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恋

返回目录

第六十一章 东风无力百花残

第六十一章 东风无力百花残

死教母和神鸟一时间竟然呆住,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奇异美丽的场景和地球女子。雌绿星发出幽绿色的柔光,渐渐地笼罩了四周。神鸟定眼细看,无比惊讶地说道:“教母,她定是生教母,您的孪生姊妹。”“姐姐,她真的是我的姐姐?只要姐姐回到比慈星,先知和我们的家园就得救了。”死教母眼里的忧郁消失了,内心无比愉快地说道,并缓缓地靠近红莲。

“是谁在说话呢?”红莲隐隐约约地听到有话语声、心里也感觉到愉快,停止了唱歌抬头观望四周,在一团柔和的绿色幽光中,一个穿着白袍的黑色长发女子笑盈盈地在她前方的上空。一只金色的大鸟在白袍女子身后若隐若现。“你到森林做什么?不害怕迷路么?”红莲问道。这是她除了红萝以外接触的第二个女性,觉得这个白袍女子长得多么好看、眼睛蓝蓝的像大海的波浪,禁不住伸出手去想牵着这个白袍女子。

“莲儿小心。小心那只四脚四翅的怪兽。”一声声的疾呼传来。麒义被一群萤火虫萦绕着、豁然出现在红莲的身边,并举枪向死教母射击,子弹还没有到达死教母的身前,就在绿光中灰飞烟灭。“你这个可恶的地球人。”神鸟叫道,喷出一道道炽热的火焰。死教母轻轻挥动左手,火焰消失了。

红莲咯咯地笑了起来,拉住麒义阻止他射击:“你来了,我好高兴啊。她并不想伤害我。”然后又问道:“鸟儿,你就是上次和我姐夫激战的怪兽么?其实我姐夫并不想伤害你,你们之间定是误会了。”神鸟听到这温和的声音,扇动大翅膀,来到红莲身边,仔细端详后嗷嗷长啸:“您一定是我们要寻找的人。”麒义见到这庞然大怪兽发出声音,骇然不已,站到红莲前面护住她。红莲却丝毫不畏惧,抚摸神鸟的金色羽毛,神鸟竟然柔顺起来,任由红莲抚摸。

在离开她们不远处,有两个黑衣人正渐渐地靠近她们。其中一人说道:“大师兄,您看,手电筒寻人器上显示麒义在附近。我把麒义的体型相貌和声音输入了寻人器、一旦遇到匹配的人,显示器就会发出信号。”另外一个人答道:“好吧,让我来质问他,从小到大,我对他照顾最多。他也把我当成亲哥哥一样爱戴。”

“麒义,我是你的大哥。从小到大,我们为抚育和栽培你付出了多少心血。你为什么不回组织?养父也最爱你、最器重你;为了你,他老人家头发都变白了。”森林里传来一声声质问。“糟糕,是大师兄。”麒义听到这质问声,心里开始愧疚和害怕起来,他知道忍者组织的规定“未完成养父指派任务者自杀”,他并不害怕死,他害怕的是再也不能保护红莲了。神鸟看到更多的地球人靠近,载着死教母飞腾离开地面几百米,俯瞰下面的情形。

两个黑衣人靠了近来,正是麒正和麒新,他们俩已经离开儿童会并看望了麒麟、继续回到森林搜寻麒义和查探建立机器人研发基地的地点。麒新说道:“二师兄,跟我们回去见养父”。“我,我要保护她。”麒义失去了稳重和机警,颤抖地说道。

麒正看到一个人间罕有、美丽非凡的红衣长发女子和麒义站在一团绿光中,禁不住地一愣,那女子也转过身来看他,女子的眼神如阵阵海浪突袭而来、似乎勾魂摄魄般让他停止了思维、要将他卷入海底,“不好,她会催眠术。你们不要和她正视。”麒正立即避开观看红莲,麒正抛出两个墨镜,戴在了麒新和麒义的眼睛上。并大声呵斥道:“麒义,你已经背叛了你自己的誓言和养父。必须跟我们回去。组织才是你的家。”又抛出绳套将麒义套住,麒义并没有反抗。

“你们要他离开我,为什么?难道上次白狼还没有帮我把你们赶走?”红莲见此情形,内心的忧伤涌上,蓝色的大眼睛滴落出泪水,死教母也禁不住地伤心起来。“白狼,赶快帮我赶走他们。我不要麒义离开我。他是我爱的人。”红莲越来越悲伤、越来越愤怒,仰头大哭大吼起来;百花停止了开放瞬间枯萎、枯木立即萎缩、野狼狂躁地狼嚎起来、雄狮也暴怒起来、绿芽从树枝上凋落。

听到红莲的哭声,森林里的夜行动物开始聚集过来,沉睡的动物也苏醒过来、狂呼着向红莲这里聚集;一时间,如山洪爆发、狂风来袭,森林里的群兽怒吼着狂奔而来。一群夜狼嚎叫着扑向麒正和麒新。见着如此恐怖和怪异的情形,麒正临危不乱,拉着麒义跃身上了参天古树,麒新随后向狼群发射出飞针抵挡袭击。不想狼群越集越多,飞舞着爪子,向着树上爬去。

