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恋

返回目录

第六十五章 养在深宫不识俗

第六十五章 养在深宫不识俗

神鸟和死教母进入水牢,“多么奇特的地球人,居然能在水世界里再造一个地表的生活模式。看来我们不能低估了地球人。”神鸟大为赞叹道。“这没有什么,我们比慈星人早就能做到这点了,最难征服的不是他们的科技、而是他们的精神思想、是地球人心。”死教母冷静地看着水牢里的人,都是些在各方面有大才的人:邪恶至极、残忍无比、高智商犯罪等,每位囚犯的牙齿里都安装有声音监控器、所说的每句话都会被电脑自动储存并被分析判断是否有危害;腿部都被植入了行动控制芯片、限制人身自由只能在水牢里活动。水牢里没有真人,全是保安机器人。

一位长长金发披肩的“女性保安机器人”正坐在水牢控制塔的核心处理器前,她轻轻地捋了捋长发,她看到屏幕里有些犯人突然狂奔起来,于是她站了起来,那优雅纤细而柔和的身形背影禁不住让死教母和神鸟诧异:竟然有如同真人一般的“机器人”。死教母转动蓝星小声说道:“蓝星,把它从前的记忆和现在的思想传输到我的大脑。”

“文豪,请原谅我离开你,我不愿意看到你为了我失去你所拥有的一切;国王王后,您们把我当做亲生公主一样对待,不能孝敬您们是我最大的罪过。我的离去,就能化解你们之间的矛盾。我走后,文家和王宫也就不再会为了我而起纷争了、王国也不会因为我而有战争……”死教母阅读了这个“机器人”从前的记忆,它居然是以前消失在大雁岛的王宫侍女、和文豪发生了一段缠绵悱恻的悲剧爱情。

在文豪的二女儿文馨出生后的第二年,文豪带着夫人郝玟、大儿子文睿和二女儿文馨、到王宫参加老王后吕康欣的五十岁大寿,那年文豪二十八岁已经继承和掌控了新动力集团、年轻有为美眷相随、好不春风得意。老王后那时候正急着把自己吕家远房表亲的女儿:吕蓉生和吕蓉美安排到王宫当女官,以便为将来成为王后王妃打下基调;老王后早就听闻文豪的夫人郝玟擅长管理家族内务,就将她请到自己寝宫内室商谈此事。

内室里一位穿着白色衣服的金发女孩正坐在一台画架前画画,老王后和郝玟进来后,金发女孩也没有起来请安问好。郝玟知道王宫规矩,王后所到之处,任何人都得起立请安问好。“不要打搅她,让她好好作画。”老王后笑了,把郝玟带到内室里一个小书房内说话。

二人正谈得高兴的时候。那金发女孩进了小书房、说道:“王后,我把您肖像的背景画好了,我有些累了,让我休息一会吧。”女孩的声音如铃铛被风吹动一样婉转优美、走路盈盈如水、脸庞如婴儿般细腻白皙、大眼睛水亮生动充满了柔情,年龄在十九岁左右。“好吧,你就在我内室的沙发椅上休息吧。嗯,不过先来见过文夫人。”老王后亲切地对女孩说道。

“文夫人好。”金发女孩说完后,走出了小书房。

“多美丽的女孩,王后,她是?”郝玟从未见过飞雁王国有这么美丽非凡的女孩、言行举止都不落凡俗,如凡间的天使、美丽纯洁得让女人都毫无嫉妒之心。“哦,她是我的一名侍女,平常就如我的公主般。是庄嘉家族的长女金一从国外带回来的孤女,那时候、她仅有两岁、是欧洲人和亚洲人的混血儿。本来庄嘉家族要收养她,被我见着了这如天使般的女孩,就被我硬要来养在王宫,希望王宫多子多福。金一说她父母亲人在一次自然灾难中去世了。等明年、我就请求国王、将她敕封为公主,再嫁给王公贵族做王妃、永保她生活幸福永享荣华富贵。表面说是我的侍女,其实我还专门请了两个侍女专门照顾她。你看,她做的画可是极品,现在王宫里的画事都让她参与。”老王后看着金发女孩离去,神情非常高兴。郝玟看出老王后对这个女孩非常疼爱甚至超过了亲生公主、也就自然免去了她在王宫中的那些繁文缛节。

郝玟和老王后正说得高兴的时候,外面传来歌唱的声音,于是老王后拉着郝玟轻轻地出了内室,到外面看那些被请到王宫来祝寿的歌手们排练,并将内室门掩上害怕吵闹了那金发女孩。

文豪也带着文睿和文馨寻声而来。凡是进入王宫的人都不准带自己的私人侍卫,文豪一家也没有黑衣忍者护卫。文睿是第一进宫、张着好奇的小脸四处观看、不一会就和父亲妹妹走散了。文豪见儿子走散、有些着急但也没多担心、毕竟王宫这么守卫森严的地方也不会有安全问题、何况文睿也快五岁了、懂得自己看路线图。文馨则哭闹着找妈妈,于是他抱着文馨、上了一辆机器代步猫、命令代步猫带着去王后内室方向找夫人。

