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恋

返回目录

第六十二章 相逢难料恩与怨

第六十二章 相逢难料恩与怨

郑成田美回到了度假别墅,根据这几日在大雁岛自己所观察到的情形、以及文父所交待的计划,初步做了一个宣传规划和筹建规划,交给了羽载舟和严天府;严天府在庄嘉金二的劝说下也同意协助文家。明明则发动自己在大雁岛的人脉关系,了解一些当地的隐情,也告知田美做为规划的参考。

“小姐,有两位文父身边的工作人员想见您。”明明在别墅门口遇到了麒正和麒新,他们俩人换上了西装革履、并都戴上了金边眼镜、俨然一副白领的摸样。田美在文父身边曾经见过他们,认为就是普通的文职人员。

文父曾经交待过,如果有任何关于“追杀二阳神”这桩旧事的线索,就直接告诉少夫人,并请少夫人来判断如何进行下一步。麒正和麒新在森林里昏睡了一晚后,早上起来神智有些模糊,寻思着是太累了,正好收到黑衣忍者部下传来的消息:说是雁回党与此事有关联,并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雁回党主席田一郎的家资日益衰落;而且他们还了解到田家为了降低其冷藏食品生意的成本,做了一些非法的勾当,在大雁岛收集宠物肉来做冷食。

“夫人,大概在八年前,田一郎的父母还在世的时候,他们的儿媳妇也就是大画家智美慧那时体弱、无法正常怀孕;但他们感觉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就急于想要孙辈,于是邀请二阳神夫妇进田府商谈试管婴儿。那时候二阳神还是大雁岛的医生。智美慧却并不想要试管婴儿;于是他们就想请二阳神想办法将智美慧麻醉、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得卵子以形成胚胎,二阳神夫妇觉得有违职业道德,就婉言拒绝。他们就将二阳神拘禁、希望能软化他们的意志力;不曾想田一郎心疼夫人、一时心软就将二阳神放了,并要求二阳神不得将此事告知外界。”麒正继续说:“这是田府里一位园丁透露出来的消息,那园丁是田家专门请来为智美慧种植各种奇花异草的,对智美慧如自己女儿一般爱护,看着她受了委屈,也就将话透出来了。”

“那也不至于追杀二阳神啊。”田美听了觉得有些悍然,在飞雁王国,妇女不愿意生育的趋势日趋严重,但逼迫妇女或者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得卵子、确实骇人听闻。

“田一郎和他父母当时也没有对此做出过激反应,只是他们是雁回党的领袖,当时维护雁回党的山助理及其党派人士疑心二阳神会向外界透露此事,觉得会损毁雁回党的声望和地位。就暗自派出了杀手追杀二阳神,那年,正好是文馨小姐和约旭私奔那年。杀手追杀二阳神到海边悬崖,并泼了硫酸,艳阳为了保护丈夫,抵挡在约阳的面前。约阳水性非常好,抱着艳阳跳海得以求生,但艳阳却被毁容失声,后来她做了整容手术。那一年,正好是国王巡视大雁岛,王室专用游船正好在海边,二阳神被国王救到游船上。后来二阳神成了王宫医院的御医。据我们所了解,二阳神从未向外界透露过此事。”麒正将人证物证交给了田美。

“这……”田美从未处理过此类黑道的恩怨,但她心里明白,是文父在逐步锻炼她、准备让她参与更多文家以及其商业财团更深的内幕。“这件事情对外界不能有任何泄露,毕竟是多年前的恩怨。而且雁回党这么多年来也没有继续追杀二阳神,那也是看二阳神守口如瓶。如果我们现在将此事交给国家机关来处理,我觉得会惹出更多事端。雁回党和我们文家并没有太多的纠葛往来,可谓井水不犯河水。还不如静观其变并且继续监控雁回党、一旦雁回党有任何作奸犯科之事,就将其确凿的人证物证拿住。等到雁回党的势力财力薄弱、党内人心涣散的时候,再给他们重击。而且明明会长期驻守在大雁岛,督办双雁镇的三个项目筹建。我会让她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对付雁回党。”田美在慎重思考后,觉得虽然可以借助父亲郑成相川的帮助,为文馨的公公婆婆讨回一个公道,但并不是长远良计。

麒正麒新听了,微笑着点了点头,心里都佩服文家的少夫人美貌、心胸和智谋并有,能撑起文家大梁。

当他们在王宫驿馆别墅交谈的时候,神鸟载着死教母也来到了驿馆。就在接近驿馆的时候,死教母的“雌绿星”猛烈的发光颤动。而田美手上的戒指也颤动起来并熠熠闪光;田美刚刚送走麒正和麒新,觉得疲惫就让哑女伺候着泡温泉,将戒指放在温泉台边,闭目养神。

“教母,她的戒指就是雄绿星,没想到我们这次既能找到生教母、又能找回雄绿星,我去把雄绿星拿回。”神鸟激动无比,“主人和比慈星都有救了。”

