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

返回目录

第四十九章 爱财如命

第四十九章 爱财如命

大夫人此刻正在安国公送的茶叶铺子里打点。安国公送的茶叶铺子可谓是日进斗金,大夫人日日看着账本脸都要笑得烂了去,就连这个月的衣裳首饰都多给宋芊芊做了许多。偏偏这日最忙,大夫人坐在账房里看着账房先生一笔一笔的算账,心中早就乐开了花。

正与账房先生讨论今日的收入时,贴身的丫鬟却匆匆的跑来,看着大夫人欲言又止。大夫人心中一阵不耐烦,想到府中的破烂摊子语气更是沉了几分:“说罢,什么事?”

那丫鬟小心翼翼的看了大夫人一眼,支吾着道:“也不知是谁,竟将小姐新做了准备去狩猎时穿的裙子划烂了一个大窟窿,小姐伤心的要死,如今还在老爷房里呢?”

 “什么!”大夫人猛地站了起来,小丫鬟不由得吓得一哆嗦,抖抖索索的道:“这事已经查明了,是大小姐身边一个丫鬟不小心将老鼠放进了仓库里,才会有这样的事情,老爷,老爷说了,待到大小姐回来自会给大小姐做上一身更好的衣裳.

大夫人心乱如麻.天知道她根本不是心疼那件衣服,对于如今的她来说衣服又能值得几个钱?她这几日时常不在府中,早告诉了宋芊芊身边的几个丫鬟要将宋芊芊看得紧一些,不要出了什么让宋芊芊失控的事情,可究竟还是发生了...不行,她得赶紧回去看看才是.

账房先生是个机灵的,看着大夫人慌乱地站起来,连忙低头道:“夫人,这账本尚有几处不甚清楚的地方,若是夫人有空改日我再来找夫人.

大夫人微微点头,由着账房先生去了,转眼间神色变得极其凌厉,眼睛狠辣地看着那丫鬟:“是大小姐让你来的?

“不是,奴婢想着大小姐的衣裳坏了定然伤心,便自作主张前来和夫人说一声.”那丫鬟低着头无比恭顺地说道.

“你这丫头倒是个机灵的,回去定然赏你!”大夫人沉凝下了神色,这件事究竟是人为还是偶然的尚未可知,然而她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了!一时间震怒再加上担心宋芊芊会说出什么不妥当的话,大夫人扶着小丫鬟的手急急忙忙的走了回去.

看门的是从前在大夫人身边干了五年多的老钱,看见大夫人急急忙忙的进来不由得转了转眼睛珠子,连忙笑着点头哈腰起来:“夫人,您可回来了,老夫人和老爷都在书房等着您呢.大小姐也在.

老钱到了此刻倒也算是个通透的,这句话里颇有一番讲究在里面.一方面告诉大夫人,老爷和老夫人已经生气了,另一方面告诉大夫人,宋芊芊还在书房里哭,还没走呢.大夫人也顾不得再细问一些情况,只得微微点头示意知道了,便抬起脚往里面走.

老夫人沉着脸坐在屋里,看着眼睛哭得通红仍然不知悔改的宋芊芊,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芊芊丫头,我自小看着你长大的,从小便是个聪明伶俐的,我也格外疼你.只是这件事你却做的有几分不对,那丫头自己分明也是承认了是不小心让老鼠咬的窟窿,你为何非要说是宋初丫头做的呢?你可莫要让祖母心寒啊.

说罢老夫人还安慰性地拍了拍宋芊芊的手,示意宋芊芊莫要再说了.

宋芊芊虽然平日冲动,但并不是个不知道看人脸色的,看了一眼宋进贤发黑的脸色也就慢慢止住了哭泣.

大夫人慌慌忙忙地走进来,看见老夫人一言不发地望着她,心中不由得一沉.

是了,老夫人一向不愿她为着那个铺子抛头露面,更何况那个铺子还是自己的娘家送的,她当然看不上了.大夫人心中不屑,但在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表露,只得恭恭敬敬地上前道:“娘,我回来了,不知出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你难道不心知肚明?”老夫人掀了一下眼皮,古井不波的说道.

“娘说笑了.我刚刚从铺子里回来,怎会知道出了什么事?”大夫人面上依旧恭顺的说道,“莫非是芊芊这孩子顽皮,又惹了您生气不成?

宋进贤冷哼一声,面色颇有不虞:“你每日只知道去你那铺子里算钱.怎知芊芊这几日被身边的下人教坏成了什么样子!

“茶叶铺子怎有孩子重要?你身为宋家妇人,就应该将孩子教好.如今整日放着芊芊不管在外面抛头露面,像个什么样子!”老夫人这句话说得颇重,大夫人一下子便白了脸色,只得苦笑道:“娘和相公教训的是.

那茶叶铺子乃是舅舅送给她和母亲的产业,又有什么错?宋芊芊在心中腹诽.面上不由得便露出几分愤愤的神色来,声音不大不小的说道:“只是那铺子毕竟是舅舅送给咱们的,若不精心打理岂不荒废了?再者,爹爹为何对那宋初如此偏颇,竟然不帮女儿报仇!