王后的内室被一片茂密的绿树林和花丛包围着,靠近内室,一阵自然的清香扑鼻而来,花间鸟语欢快、蝴蝶飞舞。文馨被眼前这鸟语花香的情形吸引住了,颠簸着挣出爸爸的怀抱,趴在花丛边和鸟儿蝴蝶玩耍。

文豪见内室门虚掩着、推门而进,猛然看到沙发椅上躺着一个女孩,金发撒满了沙发并垂到地上,感到好生冒失,正要急着退出内室。“你是找王后和文夫人吗?她们在小书房。”金发女孩从沙发椅上站起,温婉地说道。“啊、我……”他看到一个纤细窈窕的女孩、优雅地起身,用手捋了捋金色长发、斜阳从窗户外照进来、投射在女孩身上、仿佛坠落凡间的天使,正对着他浅浅一笑,不禁让他有些呆立了,想要说话却突然语顿了。

“我是王后的侍女,王后和文夫人在小书房说话。来吧,我带你进去。”金发女孩看到一个浓眉长眼、魁梧高大、神情严峻、装饰高贵的男子进来,也没有惊讶避嫌。她知道王后大寿,前来祝贺的有贵族大臣、王宫近亲等。她带着文豪来到小书房,推开小书房门,看到没人,于是说道:“把我的面纱递给我,在沙发椅旁边的小桌上。”文豪不自觉地听她的话,平常的霸气在这个女孩面前荡然无存,把面纱递给金发女孩。

“为什么要戴面纱?”文豪好奇起来:“我们王国没有这样的礼俗啊。”

“这是王后的要求,我从小到大、除了在国王面前外、在任何成年男子面前都必须戴上面纱。”金发女孩坐到画架前说道:“要么你在这儿等她们,要么让代步猫带你去找她们。你在这儿等她们,就帮我扶着画架,架子有点松动了。没办法,我画画不能让面纱挡着。”女孩有些无奈地掀起面纱。

“哈哈哈”文豪爽朗地大笑起来,心想王后也过于小心眼了吧、在王宫内室养着一个仙女、还生怕被被别人看到抢走了。“如姑娘这般罕有的绝世貌美,被人见着了是比较危险。”文豪不再语顿、见着这人间至宝、突然感到内心无比地欢快。

“为什么比较危险?”金发女孩非常奇怪,问道。

“这……”文豪从小在父辈身边,经历多少人世历练、商战实练、人情世故早就老辣非凡、也参与了家族内外的黑道事事非非;文氏家族内外、飞雁王国内外的各项大小事宜,他都了然于胸并掌控大局。但面对这稚嫩单纯的问题,他却不好回答了。他扶着画架,寻思着该如何给她一个好的答案。

“我给画再补点色,看上去会比较丰满一些。每一幅画都是有感情的,当你的感情真挚的时候,画就显得丰满生动、而不枯燥不单调……”金发女孩没有等待文豪的回答,自言自语地说着画。女孩认真专注地绘画,不再和文豪说话了。文豪看着这个斜阳映射下、被光辉笼罩的女孩,世间的一切烦恼、一切荣辱是非都忘记了,仿佛置身在仙境般解脱而无忧无虑,他的心在此时此刻沉淀了、安静了……

“哇哇哇”文馨在外面玩耍久了、没见着爸爸就哭喊起来。“小孩子的哭声,我们把她抱进来吧。”金发女孩第一次和一个除国王以外的成年男子相处那么久,却倍感自然亲切。她抱着浑身沾染了泥土的小文馨、格格地笑了起来、不停地赞美文馨可爱,并努力地想逗笑文馨,身上的白衣被弄污了。

文馨却哭闹着要爸爸,往文豪身上扑去。金发女孩不自觉地被文馨带着扑了一个踉跄,和文馨一块跌倒在文豪的怀里。文豪心里一紧张,紧紧地搂住她们。那扑面扑鼻的男子汉气息瞬间笼罩了金发女孩、她砰砰地心跳起来。文豪正当年轻气盛、觉得普天下的珍宝非他莫属、对王宫甚至也不屑一顾,这个被深养在王宫的金发女孩就是王国最珍贵的宝物之一,他要拥有这个珍宝;他低头吻了吻金发女孩。女孩颤抖起来,有些慌乱紧张。

小文馨停止了哭闹,从俩人中间溜出来,在内室的地上爬动玩耍。她两岁多了,能颠簸地走路了,但不时地摔倒,只好在地上爬动。小文馨爬到了小书房的门口,一个巨大摆动的闹钟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爬进了书房。

上一篇:多情那堪再相遇 下一篇:直教人生死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