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说东周

返回目录

第七十五章 春秋卷之出将入相

第七十五章 春秋卷之出将入相

成语说东周.春秋卷之

出将入相

公元前634年冬,楚成王命令尹成得臣、司马斗宜申兴兵北上包围了宋国的缗邑(山东金乡境)。

鲁僖公爱凑热闹,借楚兵夺了齐国的谷邑(山东平阴西南),把齐桓公的幼子公子雍召过来,让易牙辅佐他。楚成王更狠,派申公叔侯带兵戍守。你想扶持傀儡,我就给你派个太上皇,然后,把齐桓公剩余的七个儿子全部召到楚国来,一准儿做了大夫。

鲁国狗仗人势,楚国包藏祸心,齐孝公这个气啊,捱到第二年夏天,薨了。他的弟弟公子潘潜回国内,与开方合谋杀死了孝公的太子,登基为君,是为齐昭公。

申公叔侯者,楚国公族,字叔侯,接斗克为申公,其后代为“申叔”氏。

公元前633年冬,楚成王亲至前线,会同鲁、郑、陈、蔡、许,包围了宋都睢阳,曹共公嗅出了门道,立马宣布出兵攻宋。

这之前还有一段小插曲。

联军聚齐,楚成王命子文整军。子文显是老了,半天不到就结束了,没有惩罚一个人。楚成王很失望,又让成得臣重整。成得臣搞了一整天,鞭打了七个人,还用箭刺穿了三个人的耳朵。子玉将军真是威风啊!众人都来找子文喝酒,说子文举荐得人。说白了,这就是一半吹捧,一半奚落。蒍贾这时候不过十来岁,最后一个到场,一言不发。子文很纳闷,你这孩子,别人都违心地拍老夫马屁,你怎么不说话?蒍贾道:子玉这人刚愎无礼,依他的能耐,率领超过三百乘的战车打仗,恐怕就回不来了。等他得胜归来再道贺,不晚吧?

蒍贾是谁?薳章的儿子吕臣食邑于蒍,薳氏中分出了蒍氏,蒍贾就是蒍吕臣的儿子。现在的楚国还是斗氏的天下,蒍氏兴起还要再耐心等待一段时日。

七国——加上刚与楚国联姻的卫国——那就是八国联军,宋成公扛不住了,派公孙固去晋国告急。

楚国、宋国都是恩人,要不,咱去调停?晋文公拿不定主意。

楚国侵宋,就是打我们的脸,他会接受我们的意见?赵衰把球又踢给了他。

报答施舍,救援患难,取信诸侯,一举定霸,无论如何要与楚国干一场!先轸意见很坚决。

楚恩远大于宋......

主公,小恩尚可报,大恩如何还,既然还不上,不如打一仗。先轸这话与虢射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可谓异曲同工。

别迟疑了主公,狐偃道,曹国降楚,卫国呢,也与楚王结了姻亲,所以,我们只需取了曹、卫,楚必来救,这样,不就解了宋国之围了?

这个主意好,一提到卫国晋文公就胃疼,曹国就别提了,被那不要脸的玩意儿参观了裸体,还不出票钱,郁闷。

打!晋文公下定了决心。

他先是派人出使周国,大意是说因对抗楚蛮,需扩军备战,说白了就是将两军扩充为三军。这样一来,就是从周礼上跻身为大国,至于兵源,作州兵之后更是不用发愁。周襄王才受了晋国恩惠,能会不答应吗?再说,他敢不答应吗?

使者前脚走,晋文公就把军队拉到了被庐(今址不祥)狩猎。却说古代诸侯田猎,有春蒐夏苗秋狝冬狩之说,均是在农闲时节安排的军事演习,附带发布大政方针及人事变更。

三军各有将、佐一名,依权势依次是:中军将、中军佐、上军将、上军佐、下军将、下军佐。此六人战时出兵,平时管民,出将入相,是为六卿。被庐演习之后,将佐职数虽不固定,但一般均由大族族长担任,事实上也就是晋国的常委班子。中军将为六卿之首,也叫元帅,位极人臣。将佐们皆以做元帅为终极目标,于是,也就打开了晋国大族倾轧的魔盒。

依照晋文公的意思,想让赵衰做元帅,赵衰不干,推荐了郤榖:榖喜礼乐而重《诗》《书》,才德俱佳,主公可以试试看。

晋文公当然知道赵衰的深意,就是想让他怀柔旧族。就这样,榖做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元帅,他的弟弟郤溱做了中军佐。让赵衰将上军,赵衰又让给了狐氏兄弟。狐毛做了上军将,狐偃做了上军佐。下军可万万不能推辞了!赵衰淡淡一笑:栾枝敦厚刚毅,先轸聪敏勇锐,他二人可将下军。于是,栾枝做了下军将,先轸做了下军佐。六卿中,中军将榖掌军,上军佐狐偃主管政务。

荀息的孙子荀林父给晋文公驾车,魏犨做了车右。

过罢元日,晋文公遣使赴卫,要借道攻曹。

噢,你老子假虞伐虢,你就假卫伐曹,当别人都是傻子!卫成公严词拒绝。

不借是吧,就知道你不借,父债子还,打不扁你!

晋国三军齐出,绕道卫国背后,出其不意拿下五鹿(河南省清丰县境)。当年在此被野人调笑,十二年后,终于得到了这块地方。

二月,郤榖病死于军中。晋文公力邀赵衰为元帅,赵衰再次拒绝了,而是推荐了年轻的先轸。晋文公知道赵衰公忠体国,知人善任,真就越级提拔先轸为中军将,胥臣递补为下军佐。

楚国分兵救卫,晋国以逸待劳,大胜楚兵。卫成公傻了,请求结盟,晋文公严词拒绝。

大军压境,亲晋派很快占了上风,卫成公无奈,让叫嚣最响的亲晋派大夫元咺奉他的弟弟公子叔武为摄政,自己带了宁速的儿子宁俞、元咺的儿子元角等一班文臣武将出逃陈国,看晋文公咬牙切齿的模样,真要攻破楚丘,怕是小命难保,我还是跑吧我。

亲晋派上台,也就代表卫国已经降服,于是,晋军移兵向曹包围了陶丘。

观人裸浴,曹共公自己都觉得磕碜,人家不照死里整你整谁?退无可退,没办法,只有拼死一搏了。

几番冲锋,曹军依然斗志昂扬,他们把攻城晋军的尸体悬挂在城门上,看起来血腥而又壮观。

晋文公担心因此而挫了士气,荀林父给他出了个主意:咱们干脆把军队驻扎到曹人的祖坟上。

晋文公心领神会,传令三军集体撤围,全部驻扎到曹国人的宗庙墓地。

这一下曹国人慌了,晋重耳太他妈阴了,这是要把咱老祖宗挫骨扬灰啊!这小伎俩虽摆不上台面,但在敬天法祖的时代无疑是实用的。

人心惶惶,军无斗志,无奈之下,曹共公下令将晋军尸骸精心敛葬,然后打开城门,降了。

上一篇:春秋卷之有恃无恐 下一篇:春秋卷之知难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