“芊芊,莫要胡说!

大夫人连忙喝止,果然看见宋进贤的神色更黑了一层.还未来得及教训宋芊芊,只听得门口一个清浅的声音道:“你说我剪了你的裙子,证据在哪里?

宋芊芊闻声看去,果然看见宋初穿着一身浅绿色裙装站在门口,发丝随意地梳了一个花样.浅绿色的裙子上绣着花草的花纹,更加上宋初本身皮肤就白,这样一看竟很有几分清浅的意蕴,看惯了大花大绿的老夫人也情不自禁的眯了眯眼睛,眼神当中露出几分赞赏的意味来.

“你,你怎么敢出现在我面前!”宋芊芊气得咬牙切齿,“不用装好人了,我就知道是你,一定是你!那老鼠怎么可能偏偏就进了我的新衣服里面,为何我贴身的丫鬟竟全都看不见衣服被弄破了,一定是你搞的鬼!

“姐姐莫要开玩笑了.”宋初不卑不亢地直视着宋芊芊的眼睛,“妹妹我一向不爱穿衣打扮,这是众人都知道的事情.再说了,我弄破你的衣服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用处,姐姐永远都比我漂亮,这是不能否认的现实呢.

大夫人沉声道:“芊芊,你真是魔怔了.你妹妹怎会无缘无故弄坏你的衣物?何况你妹妹可是朝廷命官,御赐的好东西多的是,怎么会看得上你那件衣服?

“母亲说笑了,宋初永远都是宋家四小姐,紧守本分才是我应该做的.”宋初的回答立刻赢得了老夫人的赞许,笑着点点头慈爱地看向宋初.

宋芊芊不忿地看着宋初,没想到宋初竟然抬起头直视着她的目光,眼中流淌着一丝丝的不屑和嘲笑.宋芊芊明知宋初是在气她,却还是被眼前的宋初气得没有办法:“为什么你们都听她的,不听我的,莫不是你们不喜欢我了不成?难道就因为她是朝廷命官,我们就都要巴结着她过日子不成!

“大小姐有些乏了,送她回去好好歇息着.”老夫人也不恼,转过头对着身后的婆子淡声道/那婆子何等机灵的人物,立马拖了宋芊芊就往外拉扯:“我的大小姐诶,今天厨房做了雪融银耳汤,奴才这就去给您端一碗到屋子里,您先歇息着...

眼见宋芊芊被拉回了房间,老夫人才转过身和颜悦色地对着宋初道:“好孩子,真是难为你了.这几日就要出发,回房好好休息吧.今早御史大人家的送来一些新鲜的樱桃,这个季节可是买不到的,最是止渴生津,我让丫鬟送去给你.

宋初笑着答应一声,转头对着宋进贤和一脸苦涩的大夫人行了个礼,正色道:“本来女儿今日是不想来的,但女儿不愿让大姐这般误会自己,甚至恨上自己,所以还是要来和大姐说上一声.

“嗯.”宋进贤出乎意料地对宋初温和了一些,点点头道:“你做的很对.

大夫人只觉得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口中的词汇像是无意识之间跳出来的一般:“初儿真是个好孩子.等会儿我就让芊芊去给你道个歉,姐妹之间可不能因着这一点小事便生分了.

“母亲说的是,只是道歉就不必了。”宋初乖顺地点点头,带着银桃回去了。

大夫人的神色随即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这宋初从来没有像其他小姐那样喊过自己“娘亲”,总是“母亲”“母亲”地叫着,听起来十分生分.还是说,她知道了那件事情?

应该不可能.大夫人随即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要知道四姨娘那女人一生谨言慎行.胆小如鼠,就连死的时候还哭着求自己放过宋初,不可能会对宋初说什么.

难道是府里有人对宋初说了什么不成?联想到今天宋芊芊的事,大夫人的眼神不由得变得深邃起来:看来,府里的人是时候来个大清扫了。

老夫人默不作声地看了大夫人一眼,慢慢地起身:“我是真的老了,有些事情也不愿意去管你们。只是还是莫要太过分的好!”

宋进贤忙诚惶诚恐的笑道:“怎么会?您还年轻着呢,正是宝刀不老的时候。”心里却不由得想,若是老夫人真的没了,那他就得在家丁忧三年,三年之间能发生多大的变化又有谁知道呢?怕是到时候,皇上都换了人了。

看着老夫人走远了,宋进贤含怒看了一眼大夫人,冷笑道:“我的夫人可真是出息了,真是日进斗金,财源滚滚啊。”

大夫人揉了揉涨得发疼的头部,没好气地道:“你怎么不想想我这是为了谁?府里的开支,你还习惯收集字画,这哪一样是不要钱的?再说了,你府里这一个个女儿眼见着长大了,嫁人的嫁妆总也要是有的,芊芊到时候可是要一大笔呢。”

上一篇:你想我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