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恋

返回目录

第五十八章 无情有情各自品

第五十八章 无情有情各自品

“小姐,文玟小姐来了,还有羽载舟和他的养女同来。”田美刚进别墅,明明迎面而来说道。文玟走过来轻轻抱住田美,在耳边悄悄说道:“田美姐姐,姐姐,他是我的男朋友羽载舟,您知道他的,是大雁市的新闻播音员。那小女孩是他收养的,叫昭文成。您帮我亲自看看,以后也好给大哥和父母亲大人说。还有姐姐,我找到自己的孪生姊妹了,等您看后带回文家给家里人一个惊喜。”田美笑了,低声说道:“姑娘长大了,有心上人了,好啊,我先帮你考考他,看配得上我们文家小公主不?孪生姊妹啊?看来我们文家又多了一位公主了。”

羽载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环顾四周,这是王宫驿馆最高级的度假别墅,客厅里几株高大绿叶水养盆栽;墙是玻璃透明的,有鱼儿在水中徜徉,是海洋生物的情形。小昭看到这墙里面的海洋生物,好奇地请明明给自己解释是真是假。明明早就清楚文玟在大雁岛的社交活动,心里也非常喜欢小昭,就牵着她介绍别墅的结构。

羽载舟看到一个披着卷曲长发的女子和文玟走过来,心想这定是文家的大少奶奶,那和文玟是截然不同的女子:文玟是深山老林幽泉纯净清凉而善良、一颦一笑都让人毫无戒心而自然接受;这位女子确如百花之冠牡丹般雍容华贵、如月亮般高洁而不可攀、音容笑貌虽然和蔼可亲、但神情间自然流露出的高贵让人略微局促。田美和羽载舟握了握手,然后说起了文家在双雁镇筹建的项目,田美请羽载舟做项目的宣传总监、并主持大小仪式;并说报酬是以年薪计算,是羽载舟正常工作的几十倍。羽载舟听了大概的项目介绍后说:“如果和我正常的工作日程没有冲突,我会全力支持文家在双雁镇的项目宣传的,至于宣传总监,我个人觉得还是请文玟胜任较好,我会尽力辅助文玟的。”羽载舟是何等敬业和热爱新闻事业的人,对此等高职高酬的诱惑断然拒绝。

田美对文玟笑了笑,眼睛眯成一条缝,她开始欣赏起这个一脸凌然正气的年青人了,和自己丈夫文睿的神情略微相似。文玟看了,知道已经通过大嫂这关了。

第二天,郑成田美一行人到双雁镇约家,和飞妈一家相聚,其热闹不说;田美又请飞爸出面,宴请了大雁市和三镇的达官贵人和各界知名人士,一路下来挥金如土,旁人看来咋舌惊异;然后田美又亲自拜访大雁岛的各个老人儿童和妇女慈善机构,并解囊豪捐;并邀约了大雁岛的妇女权益联合会分会会员,在政法大学做演讲【女性如何带领慈善事业发展】。一时间大雁岛的民众如众星捧月般关注和喜爱着田美,被其非凡的智能和仁慈所折服。

就在人人都在谈论郑成田美的时候,一个不入世俗红尘的天才女子却在黯然神伤,丈夫连续几日不归让她前所未有的忧郁起来。

田一郎像一头落魄的饿狼在山助理的家里,他不想回家,他害怕自己恶劣的心情传染给智美慧。雁回党最近资金紧缺,上次大灾难为了争风头,捐献了大部分的活金。而且田家部分不良资产亏本出售,优良资产也损失殆尽;在双雁镇投资冷藏食品的生意也失败。最近他又了解到宠物保护法出台,他派山助理在大雁岛收集宠物肉来做冷食的行动也将受到阻碍。山助理汇报了在大雁市和三镇非法收集宠物的事情:“老大,我们最近的黑道买卖不太顺畅。我让手下们用结实的冰棒来打昏宠物,冰消融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这方面也没有出任何纰漏。不过在小飞他爸主导的宠物保护法生效后,所有宠物都戴上了一个声控装置,被冰棒碰到后,就会发出尖利的报警声……”二人唉声叹气一阵,也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

