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说东周

返回目录

第八十二章 春秋卷之相敬如宾

第八十二章 春秋卷之相敬如宾

成语说东周.春秋卷之

相敬如宾

白狄白养了重耳十二年,等他做了晋君,却没有一点孝敬,还因为立嗣之事闹的很不愉快,白狄很郁闷。

公元前627年八月,白狄侵晋箕地(山西省太谷县东),晋襄公携灭秦之威,尽起三军迎战。

可能因为狼氏不显贵,先轸免了狼瞫的国君车右之职而任命了续简伯。朋友讥笑狼瞫:你怎么不去死?狼瞫道:这里不是死的地方(吾未获死所)。朋友又道:他凭什么免你的职?不如咱们一起杀了他!狼瞫很不屑:为国效力才叫勇敢,报复私仇乃是武夫。我以勇力求得车右之职,先轸他不了解我才罢免了我,如果我为这个杀他,反倒证明我无勇无义,来日方长,我会证明给他看的!

却说续简伯原名狐鞫居,大概是狐毛的孙子,狐射姑的族侄,食邑于“续”(今址不详),谥号为“简”。此时,狐氏方兴,从后面发生的故事来看,先轸撤换狼瞫,绝对有为自己家族积累人脉的意味。

随着晋国兴起,赤狄势力大为削弱,白狄乘势强盛起来,其触角从狭北延伸到山西及河北的北部,巍然大国,当然不是吃素的。

此战属遭遇战,打的相当艰难。

三通鼓罢,白狄军阵纹丝不动。先轸坐不住了,他扔了兜鍪,甩了盔甲,把御戎与车右赶下战车,大喝道:我在国君面前无礼,主公虽未惩罚,难道我不该惩罚自己吗?说罢,一记鞭响,冲入白狄阵中。

三军将士皆知先轸“唾君于面”的事,没想到他竟然一直窝在心中放不下来,此番作为,除了剖白一片忠心之外,自是为了激励士气。

先且居一声“父亲”未及出口,白狄阵中已射出万千支利箭,瞬时之间先轸已如刺猬一般,但依然挺立于车上,随着嘶鸣的战马向前狂奔。

中军佐郤溱眼含热泪,猛擂战鼓,晋国三军如猛虎一般,死命向前。

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白狄军阵瞬间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首尾不能相顾。晋军一阵砍瓜切菜之后,醒过味来的白狄大军开始溃逃。

白狄子耳饰貂蝉,在帅帐之下左格右挡,无奈败军如水,怎能约束得住。下军大夫郤缺看得真切,急令御戎驱车而至,老鹰抓小鸡一般,把白狄君提到自己的战车之上。

战争就此结束。

先轸的尸首被送了回来,除了割地求和之外,白狄人自然是想换回他们的君主。当然,白狄使节尚有一番说词,被先元帅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精神感动云云。

晋襄公看先轸面色如生,念其往日英勇,不觉悲从中来,三军将士一齐放声痛哭,狼瞫更是哭出血泪。

却说这郤缺乃是郤芮之子,郤家在晋国可谓族大根深,宗主郤芮是晋惠公谋臣,他的堂兄弟郤榖、郤溱则是晋文公的内主。重耳登基以后,郤芮因阴谋杀君被处死,好在古代政治没有株连一说,其妻、子流放于冀邑务农。

早在晋文公时代,有一次,下卿胥臣到基层巡访,走到冀地,见田间一农人正在锄草,他的妻子给他送饭,很恭敬,彼此像招待宾客一样(敬,相待如宾)。胥臣很是吃惊,在他心目中,若非受过贵族教育,怎能做出如此姿态。打问之下,方知是郤芮之子郤缺。

跟我回去吧?

到哪里?

绛都。

不,缺乃罪臣之后,还是让我受到应有的处罚吧。

胥臣哈哈一笑:老夫与你父亲还算有些交集,此去绛都我定将禀明主公,以我对主公的了解,他定会还你家一个前程。

郤缺扑通跪倒:胥家伯父,缺自谓稍有才学,若得见用于晋君,绝不负伯父举荐大恩。

不怪郤缺纳罕,晋文公听罢也有些不解:他乃罪臣之后,可以吗?

