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恋

返回目录

第六十四章 多情那堪再相遇

第六十四章 多情那堪再相遇

一会后,帕莎、小飞和三个小女孩来到了花园。花园中一座白色凉亭内放着一盆花儿:粉色的花朵有拳头那么大、紧闭着。“那是金妈妈最喜欢的花儿。是佛教高僧送给金妈妈的佛语花。”霞恩看到花朵,兴奋地跑道花朵旁边,轻轻地吸闻,并唱起一首佛经歌;只见三重花瓣徐徐张开。帕莎在远处闻到一阵淡淡甜甜的幽香,也加快步伐来到佛语花面前吸闻香味,不曾想花瓣却突然闭上,香味也消失了。

小飞看到花瓣闭上,心里突然想起妈妈曾经对他说过外公家的佛语花,他也看过舅舅传来的声像,确定这盆佛语花和外公家的相同。知道佛语花碰到心中有善念和恩情的人才会张开花瓣。于是他急忙联系舅妈田美的手机,悄声说道:“舅妈,帕莎姐姐在吸闻佛语花的时候,花瓣紧闭而且香味也消失了。”然后又大声地叫附近走动的侍卫:“侍卫,我头疼,赶快过来送我们回去。”

田美见到帕莎偷听,对她本来就有戒心,听到小飞的急信,站起来大声问餐厅的侍女:“你们谁刚才和帕莎接触过?”那名正在上雪莲汤的侍女听到,停了下来,回答田美:“小姐,我的围裙沾了一点汤水,刚才我到化妆间擦洗。正好碰到了帕莎小姐,她说她补补妆。不过她一会就和小主人们出去了。”

“好吧,把我们所有的刀叉、筷子和汤勺都撤下,换上能试毒的餐具。”田美吩咐侍女,帕莎突然离开餐厅的奇怪举动让田美疑虑重重。她又把三个保镖叫道一旁,悄声吩咐她们立即到花园将小飞和三个小女孩带回,并想办法在不惊动帕莎的情况下软禁她。

“小姐,这、这个雪莲汤有毒。可是、可是刚才我在厨房还亲自品尝了的呀?”侍女在换了餐具后,看到舀汤的勺变色了,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失声说道。

一场家庭晚宴匆匆结束,金一带着田美、和金三金四又来到书房,和金二金五金六、以及远在落雁岛巡查的郑成相川通过网络相会。在详细了解了帕莎的情况后,考虑到金五曾经答应过飞雁润海王子、要善待她;于是金一决定:恩威并施让帕莎自己说出情况、并请其自首。

此时,小飞带领着三个小女孩已经离开花园,中途碰到前来护卫的三个保镖,小飞又将佛语花紧闭的情形告诉保镖。保镖心领神会,对帕莎说道:“小姐,你不熟悉这儿,让我们带着你回客卧休息吧。”帕莎有些奇怪,想着自己的地位怎么一下重要起来,但也没有多想,随着保镖回到了客卧。

保镖站在客卧院子门口,没有离去。帕莎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想着餐厅的人在喝了汤后、应该毒性发作,就像她的父母被毒死如“心脏病”发作一样。她从王宫来到郑成府邸做海晶的小保姆后,时常听到庄嘉金五和郑成天翔谈论凌霄,也偶有提到凌资;知道郑成家和凌家是常年的世交;心里对凌家的怨恨不减反增,还将怨恨牵强到了庄嘉金五和郑成天翔一家;她悄悄到黑市买了一些毒药丸藏于内衣,伺机等到凌霄前来拜访郑成府邸的时候,对其下手。然而海晶那天真纯洁的孩童欢乐围绕着她,让她几次都心软。而今天她在听到凌资居然还能活着,那怨恨瞬间高涨到了极点,拿出了毒药瓦放到了雪莲汤里。

帕莎躺在床上无法入睡,她听到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想着庄园里的人应该乱作一团了。于是她悄声起床,刚到门口,就看到田美走进客卧的院子大门,三个女保镖紧随其后,还有一些侍卫和刚才在化妆间碰到侍女。“他们怎么还没死?”帕莎心里一阵狂跳烦躁,内心的坚强一泻千里,一下子明白了在花园里保镖送她的原因;于是整个人瘫软在客卧门口;她勉强摸出内衣中的毒药瓦,吞咽入肚……

“小姐,她服毒自杀了。”侍卫抱起帕莎,飞奔到庄嘉家的私人医疗室。不料帕莎的五脏六腑已经被毒药伤害……庄嘉金一决定将她的记忆消除,保留了其的大脑和四肢;内脏器官全部换成机器芯片维持;帕莎成了一个半机器半人的“保姆”。金一要将这个保姆放到水牢里,去照顾和陪伴一个女子:一个多年前庄嘉家族要收养、却阴差阳错被老王后看中带到王宫抚养、长大后因为飞雁王国的恩怨情仇而牺牲、藏居在水牢的绝代女子。

飞雁王国被判刑在七十年以上的重刑犯、都被关押在落雁岛的地下水牢里;水牢只进不出,进去的重刑犯从来就没有出来过;重刑犯死去后被海葬在深海里。水牢里面种植着和地面一样的各类绿色植物、有人工太阳完全模拟地球表面的生活状况。重刑犯们有自己的单独起居生活室,种植蔬菜水果来自给自足,并将多余的蔬菜水果卖出去获得资金;有特殊技能的犯人还能通过出售自己的技能,如理发、维修家电、唱歌跳舞等来获得资金;并用资金来维护自己水牢生活室、以及支付吃穿、看病等消费项目;每位重刑犯都必须种植养护绿色植物、以获取在水牢里的空气呼吸权利。

