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

返回目录

第四十六章 木人舞剑

第四十六章 木人舞剑

太子闻言大笑一声,看向宇文厉的目光中也透着几分不善:“一向听说二皇弟剑术学得一等一的好,不如今天就让我们长长见识如何?”

宇文厉平时最是温和翩翩公子模样,今日尽管再掩饰也难免笑得有几分僵硬:“大哥过誉了,今日乃是各位大臣齐聚之时,文臣武将不知有多少,哪里轮得到我班门弄斧?”

太子闻言不悦,“那就是说,二皇弟不肯给我做哥哥的这个面子罗。”

“太子殿下此言言重了。我只是觉得剑术不精,不敢献丑而已,别无他意。”宇文厉连忙解释道,脸上温文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诚恳。

宇文乾脸上带着几分捉摸不透的笑意,拿起桌子上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

皇后的长指甲上涂着红红的蔻丹,轻轻地敲了敲华美的椅子表面,声音轻不可闻。

“既是厉儿羞涩,那便罢了。只是终要有个舞剑的,不知在座的可有自告奋勇,愿意试试的?”皇后开口道。

武将吴江上前一步,沉声道:“启禀皇后,微臣愿意试试。”

皇后脸上浮起一丝笑容,点了点头示意二人开始。

冷凌冽的琴声果然不同凡响,闻声只觉像是整个人飘到了战场上一般,刀剑无情,一个个战士纷纷倒下,化成了一堆白骨,只剩下悲壮的乐声在天地之间回荡。吴江剑术使得极好,轻轻挽出的剑花更是让人看的目不暇接。

冷凌冽的乐声停了半晌,众人方才从身临其境的战场中清醒回来,不由得感慨万分,一些经历过战争的武将甚至已经开始偷偷哭泣起来。

“今日本是众位齐聚的大好日子,本不该教诸位伤心落泪。”皇后缓缓说道,“只是昨日有人闯进军机处,拿了我宇文王朝的军事战略图,此人武功极高,竟无人拦住。”眼见台下的各个大臣都开始慌乱地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今日请了大家来并无他意,也没有怀疑诸位的意思。诸位皆是我宇文王朝的肱骨之臣,我又怎会怀疑?不过是通知大家这件事情罢了。”

已经有老臣站起来开始弹劾自己心中可能会偷盗军机处文件的大臣。皇后心中带着一丝不屑,美丽的脸庞上却只是淡淡的笑意:“如果诸位有确凿证据,请一定要告知陛下。我只是一介女流,不便听政,还请大家谨言慎行。”

太子冷哼一声没说话。

宇文厉听完自己身边一个老臣的清白证明,微笑着道:“方兄不必担心,只要没做皇上便定不会冤屈于大家。”

太子猛地回头看向宇文厉,“若是有人偷了呢?”

“父皇一向英明,关于这件事也会赏罚分明的。”宇文厉心中恐惧万分,脸上却还是淡淡的说道。

“听说五弟今日有东西玩给大家看,不知是何物?”宇文乾将太子和宇文厉的争斗看在眼里,暗叹太子蠢笨,恐不堪大任,装作无意地转了话题道。

“就是此物。”宇文瑞举起一个木头人儿来,?脸上还带着几分洋洋得意的笑容,“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和工匠们一起做的,准备待会儿献给父皇呢。”

皇后饶有兴致地坐直了身子,“哦,是什么东西?”

“是一木人,能够上战场杀敌。”宇文瑞恭恭敬敬地说道,引得周围一阵惊呼。

“木人?木人要如何杀敌?”吴江惊愕地站了起来,目光里带着一丝怀疑:“五殿下没有上过战场,自然不知战场是如何残酷血腥。这样的木人到了战场上也只有挨打的份吧。”

吴江是武将,倒不觉得自己的话略微粗糙了些。宇文瑞也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将军请看。”

那木人竟随着宇文瑞的一个手势自己动了起来,举着一把木剑倒也挥舞得真像那么回事,将普通将士的武艺模仿了个十乘十。

“五殿下学富五车,此木人儿更是精巧至极。但即便如此,木人儿也是一砍就烂的,怎么能真正上场杀敌?”吴江对宇文瑞表示了佩服,但仍有重重的疑惑。

“借你的刀一用。”宇文瑞随手招了招皇后身边的侍卫。那侍卫看皇后一眼,皇后面无表情地朝着他点了点头,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刀送来。

“当啷!”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锋利的佩刀砍在那木人身上,竟然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木人迅速地回身和那刀过了几招,竟然不是一般的迅速。

“这……”