“莲儿,他们是我的亲人,他们不会伤害我。你不要再哭了。我会回来找你的。可拉熊,去陪着她保护她。直到我回来。”麒义的喊声传来,但越来越弱,他并不知道这些野兽是红莲的哭声召集过来的,但听到她的哭喊,内心就像被千万把钢刀割裂般疼痛。小可拉熊从麒义的怀里窜出来,蹦到了红莲的肩上。麒正带着麒义、和麒新在古树上飞跃,渐渐地消失在红莲的视野。

死教母内心也如撕裂般难受起来,心里默念道:“莲儿,你真的是我姐姐么?我能感觉到你的高兴,也能感觉到忧伤不快,我们真的是心有灵犀相通的。雌绿星也在发光颤动。”于是死教母从神鸟的背上跃下、靠近红莲、并挥动雌绿星、一面镜子出现在眼前,并说道:“莲儿,你看,我们生得一模一样,你是我亲姊妹。我带你回家吧。”

红莲看到镜子里那白袍女子和自己如孪生般,思绪被转移了,停止了哭泣。“我的家在森林,在这儿。你真的是我姊妹?但姐姐姐夫从来没有告诉我。我要等他们回来,把事情弄清楚后再说。”红莲转身、把小可拉熊抱在怀里,“我要回家了,我心里非常痛苦,我要等我的爱人回到森林。”

“莲儿,你不是地球人,地球不是你的家。”死教母伸手抓住红莲的胳膊。不想红莲用力挣脱,生气地说道:“姐姐姐夫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红莲骑上一头雄狮的背脊,准备离去。

死教母的脸阴沉了下来,骑上了神鸟的背、飞腾到空中,内心的怒火开始燃烧,长声苦笑道:“先知,长老,我找到生教母了,但她却对我们毫无情意。雌绿星,将她冰封住,带她回到比慈星吧。”她的话音刚落,只见森林里瞬间升起一股冷空气、一股巨大的寒流突然袭来、温度急剧下降。森林在刹那间变成了一片冰海。雄狮也被冻成雕像、所有森林里的飞禽走兽都停止了呼吸而成的冰雕。

小卡拉熊冷得在红莲的怀里直打哆嗦,“你冷吗,哎,能不能暖和一点呢?”红莲唉声叹气道、怜惜地抚摸可拉熊,奇迹又发生了,红莲周围的森林突然从冰雕海洋中苏醒了,如春暖花开般暖意洋洋。但大部分娇小体弱的动物无法承受这一冷一热的急速转变而死去。

“教母,莲儿真的是生教母。我们比慈星的生教母能让万物复苏生长。主人和比慈星真的有救了。”神鸟看到这森林“死而复生”的瞬间,肯定地对死教母说。

“但她不肯回比慈星,怎么办?”死教母思考着,“神鸟,让我们把她喜爱的那黑衣男子也带回比慈星,那时候,她自然会随我们回家的。”死教母笑了起来。

“教母,我们比慈星物种的进化远远优越于地球几十亿年了,让地球上的落后物种进入比慈星,我担心会导致我们比慈星物种退化。”神鸟有些担心。

“神鸟,你放心,我不会让黑衣人真正进入我们的家园的。只不过为了引导生教母回家而已。”死教母怜惜地看了红莲一会,然后和神鸟飞离了红莲,到森林里寻找麒义。

红莲见那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和巨鸟离开,心里有些怅然若失。又回想起麒义奋不顾身地保护自己,内心感觉到甜蜜而痛苦,忧伤地唱到:“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蝉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在安置好小可拉熊后,她开启了气体保护罩,回到了山洞。

麒义随着麒正和麒新在参天古树间跳跃,不曾想森林的气候如沧海桑田般巨变,三人被冰封后又奇迹般复生,在寻觅到一处安生立足的山洞后,麒正正准备询问麒义在森林里两年的情况。“麒义,莲儿需要你,快随我们走吧。”一阵空灵而悠远的声音响起、如蜜般侵入人心。听到这迷惑人心智的声音,麒义有些迷茫并随着声音的方向走去,麒正立即点了他的穴道使他动弹不得,并封住自己和麒新的听穴。

“教母,那个矮小的地球人真是人中杰者,居然能抵抗生教母眼神和您声音的迷惑,其意志力超出凡人。要不打开黑盒子,把装着谋朝篡位的丑恶灵魂注入他身心。”神鸟有些佩服麒正。

“不,他叫麒正,是黑衣忍者组织中八大首领的老大,确实非同凡人。但他们的养父文豪无论地位、能力、智慧和意志力均是人中龙凤,是约瑟飞的外公,我准备把这个黑盒子送给他。呵呵,神鸟,先消除他们刚才的记忆,把麒义带回他住的钟乳洞。然后我们先随着麒正麒新去看看文氏家族的事情。”死教母在确定红莲是生教母后,本打算放弃最后一次试验,但经神鸟这么一说,对地球人强烈的好奇心牵绊了她急于回家的步伐。只见她轻轻挥动雌绿星:麒义回到了钟乳洞、就如被物体撞击了大脑、他感觉有些疼痛并昏沉沉的睡去了,小可拉熊见主人回来,也依偎到主人身边酣然睡去;麒正和麒新感觉一阵迷茫也昏睡过去。

上一篇:红莲出洞奇景 下一篇:相逢难料恩与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