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恋

返回目录

第六十八章 豪情壮志又复燃

第六十八章 豪情壮志又复燃

“文豪,你知道为你夫人画像的惠儿是谁吗?”死教母轻抚蓝星,将郝母和智美慧相见的画面传入文豪的大脑,文豪睁开双眼,死教母还忧郁地站在她面前。这时候书房的一面墙上突然闪亮起来,是麒平传来的最新声像汇报:“文父,大画家智美慧的香船只准外部的女性进入,郝母和文玟小姐进船了。我本来打算化妆成为郝母拎包的女侍者进去,但没有成功。香船能自动辨别男女性别。不过文玟小姐传话出来,说是郝母昏倒了,但并无大碍。”

“惠儿……”文豪有些疲倦,他不喜欢有人发现他内心的沉痛,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个他思恋了千万次的名字。死教母见文豪放松了心里的警惕,柔和地说道:“她是你的女儿。”“我的女儿?那你是谁?”文豪不愿相信,但看到麒平的汇报,他开始将信将疑地注意眼前这个白袍女子;随着他的疑问,他身心变得脆弱,他觉得自己突然无法掌控他的世界、他那庞大慎密而复杂的黑衣忍者组织了,原来这世上还有他不了解不知道的事情、黑衣忍者没有角触的秘密:连自己最爱的人他都无法掌控。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将会再次拥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一个是你的爱人,一个是你的女儿,哈哈哈。”死教母看到文豪终于袒露心声,便大笑起来,她猛然打开黑盒子,谋朝篡位的丑恶灵魂张牙舞爪地扑向文豪。文豪身心感觉一紧热血上涌、思绪突然混乱起来,本来想站起却突然被一阵无形的力量推倒,又踉跄地坐到了沙发椅上。

“难道这就是莲儿所说的和她一模一样的白袍女子?”江哥哥站在气体保护罩里寻思着他所看到的一切。江哥哥来到文府后没有找到文玟,就隐身在气体保护罩里,随着文豪的行踪来到书房的一个角落。

正在江哥哥疑惑的时候,书房的那面墙又亮了起来,一个小孩的声像出现在墙上。“是什么,这个是什么呢?” 那个小孩喃喃自语道。文豪看着皱起了眉头。正在小孩不解的时候,麒麟突然出现在小孩的背后,点击了小孩的穴道,小孩昏迷过去。麒麟用唇语说话了:“文父,刚才是我小孩麒裕不小心碰到了冰棒,触碰到了机关。我已经出院了,等和麒正麒新会合后,再到森林办好文父交待的事情。麒正还救了儿童会的庄嘉金六。”麒麟汇报完所有的事情后、墙上的声像消失了。

“文豪,你的惠儿和你们的女儿都还在人世……”白袍女子也随即消失了,留下让文豪意味深长的话语:“你的府中有高人拜访。”女子在消失前对着江哥哥所在的角落笑了一笑,江哥哥急忙低眼,避开那如海浪袭来般的魅惑。心里寻思着怎么气体保护罩的秘密让她发现了。死教母在离开文府前,让神鸟悄悄摘取了田美手指上的雄绿星,田美在温泉中沐浴,沐浴完后发现手指上的结婚戒指没有了,心痛之余异常震惊:那是文家世代的传家宝贝,决心暂不张扬告诉公婆,等丈夫回来后再解决,并让亲信在文府秘密搜查。

“砰砰砰”,敲打书房门的声音,监控器上显示是郑成田美和小飞。“高人,呵呵,我媳妇田美和外甥小飞确实为高人。”文豪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父亲,我带小飞来见您了。”田美在门外说道。

“带小飞到客厅等我,我半小时后过来。”文豪没有让他们进书房。

田美和小飞离去后,文豪打开了书房的监控录像,录像里除了他自己和自己的声音,没有任何白袍女子的声像;他又看了看空气体积密度监测器,显示书房曾经有两到三个人。他心里疑惑起来,这是他有生以来遇到最诡异的事情,难道是会隐身的人?但声音也没有记录?随着疑惑脆弱的滋生,他内心的丑恶灵魂开始成长、并瞬间充满了他的身心:惠儿,你在那里?我们的女儿就是大画家智美慧?文豪有些狂躁,但他从未惧怕过世上任何一切险难,他坚信自己的谋略和智慧,一头烦恼的雄狮开始蠢蠢欲动、开始寻找他的目标了,他给在大雁岛的麒正和麒新发了信息:发动黑衣忍者在大雁岛的分部,全面监控田府、智美慧和田一郎的所有行踪。