众人不禁瞠目结舌,开始热烈地讨论起来。吴江的反应最为激烈,吃惊地睁大眼睛说了一堆赞美的话。

“诸位过奖了。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在这层木头中间插入了一层精铁罢了,平常是看不出的。”宇文瑞笑眯眯地说道。

不务正业。

宇文厉表面温文尔雅地坐在那里,心中却冷笑一声,同样都是母妃去了的皇子,这宇文瑞却如此不知上进,没日只知道倒腾破木头,等到太子登基以后估计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且不要说宇文鸠和他母妃每日野心勃勃,就连一脸无害虚弱地坐在那里的宇文乾,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宇文瑞一向心思简单,且极其喜欢倒腾机关之类,因而从未参与过皇子之间的争斗。皇上一向喜他心思单纯又懂得孝顺,常常将其招进宫中说话,也算是得了皇上庇佑,多年来才能平安长大。

宴会结束的时候还尚早。

宇文厉只觉伤口疼痛至极,强忍着疼痛站起身告辞,若不是他用强大的意志撑着估计早就疼得叫出声来。只是他脸色苍白,额头上的冷汗还是出卖了他。

“咳咳,三哥,你是否有些不适,脸色怎的这般不好看?”宇文乾将手放在唇前虚弱地咳了两声,方才开口问道。

宇文厉若无其事地道:“无事,可能是有些受了风寒。”

宇文乾了然地一笑,“三哥可要注意身体。”

“三哥四哥,今日还尚早,若是没什么事的话一起去见见父皇如何?”宇文瑞抱着木剑,侍卫为其拿着木人,上前问道。

“父皇一向工作繁忙,况且今日已经过了一半。以我之见不如改日……”

“这主意甚好。”太子笑眯眯地打断了宇文厉的推辞,“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现在就去见见父皇。”

“我没什么意见。”宇文乾见三人同时望向自己,不慌不忙地说道。

宇文鸠不明真相,倒也点点头道“既然诸位都去,那我自然也是要去的了。”

宇文厉咬咬牙,强行露出一丝笑意:“既然如此,我就随大家一同前去吧。”

……

“皇上有旨,请诸位进殿——”门口的洪公公拉长了声音,恭敬地道,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意。

宇文厉看在眼里,不由得冷笑一声。这洪公公是个成了精的人物,向来狗眼看人低,最起码自己单独见到他的时候可是从来不见他笑,只有冷冰冰的一张娘娘腔脸。

“啪!”

其他四人都朝着宇文厉看来。宇文瑞更是关切地道:“三哥,你没事吧?”

宇文鸠也诧异道:“你怎的会绊了一跤,莫不是昨晚干了什么,所以身体虚空不成?”

他刚刚想得太过入迷,竟然不小心在门槛上绊了一跤。宇文厉不由得咬牙,低声道:“我没事。”

太子冷笑一声,也不多言,大踏步走了进去。

宇文浩南今日心情尚好,看见皇子们更是难得地笑了笑:“近日功课如何?”

五位皇子一一禀报完毕,宇文浩南转而将注意力放到宇文瑞带着的木人儿身上来。宇文瑞又演示一遍,宇文浩南神色颇有惊喜:“不错,不错。这样一来就可以将木人点着,前去杀敌,敌定不敢碰它。充当先锋倒是很好。”

宇文瑞得到了认可,笑得很开心:“父皇谬赞了。”

宇文浩南欣慰地摆摆手,“传令下去,军中即刻制造一批这样的木人投入使用。”

宇文厉感觉很不好。他刚才被绊了一下,伤口当时便已经裂开了一些,甚至能感觉得到温热的血在泊泊流出。偏一向言简意赅的父皇今日却说个没完,甚至没有赐座,他只好脸上挂着微笑强撑到现在。

太子今日倒是颇有耐心,还向宇文浩南讲了几件民间最近发生的趣事儿。宇文厉心知太子已经对他产生了不小的疑心,但只要他这次能够成功地拿到军机图,那么一切都将不再是问题!

伤口似乎又裂开了一些,加重了好几倍的疼痛感在瞬间肆虐了他的全身。皇后刚刚不揭穿他,果然是料到了他还会来宇文浩南这里,想要借着宇文浩南的手除掉他。

区区一个女人,也敢这样算计他!他偏不让她如愿,偏不让她如愿!

偏不……

“啊!”一声呻吟不受控制地从宇文厉口中溢出。

宇文浩南目光如炬地看向这里,一直没出声的宇文厉居然脸色苍白,满脸冷汗,眼神中带着一闪而过的惊恐。

“厉儿,你怎么了?”

上一篇:戏子身世 下一篇:风云阁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