凌霄内心悲痛无比但面无表情、亲自将弟弟凌资送进了水牢。一位来自联合国的医学专家接待了凌资、在麻醉昏迷了凌资后、准备给他消除记忆的时候,专家接到了金一母亲的电话,电话里金一母亲说了庄嘉家族对凌资的处置意愿。不一会,庄嘉家族的私人飞机来到水牢出口处、将凌资和医学专家接走。凌霄茫然地看着远去的飞机,他不知道弟弟的将来会如何,他感到失去亲人的迷茫隐痛;就在他瞬间茫然无助的时候、突然想起吕美丽那坚定而柔和声音、那个和挚友江哥哥非常相像的羞涩美丽女孩、如果他能握着她的手再诉说衷肠、他会觉得好一些。

在联合国科技最尖端的医学研究室里,专家们按照金一母亲的意愿,给凌资做了一次最高难度的大脑手术……

凌霄借着探丧吊唁的机会,来到了吕府。吕府对吕蓉康的丧宴已经结束了,但对凌霄的拜访还是非常感激。威尔克也正好借机和凌霄说起了政法大学的事情、期望能在教授学术地位之外获得一个政法大学的行政管理事务地位。不曾想凌霄早有此意、希望借用威尔克管理市政的能力为大学添翼。

“我姐夫完全能胜任您们大学的副校长。”吕美丽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心非常感谢凌霄,没有照顾好姐姐的愧疚正好补偿到了姐夫身上,她居然主动插话了。“那你说说看,威教授胜任的理由。”凌霄颇有兴趣和这个显得稚嫩的女孩说话。他哪里想到,在这个羞涩的外表内,美丽那博学的知识和来自于吕家多闻的事实、促成了她丰富而扎实的让人信服的健谈。凌霄听后禁不住点头赞同,让他想起了郑成田美在大学的演讲、和吕美丽的健谈风格略微相似,吕美丽或许能到政法大学里做行政事务。他刚刚试探性地说起,吕美丽断然拒绝道:“不,我打算长期在救助贫困儿童会里做义工。”

凌霄听到美丽坚定地拒绝他,他心里一阵疼痛伴随着一阵惊喜、中年人那苦涩而甜蜜的爱情在他心里涌动,那是继庄嘉金五后、他开始对别的女性有心动感觉。

“呵呵,看来我们政法大学会迎来一个更加灿烂和辉煌的崭新时代。”威尔克也学着凌霄那爽朗的神态大笑起来、他看出了美丽对凌霄那朦朦胧胧的感情、和凌霄对美丽的好感;但他也知道严建平对美丽用情意深、以及吕家已经接纳严建平为准女婿的事实。威尔克有些邪恶地更加大声地笑起来,暗思道:“老天爷对我不公平,让那书呆子夺取了小馨和市长宝座。就看看这个大学副校长能让我获利什么,小馨,你一定是我的。凌霄,约旭不是你最好的同学和朋友吗?看来你也一样,有得不到自己心爱女人的痛苦吧。”

吕美丽和凌霄一块回到大雁岛。凌霄的私人飞机里放着一盆米色的人造蝴蝶兰。吕美丽看后叹息道:“花儿啊,花儿啊,如果你真有生命,那将对你是多么不公平。如此这般美丽的生命,应该成长于深山清泉边、呼吸于大自然恩赐的绿丛中、沐浴在鸟儿的歌声里,享受日月之精华、受恩于天地人间的恩宠,那才是你应该的归宿。圈养在富贵人家、真是委屈你了。”

“美丽,你生活在吕家不愉快吗?”凌霄听到这发自内心的赞叹,略微带些忧伤,禁不住直言相问。

“对吕家父母的养育之恩,我从未有丝毫的不愉悦之情。在那么尊贵高尚的家庭里,虽然自幼我就知道自己是被收养,但吕家父母从来都把我当吕家亲生女般养育,付出的爱比对亲生还多。只是在知道文玟和我为亲姊妹后,却不知道亲生父母的情况,突发感叹,觉得自己就如这人造的蝴蝶兰,没有生根不知从何而来。凌校长不必为我几句感叹而纠结。”吕美丽迅速地说完,她自己都非常惊讶,对凌霄的反应如此之快,胆怯和羞涩消失了,一个念头闪过她的内心:“他怎么没有上前握住我的手安慰呢?”

凌霄看着她抚摸花儿的侧影,想起了江哥哥;又想起了母亲,母亲最擅长养育蝴蝶兰,最爱米色蝴蝶兰。于是又忍不住直问:“你也喜欢养育蝴蝶兰吗?”“对啊,吕父吕母喜欢此花,从小我就留心此花的养育秘诀,以博二老心欢。”美丽转身,看到凌霄正端详自己,四目相对的瞬间,有激动的火花产生;但一个是中年的稳重男子,一个是知书达理的贤淑女子,彼此都克制住了内心的激动。

凌霄邀请美丽前往府邸叙谈,吕美丽拒绝了,她心里担忧着庄嘉金六和儿童会的事情,就直接前往雁回镇了。

上一篇:复仇女绝望投毒 下一篇:养在深宫不识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