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恋

返回目录

第五十五章 相思始觉海非深

第五十五章 相思始觉海非深

凌霄遵照吕老太太和老爷的意愿,带着吕美丽从王宫直接来到大雁市的医院。庄嘉金六已经从重危病房转到可以探视的疗养病房。金六的性命虽保,但双腿却重伤致残了。

凌霄在金六面前愧疚不已。金六却坦然一笑,反而安慰起红脸书生来:“失去双腿之痛也仅仅是人的身体上的伤痛,定比不上您失去亲兄弟的心痛。”吕美丽则留在了医院帮着金六处理儿童会的事情。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昭文成也来到医院准备陪着金六妈妈,不想刚见到吕美丽,就叫了一声“文玟阿姨”。美丽一愣,小昭再细看,这是个和文玟外貌一样,但却是有着长长自然卷发的姐姐。

羽载舟第一时间报道了庄嘉金六的境况,和小奴隶的遭遇。再加上严小煨与王宫医院的医生争抢女奴隶的事情还余热未消。飞雁王国的民众在看了报道后,全国掀起一股愤怒的浪潮,将凌霄和凌资两兄弟推上了风头浪尖,奴隶人肉市场第一圈也在这股浪潮下被立即取消。凌资和小脸心腹等一帮暴徒也被关进了监狱,等待移交联合国判处死刑。救助贫困儿童会以及庄嘉家族所掌控各会的会员,都自发地组织了和平游行,要求在飞雁王国取消奴隶买卖,取消奴隶人肉市场。本来在媒体面前极端低调的凌霄也发表电视讲话,对公众道歉。

庄嘉金五对妹妹伤残悲痛不已,郑成天翔搂抱着爱妻,轻声地说:“凌资被送到联合国,如果联合国的专家觉得凌资在某些方面有利用价值,就会像对待小孩谋杀案的怪物一样,消除其记忆,暂缓死刑。而以凌霄那通天的本事,要在联合国保住弟弟性命,也难说。我最近忙着为政法大学的教授们出版销售新书。不过你金一大姐或许能助你一臂之力。”金五像柔顺的小猫一样依偎在丈夫的怀里,丈夫犹如大地一样浑厚隆重,就是她激情的发源地。听到丈夫这一提醒,金五想起大姐金一正好在征集万民请愿书。

金五立即联络了大姐,第二天她带着庄嘉家族所辖各会所呈上的万民请愿书,到王宫觐见国王和王后,请求勿将凌资送去联合国,而是在飞雁王国破例执行绞刑。

王室一向对庄嘉家族尊崇有加,历朝历代都维系着良好的关系,并且恩赐庄嘉家族免去觐见的繁文缛节。国王王后在自己的私人书房接见了金五。国王接收了万民请愿书,没有表态,龙眉紧锁。王后被金五的热情所感染,认真倾听着金五述说社会功德宣讲会最近的一些大事件。当金五说道大雁市市长约旭的新书【功德与法律】、自己也在电视台义务宣讲这本新书的时候,金五热情的褐色大眼睛散发出激动无比的光辉,就像深春后的绿树流溢出的希望,激发着生命成长。国王听了也禁不住地靠拢过来,被凌资事件所困扰的不快也荡然无存。

在这外面金碧辉煌、里面权利角逐的深宫里,何曾有如此激情热烈、爽朗明快的女子,金五的到来,让国王和王后内心的热情被调动起来。一向谨言慎行的国王放开了话匣子,说起自己巡视红花烟草种植生产基地所发生的惊险事情。

红花烟草种植生产基地在雄雁岛,岛上的土壤和气候都比较适宜种植烟草,岛上大部分种植烟草的烟民来自附近的其他几个岛屿,而本岛的居民则因为土地被占用、以及地主的关系等,基本都成了管制外来烟民的小主管。在大雁市举行庆祝建国日后一个星期,国王就收到了大雁市联合雄雁市、所做的关于市政广场起火事件的报告:其中有关于丧夫女的事情、烟草基地烟民生活状况的调查、烟草生产加工和出口近况、和烟草市场运营和盈利等的报导。

飞雁益怡公主和国王乘着飞机俯瞰雄雁岛,有着美丽整齐的种植基地,规规矩矩地被现代化的生产机械所耕耘,“砰砰”空中一阵彩带飞舞,烟民们驾驶者农耕小飞机,喷射着彩带举行欢迎仪式。