胥臣道:恭敬是道德的集中体现,反过来说,对人恭敬必有德行。他夫妻二人相敬如宾,请您任用他。至于说他是罪臣之后,《诗经》上说,蔓菁与萝卜,叶子是没多大用处的,吃就吃它的根(采葑采菲,无以下体)。这和用人是一样的道理,他父亲是他父亲,他是他。

晋文公知道胥臣所说乃是至理,但依然无法释怀,他忘不掉当年那一场大火:好吧,就让他到你的下军中做大夫吧。

却说晋国军中,除各军将佐之外,还设有司马、司空、舆师、侯正、亚旅分典军政,总称“五吏”。司马相当于军中纪检书记,掌军法。司空掌水利、营建、舟楫,所谓“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相当于总装备部部长。舆师又叫舆尉,主管辎重后勤,这个好明白,就是总后勤部部长。侯正,总管斥侯,职在侦察。亚旅则相当于总参谋部部长,战前参议军事,战时掌旗鼓发布军令。除“五吏”外,各军中尚有大夫数名,为各军将佐副手,若说将佐为正副军长,那军大夫就是师长。

箕之战,下军大夫郤缺生擒白狄君,战功赫赫,晋襄公是越看越喜欢,以之为下卿,进入常委班子,复将冀地赏赐于他。以先茅(晋国大夫,绝嗣)之县赏胥臣:推举郤子,乃是爱卿功劳。此时郤溱也已故去,念及先轸功勋,超拔先且居将中军掌军,以赵衰佐中军掌政。

楚国人也来凑热闹。

许国是楚国的死忠粉,一直与楚国暗通款曲,霸主晋国自然不能坐视,纠合陈、郑联兵伐许。楚国迅速采取行动,以令尹斗勃将兵伐晋同盟陈国、蔡国,或许也有替友邦秦国报仇的意味。

却说,蒍吕臣任令尹未愈两年,在斗氏、成氏反对的声浪中,心力交瘁而卒,楚成王以斗勃为令尹。

在楚兵重压之下,陈、蔡与楚媾和,于是,楚、陈、蔡三国将兵反攻郑国。晋襄公毫不示弱,命太傅阳处父将兵,以伐蔡为由,与楚军对峙于汦水 (河南鲁山、叶县一带的沙河)。

大国死磕,小国乐见两败俱伤,大家一起小国寡民,互不侵犯,多好。如今,晋楚匹敌,均劳师于外,若迁延日久,一旦第三方势力参与进来,情况就复杂了。箭在弦上,阳处父与斗勃同时担起心来。

这地方离秦国太近,阳处父先吃不住了,他派人给斗勃送了封信:您如果想打仗,那么我们就后退三十里,等贵军渡河摆开阵仗。您若不同意,就放我们渡过河去开打。贵我双方屯兵日久耗费军资,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好处,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斗勃想渡河,成大心不同意:阳处父不是宋兹甫,他诱我半渡而击,我们就逃不掉失败的命运,不如我们放他们渡河。

就这样,楚军整体向后转,从容后退三十里。身后传来晋军齐声山呼:楚军败了,楚军败了!嘴上占了便宜之后,也拔营而去。

说起来这也是策略,在没有绝对的把握吃掉对方之前,不如保持实力与现状。

回到国内,斗勃向楚成王汇报工作,没想到楚成王脸一黑,把他抓起来砍了头。

原来,太子商臣在楚成王面前上了烂药:本来有秦国遥相呼应,完全可以胜了晋国,他却接受晋人的贿赂避战而归,实在是奇耻大辱。楚国有先例,败战而回,杀!

杀就杀,楚成王对斗氏一族嚣张跋扈早就忌恨于心,杀了斗勃也算灭了斗氏威风。

商臣与斗勃有什么嫌隙?

上一篇:春秋卷之厉兵秣马 下一篇:春秋卷之蜂目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