“不忙,拿回雄绿星是轻而易举地,让我们随她去一趟文家。我们在地球有一年的时间。”她心里强烈地牵念着先知和比慈星的安危,但长老给了她十五天的期限,也就是地球一年的时间;她想看看人性试验,是如何发生在自己亲姊妹红莲所生活的土地上的。

郑成田美在大雁岛办理完所有的事情后,并没有直接回文家,她带着约瑟飞、郑成海晶和另外三个保镖、以及哑女等一行人来到了落雁岛。郝母悄悄授意飞妈,让小飞先回文家看外公、做为融化父女多年隔阂的前奏,而海晶要和小飞玩耍,就一块带着了。帕莎要照顾海晶也一同前往。

落雁岛是庄嘉家族世代居住的地方,庄嘉家族的府邸是一座占地一千亩的古老庄园,庄园最外围由自然起伏连绵的山丘形成的天然围城、围城里面是一条围绕着庄园的人工护城河、一座能升降和伸缩的铁桥是进入庄园的唯一通道。根据庄嘉家族史记载,此庄园和飞雁王国建国史一样悠久,外墙和廊庭走道全部由一些经过人工处理的、防风化的石材天衣无缝、精确地堆砌,虽然历经千年而完好无损。府邸里现住着庄嘉金一和郑成相川一家人、庄嘉金三和金四。

看到这座古朴自然的、自己非常熟悉的故园,田美有些激动,热泪险些从眼眶滴落。在故园的时候她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少女;离开故园后她进入文家,逐步变得不易激动不易流露感情,但故园那些粗壮的百年老树、百鸟自由飞翔欢唱的情形又让她觉得回到了少女时代。

“田美”一声轻轻的呼唤传来,一个看不出年岁的女子身形窈窕、步履轻盈地向田美一行人迎来、女子圆脸圆眼嘴角不自觉地总流露着笑意。“三姨妈,我们的故园还是那么美丽,就像姨妈一样。”田美快步上前拥抱那女子,她就是庄嘉金三,因为常年喜爱和坚持舞蹈,身形样貌都显得年轻,但实际已经年近四十。

保镖、帕莎等人被管家领着休息去了,小飞和海晶随着田美、金三进入内室,金一母亲正和金四姨妈领着两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女孩、正练习唱佛经歌。小飞、海晶和两个女孩很快就熟络起来,牵着手跑到室外玩耍去了。

“女儿,这是金三和金四姨妈领养的孩子、洪恩和霞恩,他们的父母都在野战特种队服役,上次大雁岛的大灾难中、在搜找救助失踪的灾民时,不幸牺牲了;爷爷奶奶都年过八十、不能很好抚育他们;不过我们把爷爷奶奶也一块接到庄园赡养了。听听你金四姨妈那金嗓子,她有着雄心壮志把这两个孩子也培养成歌唱家呢。你友合弟弟最近有了心上人,是王室三公主收养的女儿飞雁润恩,他说等今年在空军服役完成后,就带着润恩公主回来见我们。”金一看到女儿到来,心里非常欢喜就言语多了起来。

等孩子们都出去后,四个女人来到书房,打开一个网络传输器,金二、金五和金六的身形出现在她们周围。庄嘉六姊妹和田美寒暄了一会,说起了这次相会的主题:阻止凌资被送往联合国。不料金六在听了金五汇报王宫之行后,禁不住泪流满面地说道:“姐姐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通过凌资的事情,我找到了生命中的最爱。我的婚礼可是要姐姐们为我主持,婚后我也要回到庄园居住,儿童会现在由吕美丽替我分担部分责任,我也轻松了许多。凌资如果真被送到联合国、消去那恶魔记忆,能重新为一个常人,又何尝不是对他家人的恩情呢。”

不料金六的五位姐姐齐声反对:“他以前能做出那等惊世骇俗、如地狱恶魔般恐怖的事情,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他和凌霄同出一母、生于这样门第高贵的家族、但他却极易受到邪恶的影响而变坏了;二是他和凌霄在少年时丧失双亲、凌霄待他如父母,但他对凌霄的劝导都听不进心里、也不尊重。就算是消除他以前的记忆,如果他再次遇到邪恶之人、以及环境因素诱导,他又会重蹈覆辙,对他人和凌霄都又将是一次折磨,怎么能说是恩情呢。而且对坏人软弱就是对好人犯罪。”

金六的截肢部位有些伤痛,坐在轮椅上非常难受,她扭动身躯,因为用劲过度导致那白皙的小圆脸上泛出红韵。田美和五位姐姐看了都不自觉地伸出手想帮助她,不曾想却是网络相会,于是心痛得眼眶里都盈满了泪水。金六微笑了:“如果他真的又重蹈覆辙,可是我们都已经对他了如指掌,会有所防备。”

上一篇:东风无力百花残 下一篇:复仇女绝望投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