小飞是第一次面对外公,一个威严而深邃的老人。见面没有小飞想象中那么亲热,外公抱了抱他,问了几句家常话语,在了解了小飞和大王子海底探险计划后,就让管家带着小飞和郑成海晶参观文府。

田美汇报了在大雁岛一行的所有情况,并特地说起了二阳神被追杀的事情,当提到此事和田府有关,文豪禁不住多问了几句:“那雁回党最近的声势如何?田一郎这个主席、和丈夫当得如何?”。

见父亲异常关心,田美想了想谨慎地说:“田一郎不如他父亲那样是个精明的商人和政客,田家的生意和资产都日益败落,雁回党内部也有四分五裂的迹象;但他倒是一个好丈夫。民间传说他除了工作,所有心思都扑在夫人身上,从未有任何负面桃色新闻。”

“哎,也是一个好丈夫,不过年纪大了些。”文豪放心地叹了口气。父亲奇怪地叹气和称赞让田美有些诧异、但她没有多问。

第二天,郝母和文玟一行人等回到了文府。见着小飞,郝母是异常的高兴,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不说。晚饭后,郝母和文豪单独相处,夫妻俩已经好久没有说些亲密的话了。郝母褐色的大眼睛里盈满了亮亮的泪水,有些激动但温柔地说道:“我的画像要一个星期后才好,我让他们选了一副金边框架。那、那画家还真是神手,要不我让文玟预约她,也给你画一幅肖像。”她心里非常清楚那些恩怨情爱仍然纠葛在丈夫的心里,这个画家智美慧迟早是要文家有所接触的。

文豪看着夫人,如果没有这个女人,文府和文家的商业帝国不会如今天这般发达兴旺。他感激地搂紧了她,心里不知道该如何提起智美慧。

郝母内心的激动平稳了,叹了一口气,依偎在丈夫的怀里,轻声说道:“年轻的时候读过中国古人写的小说【红楼梦】,最近闲着的时候我又翻了翻。像威府那样原本昌盛的大家族,最后却败落了。那王熙凤倒是罕见的辛辣狠毒的能干人儿、能管理起家族内外事务,不过大家族中多了几个这样的人,也不见得会兴旺。画架智美慧和惠儿生得一模一样,我疑心是惠儿的女儿。如果真是那样,我们文府就又多了一位公主,我们也好想办法补偿她,而且她已经有了身孕。我让黑发女保镖留在了香船等候取画,也能顺便照顾那画家。毕竟惠儿也是为了你而死的……” 郝母把她在香船一行陈述了一遍。又说让两个贴身的金发女保镖也留在了来雁岛,保护智美慧。

听到夫人温柔地说出此番话语,文豪心里的那颗巨石终于放下了,他把她脑后的盘着的长发松开,银色的长发如瀑布般流淌了下来。她保养得非常好,虽然年近六十、但身形和相貌都还如三十多岁的少妇。这是他们年轻时候的习惯,他喜欢长发,喜欢帮她解开盘着的长发。郝母心里一阵温热,微微笑了;她心里明白这个伟大的男人注定不会是她一个人的;虽然她曾经为此伤痛,但在儿孙满堂的如今,她也非常满足了;何况丈夫对自己是真爱的。

“好了,我会处理好此事的。田美我非常放心;文慧的女友飞雁润慧,你要多接触她考验她,她自幼在王宫长大地位显赫,虽然聪慧贤淑,但今后如果真要进入我们家族辅助文慧,还有很大的差距;而文玟新近也有了男友,我倒是不担心,以文玟的眼光,自然会为我们文家带来一位好女婿的。安排一个恰当的日子,让文馨带着女婿孙儿、还有她公公婆婆来到文家聚会。”文豪和郝母交心地说了许多事情,他心里充满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豪情壮志,让他身心突然变得热血沸腾,那行霸天下的谋略之心又膨胀在他内心。

夫妻俩人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温存了,而那一晚的文豪的行为,就像三十多岁的壮男,把郝玟的激情也带到了如虎如狼般的高潮状态。早上醒来后,郝母在愉快的同时有些担忧,是什么让丈夫如同返老还童般年轻气壮精力旺盛;她吩咐管家把文府最近食谱拿给她查阅,又交待文豪身边的机要秘书和医生密切注意他的饮食。

文豪前往深海的新能源科技研究基地,召集所有的基地黑衣忍者精英,密谋一场前所未有的行动:他要将黑衣忍者所掌控的每个飞雁王国的角落都重新勘察,找出惠儿;并挑选三位忍者秘密跟随小飞和大王子的海底探险,找到遗落在海底的那两个头颅;他还有更多的计划,扩张黑衣忍者势力,并全面打击王宫势力……

上一篇:世外高人探文府 下一篇:相逢离别血肉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