“太棒了,如果这里种植的是佛语花,在旁伴有庙宇宫殿,并朗诵歌唱那佛经诗篇,我们飞雁王国岂不是会太太平平,人心也恩爱相融相乐。”飞雁润慧和文慧也一同陪伴益怡前来,在空中看到一片如海面微波起伏的红花,不禁想到了文慧送自己的佛语花。“呵呵,现今烟草贸易是能带给国民福利的行业。如果冒然取缔,恐怕其负面影响会超过烟草本身带给人的危害。”文慧和润慧讨论起来。国王带上了大王子,大王子又邀请了小飞一同前来。小飞亲身经历了市政广场起火的事件,和大王子说起了丧夫女。

飞机缓缓降落,在飞机场,欢迎的人群翘首相望,雄雁市的市长和基地主管们都严阵以待。国王一行人正从机舱走出,准备从梯子走下飞机,前面是两个王宫侍卫,国王在第三位,第四位也是一个侍卫、他就是黑衣忍者组织在大王子身边安插的麒项,后面则是大王子益怡公主等,每人后面都跟随着一个王宫侍卫。

几架小飞机从空中也缓缓降落在跑道上,其中一架小飞机在跑道上突然加速,向着国王的飞机直面冲来。第四位的麒项见此情形,突然挤到梯子前面,飞身跃到地面,然后从腰腹间抽出一把枪,向着机舱口喷射,只见一个巨大的麻网张开,国王前面的两个侍卫则左右挟持着国王、投入麻网;其他的王宫侍卫也搂抱着自己护卫的主人纷纷投入麻网。这不是普通的麻网,此乃用特殊的材料编制而成的能防火、防水、防毒气的网络。

眼看着小飞机就要撞上国王的大飞机了,欢迎的人群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呆了,在瞬间几秒的时间里,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情。

麒项抓紧麻网的一端,一个燕子飞身,跃到旁边一辆机场的观光大巴车上,启动自动驾驶模式,然后奋力拉动麻网。这时候,小飞机已经撞上了大飞机腰身,砰然一声,一阵巨响下熊熊烈火腾空而起烟雾飞腾,梯子被撞击向旁边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圈,麻网里的人被转动的梯子碰到,搂抱着小飞的侍卫被梯子尖角撞伤,昏迷过去;小飞尖叫起来,手臂也被划伤,鲜血顿时外流;护卫着主人们的侍卫们基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动梯子击昏过去;文慧不顾伤痛,立即把飞雁润慧抱住并护着她的脑袋;飞雁益怡也不顾自己安危护住大王子。因为梯子巨大的转动力量,麒项也被附带着从大巴车顶端摔落,但仍然抓紧麻网的一端。

就在这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人群反应过来,惊呼、尖叫和慌乱奔跑,乱做一团,急救、消防和警笛声也传来。

麻网里的人虽然被拉离了飞机,但重重地被摔在了地上,有昏迷、有碰伤。而此时飞机被撞后产生爆炸燃烧,伴随着火星和烟雾、飞机的机翼等残片正向麻网里的人坠落袭击而来,麒项用力拉动麻网,无奈麻网却纹丝不动。“最危急的时刻到了,翔云、翔云,快救救我们啊。”小飞猛然想起教母送给自己的礼物,急切地呼唤着翔云,鲜血滴落到翔云腰带上,一个少女的脸型突然若隐若现地在小飞面前微笑。小飞感觉到自己腾云驾雾般地移动了,麻网奇迹般地移动起来,燃烧爆炸的飞机残片与麻网插肩而过。麒项暗自惊讶,怎么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麻网拉动,就在念头瞬间闪过的时候,医务人员、消防和警察等已经赶来,救出了麻网里的人。

这是一场多么巨大的危机,所有在场的人都又惊又怕。而大飞机里,王室的形象造型师、书记官、营养师和医务应急师还没有来得及走出机舱,不幸遇难。

急救人员从小飞机的残骸里找到了一具满目全非的女尸,但经过验尸官和红花烟草基地主管的辨认,这具女尸就是丧夫女。

事故现场被严密封锁。飞雁益怡在略加休息后,听取了对事故的初步调查汇报,一小时后代表王室做了一次简短的新闻发言。人们在躁动不安和惊异的同时、开始关注丧夫女的四个孩子,最大的孩子有十二岁了,在警察面前,他回忆说:“自从爸爸得了肺癌,去世后,妈妈就非常抑郁和暴躁,常常打骂我们。上次妈妈参加了大雁市的庆祝建国日活动,在医院休养了三天后,回到家里就经常哭泣。一次我听到妈妈和一位陌生大姐姐的谈话,她对妈妈说‘你夫君因为国王不再进口香烟的政策,积劳成疾而死,如果你有一大笔金钱能让你的孩子们生活无忧无虑,你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为你夫君复仇吗?’我妈妈做了肯定的回答。从那以后,妈妈似乎变得快乐了,还常常哼歌。”警察继续追问他所说的大姐姐是谁。“我仅仅听到妈妈和她对话,没有见着姐姐的摸样,不过那声音好美,就像天籁一样。”孩子认真想了想,还不时地看护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母亲的去世让他成熟了许多,看护弟弟妹妹的重任让他没有时间悲伤。

