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说东周

返回目录

第七十八章 春秋卷之莫余毒也

第七十八章 春秋卷之莫余毒也

成语说东周.春秋卷之

莫余毒也

再说成得臣。

楚国败军走到连谷(近申,今址不祥),成得臣醒过了味。我不活了我。他抡起刀就要抹脖子。

将军不可!斗勃慌忙抱住了他的胳膊。不是我们无能,是晋国人玩阴的,不按常理出牌。依末将的意思,不如先请示大王,他让我们死我们再死也不迟啊。

成得臣长叹一声,掷刀于地。说实话,他还心存侥幸。于是,派出长子成大心飞驰入申,请楚王令。

看到拜伏于地的成大心,楚成王气不打一处来:寡人的卫队、太子的卫队折损大半,全当我们爷俩儿所托非人,吃个哑巴亏算了。可是,申、息之兵所剩不足两成,他若活着回来,就不怕申、息父老吃了他!

看成大心满脸泪水,成得臣心知再无生机,手起刀落,死于当场。斗宜申选择了上吊,可是他太胖了,竟然将绳子压断了,苏醒过来,他又满世界找绳子去了。斗勃呢,他还在思考,一个抹脖子,一个上吊,这死法也太老套了,我总得搞点新鲜的吧?

就在这时,一骑快马冲进大营:传大王令,三位将军一律免死!

斗宜申把绳子一扔,抱住兀自发楞的斗勃失声痛哭,回望一眼已经发凉的成得臣,哭得就更痛了。

却说楚成王,打发走成大心以后,忽然觉得心里很失落。抛开家族观念不论,那三位爷可都是中流砥柱啊,若都死了,楚国该怎么办?

蒍吕臣来了:大王忘了矞似吗?大王为王子时,巫人矞似擅相面,他预言大王与子玉、子西皆不得善终。大王登基后,为破巫人预言,赐子玉、子西免死牌各一块……

噢,楚成王如梦方醒,救下他们也是救了我自己?快,快去!

楚国大军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成得臣的尸体,楚成王不由得老泪纵横。

蒍吕臣做了新任令尹。

得此消息,晋文公很激动:从此再没人可与寡人作对了(莫余毒也矣)!蒍吕臣这个人,只知道保全自己,对楚国没多大用处。

晋国大军回国,首先议功。晋文公道:当初楚军来犯,先轸劝寡人出战,勿失战机。狐偃劝寡人避楚,勿失信用。胜败乃兵家之常,信用则是万世之利。故而,以狐偃为首功。随后,将舟之侨拉出来,一刀剁了,载其尸徇行全国。如此赏罚合规,国人皆称圣明。

冷兵器时代,兵员多寡直接决定着战争的胜败。城濮大胜,践土定霸,晋文公又动起了扩兵的心思。天子也才六军,如今这三军的编制已是诸侯极限,怎么办呢?

先轸有办法。改个名堂不就行了,就说为抵抗北方戎狄,再建三“行”步兵师。感情他早就有了成熟的想法。

好!晋文公击节赞叹。

“三行”建立,以荀林父为中行大夫、先蔑为左行大夫、屠击为右行大夫。后来,荀林父以官名为氏,有了中行家。先蔑应该是先轸的堂兄弟。屠击则不知出于何氏,但肯定出于大族。

三军三行,分明就是六军的建制,比于天子。从此,晋国兵多将广,天下诸侯莫可比肩。

践土盟会,陈穆公姗姗来迟,返国之后就薨了,太子朔嗣立为陈共公。

再说卫成公,陈国新君登位,对他们很是不待见。没办法,他让宁俞给叔武写了封信,表达了想回国的意愿。叔武也实在,很快回复了,明确表态让他回来继续做国君。

都是同盟兄弟,还是不干预别国内政为好,对于卫国兄弟苟合,霸主晋国表示乐见其成。卫成公却咽不下这口气,他把寄人篱下之罪全算到元咺身上,把元角提溜过来杀了。当初让元角跟随就有牵制元咺之意,如今看晋国默许,叔武并无火中取栗之心,他也就放心地报了私仇。

宁俞却不敢大意,他将国内大族代表召集到宛濮(河南省长垣县西南)开了个会。

上天降祸卫国,才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留下的人主公绝不降罪,在外的人也不许自恃有功。俞请求各位在康叔灵前郑重起誓,让我们紧密团结在主公周围,以复兴卫国为己任。有违此誓,人神共讨之。

盟誓之后,人人畏服。

卫成公返国,叔武很高兴,捏着洗了一半的头发跑去迎接。哪成想,一枝冷箭飞来,叔武当场毙命。卫成公立命捕杀放箭者,还趴在叔武的大腿上,假惺惺流了很多眼泪。

元咺乘乱跑去了晋国。

听罢元咺的哭诉,晋文公拍案而起。我这刚坐上霸主他就敢肆意滥杀,反了他了!

当年冬天,晋文公召齐昭公、宋成公、鲁僖公、郑文公、陈共公、蔡庄公、莒兹丕公、邾文公、秦穆公在温地(河南省温县西南)开会,一致决定攻打不服的国家。周襄王也应召很不情愿地来了,《春秋》中孔子替他打掩护,说:天王狩于河阳。也就是说,人家周天子可不是到晋国参与诸侯盟会,他老人家是打猎休闲去了。

会上,元咺的哭诉让诸侯们集体亢奋起来。你流亡在外,兄弟替你守国。你想回来,兄弟二话没说。回来你就杀了人家,这也太不要脸了!

最终的决议是:晋国以霸主的身份召卫成公到会,让他与元咺对质。

我去…去…还是不去?卫成公有些结巴。

当然要去,不能让诸侯们听信元咺的一面之辞。

有宁俞这话,卫成公忽然觉得不那么理亏了。他让宁俞做他的诉讼人,还选定了代理人、答辩人,然后带领庞大的诉讼团,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果决上路了。

控辩双方激烈交锋,天昏地暗,电闪雷鸣,诸侯们看得那叫一个过瘾。晋文公及时刹住了车,他手指卫成公:啥也别说了,就是你不地道。然后,宣布霸主令:即刻逮捕卫郑,解送王城,请天王示下再行处置。念宁俞忠诚,跟你家主公一道,奉侍衣食去吧。

就这样,卫成公和宁俞来到王城,当然,现在他们的身份是囚徒。

元咺呢,又回到了卫国,立卫成公另一个弟弟公子暇做了新君,他自己则成了辅政上卿。

上一篇:春秋卷之表里山河 下一篇:春秋卷之东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