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说东周

返回目录

第七十九章 春秋卷之东道主

第七十九章 春秋卷之东道主

成语说东周.春秋卷之

东道主

第二年春天,王城天牢来了位保健医生,晋人,名衍。晋文公担心卫成公千金之躯,受不了牢狱之苦,他让医衍送几剂营养液来。

宁俞不放心,送医衍几块上等美玉,医衍说了实话:可不是让他保养的,这是鸩酒!

宁俞心惊肉跳,不敢想象晋文公竟如此记仇。您大人大量,我君臣若安全返国,朝歌的美女您随便挑。

医衍眨巴眨巴小眼睛,看得出内心斗争很激烈。我家主公可是下了死命令,这么的吧,我把剂量降到最低,要不了命,卫公每天假装呕吐一次,小人也好有个交待。

好。宁俞与医衍击掌起誓,约定共守秘密,绝不外泄。

卫成公也是作秀高手,每天呕吐不止。宁俞没闲着,他派人去了鲁国。

当年夏天,鲁僖公出使洛邑与绛城,分别会见了周襄王与晋文公,每人白璧十双。周襄王眼都直了,答应一起劝说晋文公。有此重礼,加上天王的面子,晋文公勉强答应秋天释放卫成公。

宁俞仍然在行动,他的使者携带卫成公手诏又与卫国掌兵大夫周颛和冶廑接上了头,约定若助成公返国,二人并为上卿。

二大夫入宫杀了公子瑕、元咺以及卫成公另外几个兄弟。然后,遣使赴王都接回了刑满释放的卫成公。

卫成公重做国君,于太庙祭祀先公,二大夫兴冲冲赶来,哪成想,一脚踏进门内,就被卫公亲兵掀翻在地,枭了首级。

第二年,因担心狄人来攻,卫成公将都城东迁于颛顼故都帝丘(河南省濮阳市西南)。

对于卫国的烂事,晋文公已经无暇打理了,因为,他现在正在伐郑的路上。

 野史上说,郑文公的夫人陈妫曾经是他大爷郑忽的老婆,他父亲篡位得国,他见大妈尚有风韵,便据为己有。也可能这段历史他自己也觉得砢碜,所以,狠下心来杀掉了陈妫生下的太子华和公子臧,有清除犯罪证据的意思。也许是人老疑心重,他又学习晋献公好榜样,把身边的群公子全都撵出了国门。

幼子公子兰选择了晋国,这孩子眼皮子活泛,很得晋文公赏识。

公子兰的母亲是来自于南燕国的燕姞,本是陪嫁之媵。一日,燕姞梦到一位帅哥手持兰草对她说:我是你的祖先伯鯈(黄帝之子,南燕国始祖),今以兰草赐你为子,以昌盛郑国。燕姞醒后,将这个梦告诉了同伴,同伴们都嘲笑她。郑文公入后宫偶遇燕姞,爱不释手,婢女们暗笑,告之姞氏之梦。郑文公大悦,寡人就成全你,当即命燕姞侍寝,后来,就有了公子兰。

此次伐郑,晋文公将公子兰带在身边,主要就是想扶立他为郑国储君。

晋国知会了秦国,秦穆公也正想到中原考察下情况,欣然同意,亲自领兵出征。

尚未走到郑国边境,公子兰对晋文公说:下臣不忍兵临国都,请君侯允准下臣在此待命。

晋文公爱怜地看了他一眼:真是个好孩子。

公元前630年九月,晋国驻军函陵(河南省新郑市北),秦国驻军汜水南岸(河南省中牟县南),各自出兵攻打新郑,晋军甚至推掉了城头的矮墙。

郑文公慌了脚,遣使至秦、晋中军议和。

晋文公眼都没眨:告诉你家主公,交出叔詹再说。

郑文公犟劲上来了:叔詹乃我邦股肱,寡人宁死不交。

叔詹笑了:主公,若能保全郑国,詹不惜一躯。

叔詹进入晋军大营,中军帐内早已摆下一尊大鼎,鼎中之水沸腾翻滚。

当年,寡人流亡于郑,听说你建议郑捷杀了寡人?