田一郎看着田家世代的产业即将败落在自己的手里,心里又害怕让智美慧知晓;智美慧从不过问田家财务,她那里知道经营商业、柴米油盐挣钱养家的幸苦啊,虽然她的画价值连城,但她的吃穿用度行都是最奢侈最豪华的;田一郎从不让她吃一点苦受一点累,每天新鲜的牛奶花瓣植物沐浴、每天喝的是专人专车从森林里采集来的新鲜矿泉……

田一郎比智美慧大十五岁,但田家到现在都还没有后代,不过爱妻之心胜过了传宗接代之心;智美慧是田家收养的孤女,从小就生得如天使般美丽不入凡尘,而且从小就显示出绘画的杰出天才,被田家上下爱惜得如公主般尊贵,和田一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田家那里舍得将如此天使般女孩嫁出田家,长大后就和田一郎结为夫妻了。

山助理看出了田一郎的复杂矛盾心情,安慰道:“田主席,恭喜你快要当父亲了。”“当父亲,怎么回事情?”田一郎一下蹦了起来,他知道智美慧不愿意生育。

“昨天,我给慧夫人送画纸,慧夫人牵着我女儿的手说,‘不久你就会做姐姐了,不知道是妹妹还是弟弟,但我喜欢妹妹。’”山助理拍拍田一郎的肩膀说:“慧夫人不愿意生育,却还是为您孕育了,您该勇敢地回去面对她。您是他心里唯一的靠山。本来三月她要去来雁岛的海边木船休养,但她现在都还没有启程。”

田一郎终于踌躇地回到田府,双手插在裤兜里,低着头。智美慧看着丈夫,禁不住两行热泪,抱住田一郎泣不成声:“如果多一个人隔在我们中间,让你欢乐让你忧虑,让你的双手一回家就不得空闲,你还会几天不回家吗?”田一郎何曾看到爱妻哭成这样,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竟然比他竞选当官还紧张百倍,再加上爱妻有喜,一时间竟然言语堵塞。智美慧看着丈夫傻傻的张着厚厚嘴唇的表情,转忧为乐,噗哧一笑:“有什么大不了的,回家和我说说不就解决了吗,这样吧,我替你向市长夫人请假,就陪我到来雁岛游玩半个月,如何?”

夫妻二人正在呢喃恩爱的时候,山助理来到田府,说文家的二小姐文玟预约明天前来拜访慧夫人,说一定要亲自见慧夫人。

“文家二小姐?那文家大小姐文馨和我已经是好朋友了,多么美丽睿智的女性。也好啊,我似乎和文家小姐有缘啊。一郎,就让她来见我吧。”智美慧牵起田一郎的手,略微撒娇地说到,从小到现在,田家就甚少让她与陌生人接触。“好啊。”田一郎勉强答应了。转身悄悄地对山助理交待了一些细节:“尽量少让夫人说话,夫人心地纯厚,哪里晓得世人心机险恶。”

早春三月绿树鲜嫩、唧唧喳喳的小鸟儿们随着文玟一行人等欢声笑语。文玟和郑成田美等一行人坐在观光马车里,两匹健硕的白马拉着雕花香车缓缓前行在雁回镇的马路上;文玟将在大雁市医院所发生一切告诉了田美,并千恩万谢地搂着田美,说起了自己的双胞胎姊妹吕美丽。雁回镇的“马路”是真正意义上的专门留给“马儿”行走奔跑的路,雁回镇长期由雁回党的势力掌控,田一郎的父亲在来雁岛的海边拾到智美慧的时候,小小婴儿的裹身布上有一匹白马儿的图像,他感恩上天赐给他如天使般的女孩,就在雁回镇专门修建了“马路”,挨着日常的“车道”。久而久之,就发展了旅游用的观光马车。

雕花香车来到田府门口,文玟和明明下车进入田府;田美和其余人等则继续前行,准备去拜访庄嘉金六。山助理带着她们来到画家的客厅,智美慧正坐在沙发上调试茶几上的画盘,“天使般的女子,也难怪田主席不让慧夫人抛头露面,这红尘俗世难免会沾污了慧夫人。”文玟第一眼看到智美慧,禁不住脱口赞叹道,心里暗暗称奇:“总觉得在那里见过她、或是和自己所亲近的人有相近之处。”山助理心里恨恨道:“也就看着你是文家小姐,以及慧夫人同意了,怕违背我们夫人心愿。不然那里容得你们这些世俗之人仰慕我们夫人的天容。哼。”

