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恋

返回目录

第六十七章 世外高人探文府

第六十七章 世外高人探文府

三十多年过去了,金发女孩依然美丽不入凡尘俗世,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刻下烙痕。偶尔她喜欢画画、偶尔她喜欢发呆落泪;但她早已经无法记忆起从前了。

死教母看着惠儿,一丝怜惜掠过内心,正是死教母心情变化引起水牢里的犯人骚动狂奔。一会犯人又恢复了平静。惠儿见状,躺倒旁边一沙发椅上,如婴儿般睡去了。水牢里有飞雁王国所有的重刑犯,每一个保安机器人看管五个重刑犯,如今已有几十位保安机器人;而惠儿只负责在水牢控制塔的核心处理器内、每天检查控制这些保安机器人的程序是否正确、如果有异常,控制塔会自动修复机器人程序。偶尔她会看看塔下的重刑犯们。

“我要找妈妈,我不要呆在这儿。”一个重刑犯刚刚被关进水牢,正在那里哭闹。死教母一看,是凌资。“教母,他怎么像一个幼儿。”神鸟笑了。

“对啊,他现在的思维只有三岁儿童那么大,而且永远也长不大了。”死教母看了凌资后说道:“他的大脑被植入了抑制成长的电脑芯片,以前的犯罪记忆也被永远地消除了。他永远都将是一个三岁小孩。等待身体自然老化、死去后被抛尸到深海里,被海葬。”

凌资的入狱表现被传给凌霄,凌霄看后一皱眉头,心想弟弟怎么像个孩子一样不停地找妈妈,心里很不是滋味。“凌校长,这对你弟弟而言是最好的结局了。他还能留着一条命,也是飞雁王国和庄嘉家族看在你的面子上、做的最大最仁慈的恩赐了。”江哥哥拍拍凌霄的肩膀,安慰他。

江哥哥和红萝从吕府回到森林,看到森林里动物尸横遍野,惊骇不已;刚一进洞准备质问红莲,红莲却热情主动地将所有经历交待、言语激昂表情生动。当提到那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白袍长发女子和四脚四翅怪兽在一起,红莲显出愉悦的神态,内心对那白袍长发女子和怪兽充满了感情。“我们已经确定四脚四翅怪兽不是地球物种,那么白袍长发女子的身份也非常可疑。莲儿,以后没有我们带领,你一步都不能踏出山洞。现在地球的科技完全能克隆人的,当然也能克隆人的相貌,和你相貌相同并不能代表什么。” 红萝内心极度担忧妹妹的安危。她出了山洞,准备寻找麒义进一步调查事情的真相;并在森林里较大的一片绿地上挖了一个坟冢,将那些死去的动物合葬在一块。

江哥哥则来到凌霄府邸,看到凌霄为弟弟的事情闹心,则主动言语安慰。

“那女孩和你真如孪生。哎,我凌霄若中年能得到爱情眷顾,如江老弟一般神仙眷侣,此生也不再遗憾了。”凌霄看到江哥哥,想起了吕美丽,不停地感叹。“这……”江哥哥在吕府看到自己的亲姊妹吕美丽和文玟、也注意到严建平对吕美丽用情很深,不曾想凌霄突然冒出此感叹。本来他打算将怪兽和白袍女子的事情告知凌霄、并借用凌霄府邸里的奇人异士、一块调查外星物种的事情,听凌霄感叹感情事,突然心生一念,打算先到文氏家族所在地鸿雁岛、看看文玟并相认。他心里明白文玟较之美丽,文玟接触的人情世俗更多、更能理解潜伏在平常外表下的人间万象。他想通过文玟和美丽来暂时牵制文家和王宫、暂缓在森林建立机器人研发基地;外星物种四脚四翅怪兽出现在森林,让他担忧的不仅仅是宝藏、还有人类的安危;如果黑衣人因为机器人研发基地不合时宜的搅进入驻森林,调查外星物种将变得更加复杂和难以对付。

死教母和神鸟离开了水牢,来到了鸿雁岛。从上空俯瞰鸿雁岛,其规划和建筑之美不亚于王宫所在的飞雁岛。不同于王宫那带有半圆屋顶的传统欧式风格,文氏家族的建筑都是现代创意风格融合了一些古典风雅元素、显得飘逸自然又不失雅致。

文玟陪着郝母去来雁岛了,说是约了大画家智美慧为郝母作画,文豪让麒平暗中保护她们并随时汇报情况。郝母和文玟走后,文豪来到了自己的私人书房、斜靠在沙发椅上,旁边有一个画架,画架上有一副陈旧模糊的没有画完的水彩画、一匹白马正自由地奔跑。他看了看画架,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内心非常沉重、然后闭上了眼睛,他想起了惠儿,想起了他那未出世就随着母亲死去的女儿,应该是和惠儿一样的人间天使;想起了养子麒义,和自己年轻时候一样不惧天地敢作敢为、侠肝义胆。而这两个他最爱的人都离开了他。文豪叹了一口气,内心里那封闭已久的感情世界像被泄洪的阀门、随着他的叹气被打开……

