南燕国已被郑国吞并,公室后人多逃往宗主卫国。

卫成公慌了手脚,先且居鄙视他的举而不坚,在陈共公的调停之下,提了一个条件:奉其职贡,正戚疆界。

“奉其职贡”好理解,就是卫成公你也别楞头青了,该朝拜朝拜,该进贡进贡。对谁?你傻啊,自然是当今霸主晋襄公,难不成是那个疲软的周襄王?

“正戚疆界”,字面理解就是划定戚邑的边界。这个有必要吗?太有了。首先,戚邑乃是肥田,晋国作为霸主,自然要作出姿态,不可能长期占有。但是,通过重新划定疆界,完全可以把势力渗透到戚邑,也相当于在卫国都城帝丘旁侧楔上一颗钉子。其次,在卫国,戚邑人人眼馋,重新划定疆界,也解决了孙氏与其他大族的纠纷,相当于给孙氏吃了一颗定心丸:你放心,这块地方尽管与以前相比缩水了,但永远都是你家的。孙家也高兴,无形之中争取了亲晋派。

为了显示公平,在“正戚疆界”这事上,晋国邀请各盟国派大夫参加以作见证。

鲁文公派出了公孙敖。

去年冬天,鲁僖公一命呜呼,声姜的儿子——太子兴嗣立为鲁文公。公孙敖,庆父之子,到他儿子时,该家族就以庆父的排行氏了“孟孙”,简称为“孟”。

却说公孙敖有两个儿子:长子孟孙谷、次子孟孙难。

适逢周襄王派王叔内史叔服来鲁国参加僖公葬礼,叔服是相面名家,公孙敖就让两个儿子出来会见。

叔服仔细看过二子的面相,道:谷下颌饱满,后嗣必在鲁国昌大。谷可以供养你,难可以给你送葬。潜台词是:孟孙谷寿命短,但是可以继承孟氏家业。

相面这东西一度被归为唯心一派,但说起来也有它的道理,心存善念,必有善像。和周易画卦一样,不过是总结了天地人伦的一般规律,大致不错罢了。

在楚国,因为相面滋生了一桩杀君之祸。

却说楚成王已是年近花甲,继承人问题迫在眉睫。

最初,他想立长子商臣为太子,找来斗勃想听取他的意见。

斗勃心直口快:王上年纪还不大,并且王子众多,如果现在确立,将来再想贬黜就会生出祸乱。我国不是嫡长制,向来崇奉“必伯实力”。我观王子商臣,眼珠鼓凸像马蜂,声音好像豺狼叫,必定是个凶残的人(蜂目而豺声,忍人也),绝对不可立。

你说不立就不立,我是大王你是大王?我就是要立猛人!楚成王犟劲上来了,立马册立商臣为太子。

赌气之后,他又发现小儿子王子职更有个性,于是,又想废了商臣。楚成王一惯不拘小节,难免将此番意图透漏于臣僚,大王欲换储君一事已是尽人皆知。

商臣坐不住了。

汦水一战让他抓住了把柄,借君父之手把斗勃这个大嘴巴除掉了。可是接下来怎么办,他又迷茫了。

道听途说不行,你得打听清楚王上的意见。他的老师潘崇给他支了个招。

怎么打听?

公主不是回来了吗。

商臣点了点头,心领神会。

顺便交待一下,这潘崇乃是楚国王子潘后人,以祖字氏了潘。

却说楚成王有个小妹,嫁入江国(河南正阳),我们可以叫她江芈。楚成王对江芈疼爱有加,国家大事从来不瞒她,这江芈更爱哥哥,时不时跑回来省亲。

一日秋高气爽,商臣邀请姑姑到太子府赴宴。

酒过三巡,商臣醉眼迷离,竟对姑姑动起了手脚:江子老迈,早晚我要灭了他,到那时就把姑姑接回来,叙叙旧情。

江芈勃然大怒:呸!谁和你有旧情,真不要脸,怪不得你王父要杀了你,改立王子职为太子。说罢,一爵酒尽数泼于商臣脸上,拂袖而去。

商臣愣在当场,看来传言是真的了。

潘崇走了出来:你能侍奉王子职吗?

不能!

你能流亡于国外吗?

不能!

你能干大事吗?

能!商臣咬牙切齿,他听懂了潘崇的潜台词。

当夜,商臣集合东宫甲士,这些士兵经过商臣精挑细选,个个骁勇善战,平日里,商臣刻意宠待拉拢,所以,关键时刻人人效死。

楚成王刚想安歇,没成想一根短匕已架在了脖颈之上,借着摇曳的烛火,他看见商臣鼓凸的双眼放射着凶光。

你是要犯上作乱吗?

没有回应。

孤冤枉了子上(斗勃的字)!

依然没有回应。

好吧,楚成王叹了口气,让孤吃了熊掌再死吧。

他不相信宫中侍卫全部被商臣买通,肯定有人把信息传递出去,若能迁延片刻,会有勤王之师来救他。

不行!商臣不傻,等到熊掌煮熟,恐怕人头落地的就是他。商臣递给他亲爱的老爸一根绳索,目视梁柱。

再不容他迟疑,绳索已套到了他的颈上,叱咤风云的楚成王就这样走向了他生命的终点。

欣赏完老爸的死亡直播,在潘崇的操持之下商臣即位,是为楚穆王。楚穆王对潘崇极尽宠幸,封为太师,职掌王宫近卫,将东宫太子府赐予潘崇为太师府。

逼宫杀父,没人惊诧,因为这事儿在楚国实属正常。

在商定谥号的时候,商臣立排众议,拟定为“灵”。按照谥法,“灵”者,不勤成名也,就是说,这家伙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不任贤使能,糊涂蛋一个。

回望成王之尸,眼珠子瞪的老大。商臣心道:这老家伙,看来对这个字是不太满意啊。他看了看潘崇,潘崇会意:还是用“成”吧。

很奇怪,楚成王竟然瞑目了。安民立政曰“成”,看这意思,你让死也死了,总得给个好名声吧。

后来,“灵”这个谥号落在了他的五世孙熊围的头上。

却说楚成王一生,与齐桓公、晋文公争霸,均铩羽而归,进军中原受阻。但是,他俘虏宋襄公,压服中原诸侯,也成了事实上的霸主。并且,先后灭亡弦、黄、英、夔等国,让楚国更加强盛,也算功不可没。

楚成王死了,秦穆公未免兔死狐悲,因为他不清楚楚穆王的个性。从杀父篡位这事来看,应该是个果断的人,他会改变对秦盟好的国策吗?

国家大计当然不能以不变应万变,秦穆公要主动出击了。

上一篇:春秋卷之相敬如宾 下一篇:春秋卷之死得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