“山哥哥,你先带着她们赏画,等我调好了画盘,再和她们交谈。”智美慧仍然专心调着画盘,因为和文馨已经交好,对文家人的腼腆也就荡然无存,见着文玟赞美自己,也就欣然地接纳。

文玟和明明站在一幅人物画前:画中一位庄重威严的老者,眉毛发白。“我觉得画中的老者和文父略微有些神似。”明明悄声在文玟耳边说道,“对啊,我也有同感。”文玟悄声回应道。

“文玟也喜欢这幅画吗?文馨上次来拜访的时候,也被这幅画所吸引。正好,这也是我最爱的画像之一。你们看,每次我看着他的时候,都感觉他在看着我,和我对话。”不知何时,智美慧来到她们旁边。明明常年保护着郑成田美、把田美视为天人一样尊贵,也见着如文玟、飞妈、郝母、以及王宫里的出众女子等,不想见到智美慧后,按捺不住内心的波澜:“真是世上仅有的女子,那音容笑貌何曾受世间的烦扰,世俗并没有在她的神情和音容笑貌中留下任何的烙痕。”智美慧见着一个浓眉大眼的、身形矫捷精干、留着浓厚长辫子的年轻女子愣愣地看着自己,走过去牵起明明的手说道:“我也曾听闻在郑成田美身边有一位智勇双全的女友和护卫,就是你吧。如果我有幸有你这样的女伴相伴,那该多好。”

“哼哼,慧夫人,约好绘画的详情后,您还有其他的安排。”山助理见智美慧言语多了起来,立即过来打断谈话。“啊,也难得我和文家有缘,你就再多给我些时间吧。”智美慧回应了山助理。

文玟见状,说道:“我家郝母贵体欠安,诚邀慧夫人能亲自到文府为她画像……”“不行,我们慧夫人从不出田府为别人作画,这个规矩不能破了。”山助理打断文玟说话,严厉地说。

“我们文府也何曾是平常人等能进入的地方。能受邀进入者是何等的荣幸和尊贵。”明明插话道。不料智美慧非常喜欢这个浓眉大眼的女子,听后并不生气,落落大方地又牵起文玟的手,自然地说:“这样吧,正好我要到来雁岛休养,来雁岛和鸿雁岛相邻,文家有文玟这样纯净的女子、明明这样忠实的女伴,郝母定是不同凡响的。我会让山哥哥安排郝母到我木船上,我亲自为她作画。”

大画家智美慧在来雁岛的海边木船,建造得非常神奇:常年散发着木质的香气、有盗船者想接近木船,不想在几十米外就昏厥;文玟和明明也曾听说过关于这艘木船的神奇。

在约定好绘画的细节后,文玟和明明离开了田府。山助理脸露不悦、酸酸地说到:“慧夫人,您还没有征得主席同意,就让外人进入木船。您希望有女伴,正好,主席说您有孕在身,想请一位贴身的女伴护卫您。我、我这个半老头子就不中用了。”

“惠儿我自幼被田家宠爱,你也如哥哥般疼爱我。怎么你现在变得见外了,叫我‘慧夫人’。小的时候,你不都称呼我为‘惠儿’吗?惠儿有山哥哥这样的兄长,是何等的福分,惠儿心里感恩上天还来不及呢。”智美慧咯咯地笑了起来、心里非常明白山助理是非常爱护她。她想起了小的时候,田一郎的父亲抱着她骑在白马上游玩,不想白马突然狂奔,她从马上坠落,山助理那时候十多岁,山家是田家世代的至交和辅臣,山助理飞奔过来垫在地上,她落在了山助理的怀里没有受到丝毫伤害。她随手拿起画笔,勾勒了一幅山助理酸酸的模样,并在旁边签字到:惠儿此生以有山哥哥为荣。山助理拿了画,心里高兴得乐开了花,这是第一次他心中的女神为他画像,他竟然忘了和智美慧说再见,就回家了,并尽心竭力地安排智美慧为郝母画像的事情。

上一篇:亿金散尽还复来 下一篇:儿童会内情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