一个蓝眼睛的白袍女子悠悠然地飘忽在他面前,“文豪,惠儿在等你,你知道吗?”那白袍女子忧伤地流淌着眼泪,对他说:“她为了你,宁愿牺牲自己,你怎么能辜负她的一片痴情。”

“惠儿、惠儿,你怎么知道惠儿?”在做梦吗,文豪不敢确定,但引起了他的疑惑:“惠儿在哪里?”

“她还活在人世,她就在飞雁王国内。不对,应该是在文氏王国内。这个国家本来应该是属于你们文氏家族的吧,你怎么能看着本该属于你们文氏家族的王冠让飞雁氏戴着呢?你们文氏家族丢失的那两个头颅还在,就在主雁岛沉没的海底,只要你们找到这两个头颅,文氏就能澄清历史真相、成为这十四个岛屿的国王、成为统治者,不再屈居为人臣了。”那个白袍女子狂笑不已,泪水随着笑声不断地飞落,飞落到文豪的脸庞。

文豪用手摸了摸,是温热的泪水,白袍女子说出的是家族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白袍女子又是如何知道的?当年比拼头颅的时候,双方都把头颅放在百毒以及任何化学物质都无法侵蚀、并且耐高温耐高压的宝盒内。当然文豪的祖先也曾经到主雁岛的海底去寻找那两个丢失的头颅,但寻宝的探险者都有去无回。如今,这座沉没的岛屿已经被王宫列为圣地,未经国王同意、不准擅自闯入。

“你不相信吗?”白袍女子用手一挥,只见在一片光影中:一个满头金发的白衣女子躺在沙发椅上、金发撒满了沙发椅并垂到地上、如婴儿一般细腻白皙的脸庞没有红尘留下的任何痕迹,一会后,她优雅地起身捋了捋长发,一双生动的大眼水亮闪光、像是在诉说着潺潺流动的衷情……”

文豪长长的眼睛动了动,他感觉是在梦境中,又继续闭上眼睛,并关闭了自己的感情世界。死教母见文豪对自己的诱惑不做反应,无法将黑盒子里的丑恶灵魂注入他的身心,只有在地球人感情最脆弱的时候,丑恶灵魂才能入侵地球人。

……

“文玟,双手扶着我。”在刚刚踏上木船的时候,郝母有些头晕。随后一阵幽香飘来,她觉得好些。文玟和郝母在山助理的带领下进了智美慧在来雁岛的海边香船,随行护卫是郝母的三个女保镖。一个披着长长金发的白衣女子坐在一个画架前,早晨柔和的太阳亮辉洒在她的身上,郝母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咯噔一下、内心的某种感情被触动了,白衣女子缓缓地站起身来,在晨辉中,仿佛看到天使降落到人间。郝母的心在看到白衣女子优雅转身的瞬间,内心的纷繁复杂被过滤了、也随着这个人间天使进入了心灵最纯净的无忧世界。

“文夫人,这就是我们家慧夫人;慧夫人,这是文夫人郝母。”山助理介绍她们相互认识。山助理的声音让郝母从无忧世界又回到了现实,郝母的心被猛然刺痛了,一个画面闪过她的脑海:她想起了带着两岁多的馨儿进宫给老皇后祝寿那年,那个在老皇后内室画画的金发女孩。眼前的这个白衣女子和那个金发女孩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郝母,叫我惠儿吧。”智美慧看到一个笑盈盈的银发妇女,倍感亲切,主动向前拥抱郝母。上次文玟拜访田府的时候,曾经悄悄告诉她见着郝母的时候要称呼为“郝母”而不是“文夫人”。

“惠儿,惠儿。你还在人世?”郝母喃喃自语、内心的痛如排山倒海般涌上心口,眼睛湿润而模糊起来,大脑一片茫然、昏倒在智美慧的怀里。智美慧没有抱住郝母,她肚子里的小生命最近让她寝食不安休息不好,郝母一昏倒她也被绊倒在地。山助理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惊骇了,急忙大呼船上为智美慧护胎的医生护士。文玟则冷静地替郝母把脉检查,她以前在人肉市场医院学来的本领此刻用上了。“慧姐姐,郝母并无大碍,她可能是有些休息不好、对船上的环境还未适应,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就好。”

……

上一篇:直教人生死相许 下一篇:豪情壮志又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