因为四个无辜孩子的天真和可怜,人们对丧夫女的痛恨减轻了。

“啊呀,国王和三公主等都平安无事,是最值得我们飞雁王国庆贺的事情,看来国家会日益昌盛繁荣。”庄嘉金五听到国王细述在红花烟草种植生产基地的惨案后,发自内心地赞叹起来;“那些在事故中受伤和死亡的无辜群众,确实要好生的抚恤一番啊。如果那四个孩子没有被人收养,到我妹妹的儿童会来吧。”金五感到伤心、眼眶里湿润了;快乐和忧伤情绪的交替瞬间发生变化、真诚而自然流露,王后和国王都惊讶但却又不觉得她矫揉造作。金五被邀请参加国王一家人的私人家宴,金五爽快地答应了。

飞雁润海是国王私人家宴的常客,王后也视其为己出,海边稽查局总管严建平也受邀出席家宴,他们刚从雌雁岛回来。在去雌雁岛的路途中,润海看了王后带给严建平的信:信上说了一些温暖的家常关心话语;附带说了说帕莎的事情,并要求查查帕莎的过往家世;最后则请严建平将润海王子护送回王宫;信中夹了一张王后家人的家庭生活照,照片中最突出醒目的是王后妹妹吕美丽、吕美丽抱着母亲、将头颅放在母亲的肩膀上、自然地微笑着。

严建平特意查了查帕莎,确实如帕莎自己所说的状况;雌雁岛是飞雁王国的移民岛,居住着来自世界各国的不同移民,社会状况比较复杂和难以管理,严建平处理了一些紧要的事情;在护送润海王子回宫的途中,他细细看了王后信中的照片,那微笑的年轻女子给他太深的印象:就像深山里的野百合、沐浴着大自然的恩赐却没有受到凡尘俗世的污染、自然清新。稽查局的工作生活严密而谨慎并且充满了危险、严建平日夜都绷紧了神经高度负责忠实于自己的责任、哪来的儿女情长的心思;他年轻时候有一位相爱女友、但因为自己在处理事故的时候不慎使其死亡、这件事情一直是他心里的负罪和阴影挥之不去,这也是他长年独生的原因。照片中的女子给了他一些温暖的感觉、而王后的问候也让他心里感觉很好,于是禁不住和润海聊起了王后一家,当他得知这个女子是王后的未婚妹妹后,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那是他多年都没有的一种又担心又着急又心动的心情。

“帕莎,就是我在人肉市场看中的女奴隶,原来她真是受了委屈的好女孩,要不你和她说说,到我家做小保姆,我们也能帮她缓解受伤的心灵。”家宴后,金五则和润海说起了帕莎,润海答应了。润海将此事告诉了帕莎,帕莎见王子没有留她之意,也就强装着高兴地答应了并感谢了王子的救命之恩。

严建平向国王汇报完雌雁岛的现状后,王后则邀请他到王妃吕蓉美那里看望父母、聊聊家常。吕老太太和老爷一看严建平,就非常喜欢:一个中等个子的稳重中年男人、行为言语都气度雍容、和国王一样的方形脸神情坚定。“我的小女儿从小就陪在我们二老身边、照顾我们,这次她是第一次单独离开我们到大雁岛,哎呀,也难为她了,不过也是为了那金六姑娘。金六姑娘真是世间罕有的奇女子啊,美丽跟着她做事,我们也放心。不过严大人回到大雁岛后,多替我们照顾金六姑娘,也看看美丽。”吕老太太知道王后想将美丽介绍给严建平,也就无意有意地对严建平说起这些。但严建平却非常有心地记着了。

王后非常喜爱庄嘉金五、将她视为闺蜜好友,破格许诺会再和国王谈谈凌资是否移交联合国的事情。金五高兴地溢于言表,然后和严建平一起回到了大雁岛,一路上都对金六残废的事情唏嘘不已。

话说凌霄回到府邸后,给了那鬼眉三人一笔丰富的奖金,让其交给家人,然后鬼眉三人自行投案自首。一天夜晚,凌霄来到郑成府邸道歉,庄嘉金五闭门不见。凌霄经历了这场伤痛和喧嚣,身心已经极度疲惫,看到金五拒见自己,在伤口上又被撒了一把盐。郑成天翔调和道:“你和凌霄也是同学,他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何况虽然凌资是凌霄的弟弟,不过他们的人品行为那是天上地下之分啊。”金五这才勉强地见了凌霄。看到心爱的人,凌霄无语。金五却难消妹妹伤残之痛,说道:“你明明知道凌资的恶行,却不早日阻止他,导致我妹妹伤残。你还有什么德性能胜任那政法大学的校长。还有,王妃副宫也是他指使人烧毁的。”听到金五的责备,凌霄知道她已经原谅自己了。凌霄无语:凌资就像他自己心里的另一个极端恶魔,如今这个恶魔已经彻底从他自己的身体里消失了。天翔则坐在旁边翻看书籍。海晶又看到这熟悉的情形,悄悄打电话给约瑟飞说:“那个在电视上道歉的红脸叔叔又到我家了。”

