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说东周

返回目录

第八十一章 春秋卷之厉兵秣马

第八十一章 春秋卷之厉兵秣马

成语说东周.春秋卷之

厉兵秣马

按照循例,晋国先君梓宫要运往故都曲沃停灵候葬。

刚出绛都,梓宫内传来“哞哞”之声如牛叫一般,众人皆惊惧不解。晋襄公目视先轸,先轸道:还是让卜偃来解说一下吧。

卜偃一阵装神弄鬼,然后让大家一起下拜,道:先君有令,马上会有西方国家的军队行经我邦,我们偷袭他,一定会取得胜利!

先轸冲卜偃会意地一笑。

西方国家?晋襄公兀自思忖。秦国会趁国丧伐我?按照嬴任好的性格,不能够啊?

先轸压低声音道:主公,斥侯回报,秦军三百乘正向东开拔。

所为何来?

意欲灭郑。

灭郑?郑国于他有何用?老秦人也太傻了吧!若非大丧,晋襄公真会笑出声来。

主公,怎么办?

晋襄公听懂了先轸话语中的果决,略一沉吟,道:我们权作不知,加强防卫即可。秦国乃晋国恩人,晋襄公也怕落了骂名。

再说弦高,忽悠住秦军三帅之后,派人急返郑国,将这一紧急军情报于郑穆公。郑穆公吃惊不小,派大夫皇武子去客馆探查杞子等人的动静,发现他们已经捆好了行李,磨快了戈戟,喂饱了战马(束载、厉兵、秣马矣)。

皇武子强自隐忍,话语中也不免夹枪带棒:你们在敝国住的太久了,我们的粮食和牲畜都被你们吃光了。你们既然行李都备好了,那我们也不强留,敝国有个豢养禽兽的原圃,和贵邦养兽的具囿一样,你们动动发财手,自己去打些麋鹿道上吃罢,也好让我们清闲清闲!一句话,滚蛋吧您呐。

三人有心会合三帅,却不知他们走到了哪里,还怕回国之后穆公加罪,无奈之下,杞子逃往齐国,逢孙和杨孙流亡宋国,兵士们大多降了郑国。

公元前627年四月,晋国公卿皆着缟素,齐集曲沃为晋文公下葬。

在葬礼现场,晋襄公召集五军十卿开会,秦军已在回师的路上,这消息目前已是天下尽知。

先轸急不可耐:秦人劳师袭远,这是上天送给我们的好机会。机不可失,敌不可纵,违天不祥,纵敌必祸。

依爱卿之意,我们该如何应对? 晋襄公明知故问。

先轸恶狠狠吐出一个字:打!

栾枝插进话来:秦国立定先君,我们尚未报答,却要袭击他的军队,难道因为先君去世就要忘记旧交吗?

先轸白了他一眼:我有大丧,秦不致哀反倒攻我同姓,他无礼于前,还谈什么恩惠?况且,秦、晋皆是大国,一日纵敌必遗数世之患,为子孙后代计,怎能说是违背先君之意?况且先君已有命令,我们怎能不遵守?

栾枝本是谦谦君子,听元帅一番抢白,不敢接话了。

晋襄公扫视了一圈,见众人端正肃穆,忽地站起:好,传寡人旨意,三军齐出,灭了秦军,以慰先君之灵!

出兵之前,为严守行军秘密,三军将士均将白衣用墨染过。从此以后,晋人葬礼皆穿黑衣。

晋襄公以梁弘(梁家宗主梁益耳之侄)御戎,以莱驹为车右。晋人联络了姜戎,二国合兵,先行埋伏在崤道两侧与出口之处,单等秦军进入口袋。

战争是惨烈的。

前面就是黄河,孟明视悬着的心刚想放下,只听一声唿啸,两边山头滚木檑石如雨砸下,想后退,怎奈崤道狭窄,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孟明视带头向前冲,却被埋伏的晋军抓了个正着。