是,叔詹坦然道,外臣劝主公善待君侯,主公不听。外臣知君侯不会久居人下,我家主公短视,必将为郑国带来灾祸,因此建议杀了君侯以免祸殃,这是外臣的明智。如今,外臣不惜一死保全祖国,这是外臣的忠贞。今天,明智与忠贞之臣就要死于盟主之手了。说着,叔詹两手抓牢鼎耳,就要跳入鼎中。

别,别,给我拿下,寡人可不能落下这坏名声。说着晋文公走下阶来。贤大夫,寡人舍不得杀你,你回去传个话,若要寡人撤兵,需那郑捷亲自前来认错。

得到消息,郑文公又一次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晋营铁定不能去,叔詹面前是滚水,等待他的是油锅呀。

主公,若欲退敌,非用烛之武不可。说话的是大夫佚之狐。

就那个都说有能耐从未被重用的烛邑(河南省新郑市西南)的老东西?

佚之狐哑然。

好吧好吧,寡人也真是没招了,就让他试试吧。

烛之武来了,颤颤巍巍,年龄不亚于郑文公。下臣年青的时候,尚且不如别人,如今老了,无能为力了。估计是门牙掉了,烛之武说话瓮声瓮气的。

郑文公心道,切,说你脚小你扶着墙走。寡人没有及早起用您,那是寡人的过错,可是,郑国没了,对您老怕也不太好吧。

烛之武张了张昏黄的老眼,心想,那倒也是。

夜里,郑人用一个大筐把烛之武吊下城去。

他先去见了秦穆公。

我邦被两大国围困,离灭亡不远了。如果说郑国灭亡对贵国有好处,那是值得亲劳君侯玉趾的。但是,秦、郑相隔千里,就算郑国灭亡了,请问君侯能得到什么好处?还不是增强了晋国的实力。晋国您是知道的,君侯费心劳力,扶持重耳登基,晋国许下焦、瑕(河南省灵宝市西南)两邑,可是最后怎么样,贵军前脚走,晋国立马在这里设版筑城,秦国一城都没得到。晋人若得郑地,转回头来就要向西方发展,那正是君侯您的地盘啊。依外臣愚见,不如退兵与郑盟好,我邦愿做贵国东边道上的主人(舍郑以为东道主),使者往来,权做贵国歇脚的驿站,岂不两全其美?

秦穆公不待与众臣商议,大腿一拍站了起来:好,就依贤大夫。晋人无信他是深受其害,帮晋国增强实力,傻子还干!再说,与郑和好,也就等于秦国在中原多了个耳目,这不正是秦国所需要的吗?

秦穆公连夜拔营,留下杞子、逢孙、杨孙三位将军助郑人守城,其实也有监视之意。

一个招呼没打,秦国跑路了,狐偃很生气,请求追击。

晋文公叹了一口气:没有他们帮忙,我们也不会有今天,秦人算是我们的大恩人呢。偷袭恩人,这是不道德。算了,我们也回去吧。

走之前,晋文公给郑国提了个条件:必须立公子兰为太子。

你说立就立?郑文公不想屈从于武力。

大夫石甲父说:如果立了子兰晋国能退兵,主公想还有比这更好的条件吗?

就这么着吧!郑文公低下了头。

晋文公扶立亲晋派公子兰做了太子,然后,与郑文公歃血盟誓,相约共同进退,其实也就是给郑国紧了紧缰绳,让他擦亮双眼,一定要认清盟主是谁。

返国之后,晋文公依然不踏实。秦人不打招呼说走就走,那就是不把他这个豆包当干粮啊。

打铁先得自身硬,扩军。

公元前629年九月,他把军队拉到清原(山西省稷山县南)搞了一次阅兵。在这次仪式上,晋国撤销三行,扩增了新上军和新下军。

中军将先轸。中军佐郤溱。上军将先且居,先轸长子,接替去世的狐毛。上军佐狐偃。下军将栾枝。下军佐胥臣。新上军将赵衰。新上军佐箕郑,食邑于箕(山西省蒲县克城镇)。新下军将胥婴,胥臣之弟。新下军佐先都,先轸族侄。

晋文公成功地将连襟兼女婿赵衰提拔为常委。这时候,世卿大族以先氏和胥氏最为牛叉。

晋文公恼恨秦国私自行动,他不知道,晋、郑和盟却极大打击了秦国的自尊。

上一篇:春秋卷之莫余毒也 下一篇:春秋卷之劳师袭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