就在凌霄离开郑成府邸的时候,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从一间侧屋走了出来,凌霄一看,本来深远的目光瞬间变得犀利无比,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那女子柔弱的外表和她走路时候的坚定沉稳丝毫不匹配。于是悄悄问海晶:“晶晶,这位姐姐是谁?”海晶开心地说:“凌叔叔,是我妈妈刚请来的小保姆,叫帕莎,刚从王宫里来。我妈妈说她以前在奴隶市场受了很多苦。”凌霄和海晶用小指拉了拉勾,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约定,你妈妈正在生我气,不过家里有什么不对的,或你觉得小保姆有什么不对的,一定要及时告诉叔叔。”

飞妈和小飞也从王宫回来了。文玟心里思恋着羽载舟,就向父母说到大雁岛看姐姐,也正好为郝母邀约大画家智美慧定下时间。文玟和姐姐说起了奴隶市场和凌霄凌资两兄弟的事情。约旭说道:“他们就像人的两个极端,对自己的人生拿捏不好就会成为一个极端恶魔凌资,拿捏好了就成为一个极端君子凌霄。”飞妈笑了:“那你现在是凌霄还是凌资呢?”约旭悄悄地回答道:“对你一个人的时候,我是凌资哦。”一天下午,羽载舟打来电话,邀约文玟到医院看望庄嘉金六,也邀请小飞一同前往,说是自己的养女和小飞一个学校。还说要给文玟一个惊喜。

小昭趴在金六的身旁,说着一些孩童的天真愉快的趣闻,逗得金六不时地愉快欢笑。羽载舟向电视台请了两天假,也陪着小昭来看望金六,此时,正坐在病床旁边翻看书籍。猛然抬头,一双清亮纯净的眼睛饱含着浓浓深情正看着自己,“文玟,来见见小昭的金六妈妈。”羽载舟走到门口,牵起文玟的手,把文玟引到病床前。金六打量文玟良久,突然说道:“你和吕美丽一定是双胞胎姊妹,那次海盗大战,我在人肉堆里拾到一岁左右的美丽的时候,美丽穿着一个红色绣花小肚兜,她的旁边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红色绣花小肚兜。美丽,你出来吧。”从病床边的一个屏风后面,走出一个长长卷发的女子。

文玟和吕美丽相互看着对方,就像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嘴边右下角都有一个黑痣,眼睛黑亮善良,不同的是一个短发窈窕健美,一个卷发纤细柔和。金六眼眶湿润了,哽咽着说:“我的心愿终于完成一半了。你们看,这是你们的肚兜,我还保存得完好。上面绣有你们亲生父母为你们取的名字。文玟你叫江妹妹,美丽你叫江霞霞。我拾到美丽的时候,在人肉堆里又寻找了一天一夜,都没有看到另外一个肚兜的孩子,那时我非常遗憾,就保留了这对肚兜,希望将来有一天姊妹团聚的时候再还给你们。”金六刚搬到疗养病房,小昭就告诉了金六妈妈关于美丽和文玟相像的事情,于是金六就让美丽到雁回镇自己的家里取了这对肚兜来,还让羽载舟约了文玟前来相认。文玟和美丽抱住金六,三人都失声痛哭起来。

一个粘贴在病房外面窗户旁边的一个夜行人看到这一幕,激动地差点从窗户旁掉下去,他就是江哥哥。江哥哥化妆成病房清洁工,进入金六房间,在经过文玟和美丽身旁的时候,轻巧地获取了她们的几根毛发,并近距离暗自录下了二女的身形样貌,之后,从医院的血型和基因库里调出了二女的血型及基因;回到山洞后,和自己的毛发以及血型做了基因对比,基本一致。

寂静的山洞好不容易又来了一个好消息。红萝愉快地到森林里采集了一些野味,红莲更是喜欢这种惊喜的消息,用极致的聪慧和手巧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和江哥哥三人在山洞里举行了一场庆祝欢宴,但江哥哥决定暂时不和妹妹们相认,等海盗大战的真相、还有红萝和公主的身世之谜被调查清楚后,再兄妹、姊妹团圆。

上一篇:情似朝云无觅处 下一篇:弹指间三十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