晋襄公捉了个秦将,命令莱驹砍去他的脑袋,不想秦将大吼一声,倒吓了莱驹一跳,手中的戈也掉在了地上。身后大夫狼瞫看得真切,跳下车来,捡起戈戳死了战俘,挟起瘫软在地的莱驹追上晋襄公,晋襄公看狼瞫英勇,火线任命他为车右。

顺便交待一下,狼氏乃晋国公室疏族,瞫者,注视也,被狼往深里看,您想想,是不是脊背发凉。

史载,崤之战除秦军三帅被晋人生擒之外,三百乘兵士无一生还。

晋人喜极而泣葬了晋文公,牛逼哄哄的大秦国短期内不敢东向了,恐怕也不是不敢而是不能了。

历史的复印机功能又将开启。

文嬴——就是以前的怀嬴——晋文公坐稳君位之后感念秦国厚恩,封文嬴为君夫人。

她来找做梦都会笑醒的晋襄公,请求这个比她年纪还大的嫡子放了秦军三帅。

是他们三人挑拔了秦、晋两国的关系,我父君此时恨不得吃他们的肉,何必麻烦主公您呢,不如放了他们,让我父君亲自惩处,也算安慰一下秦人,您看怎么样?

这段历史是不是与伯姬请求秦穆公释放晋惠公相似?

理由很充分,她又是嫡母,心慈面软的晋襄公实在是找不出理由反驳,三帅就这样被神奇地释放了。

第二天,先轸朝见襄公,问起三帅的情况,晋襄公很实在,道:太夫人求请,寡人已经把他们放了。

先轸怒发冲冠:将士们拼死力才抓住了他们,你却听凭妇人之言放虎归山,晋国距离灭亡之日不远了!啊,呸——

一口浓痰吐在襄公面前,襄公窝了个大红脸,嗫嚅道:寡人找人去追......

你看着办!说罢,先轸头也不回地走了。

太傅阳处父领襄公之命急追三帅,赶到黄河边的时候,三帅已经乘船到河中心了。蹇叔算准秦军必败,早早命一艄公候于黄河边上接应。

阳处父解下左边马匹:百里将军,寡君担心三位将军步行辛苦,特命在下以骏马相赠,过来牵过去吧。

孟明视不傻,摆手道:承蒙晋君恩惠,没用我们的鲜血涂抹战鼓。回国之后我们也会受法而死,如若得到赦免,三年之后再来拜谢晋君的恩赐。

听孟明视话中带刺,阳处父不由长叹一声。

雍城郊外,秦穆公身着丧服等候,看三帅狼狈而回,再也忍不住,放声痛苦。孤没有听从二位庶长的劝告而使我大秦勇士受辱,这是孤的罪过,与你们何干?再说,孤不会因为一点小过失就抹杀你们的功劳(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秦穆公顶住流言蜚语,继续让三帅掌兵。

秦国释放了鄀之战中被俘的斗克和屈御寇,与楚约定互通婚姻,勿相攻伐,秦晋之好变成了秦楚合盟。

秦晋崤之战是一次典型的歼灭战,战略上充分利用了复杂地形,战术上,将埋伏、围歼等运用到极致,在中国战争史上具有重大意义。

以前秦晋实力不相上下,崤之战后,秦军有生力量遭到摧毁,从此直到商鞅变法之前,秦国只能龟缩于关中之地,再也无力踏足中原,而晋国的霸业才真正开始。

秦楚盟好抗晋,有些人据此批判先轸绝秦为目光短浅,其实,这恰恰证明了先轸的远见卓视,想想中国的抗美援朝,也就啥都明白了。

如果说城濮之战先轸是牛刀小试,那么崤之战他就是大显身手。尽管在所谓的正人君子眼里,先轸开启了兵家阴谋论的先河,从而为他们所不齿,但是,正是因为无所不用其极的战争手段,才真正加速了统一的步伐。

先轸被誉为中国第一位战神,当然,仅凭战功而得此封号似乎不能服众,那么好,接下来的战事会让他名符其实。

上一篇:春秋卷之劳师袭远 下一篇:春秋卷之相敬如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