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

返回目录

第四十二章 神秘生意

第四十二章 神秘生意

宋芊芊和大夫人离开的第二日,宇文厉还是见到了安国公。

安国公一向不喜这些皇子们,一眼也未曾看过宇文厉,只将手中酒盏里的酒一饮而尽,竟连宇文厉的来意都不曾问。

宇文厉眼中闪过一丝懊恼的神色,但被很好地掩饰了下去,重又笑得温润如玉:“国公就不好奇,我来的目的是什么?”

安国公冷笑。他得了这样大的利润谁人不知,只是想要分一杯羹,也得先撒泡尿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抬起眼睛瞟了宇文厉一眼,安国公道:“我和聪明人从来不说暗话。既然你开出了这样的条件,还请告诉楚某你能为我做点什么。”

宇文厉“哈哈”一笑,自以为潇洒地打开了手中雪白的折扇:“和国公说话果然爽快!我要国公茶叶生意的两成纯利润,不知国公肯不肯给?”

楚襄听得这话,蓦地便想起大夫人和宋芊芊的要求,又想到最近几日乔若雪仍旧这样倔强,对他甚至还有几分恨意,心中冒出一股无名火来,冷笑一声道:“没听见我之前说的话吗?我问你凭什么开出这样的条件!如今世道是怎么了,一个个说话藏头露尾,就连皇子也成了这样,当真让人恶心!”

“你……”宇文厉气得只想站起来痛骂楚襄一顿,想到自己今日是来求人的,便生生止住了口中恶毒的话语,勉强一笑道:“国公莫要责怪,我也只是先把自己的条件说到前面罢了。至于答应与否,国公可自行决定。”

安国公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宇文厉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慢慢地道:“我有金刚钻,方敢揽瓷器活儿。不知国公对当今军火生意可感兴趣?”

“哦?”安国公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眼中神采奕奕:“我在南方打仗多年,自然知道军火生意的利润几何。只是二皇子虽然贵为皇子,却也并不是个生意人,如何便能与我合作军火生意?”

宇文厉含笑不语。安国公沉思了一会儿道:“若你说的是真的,我自会与你合作。想要与我合作,先拿出你的诚意来吧。”

宇文厉心中一喜,晓得这件事八成能成功,站起来含笑道:“那我就不打搅国公了。三日之后,我会将取信于国公的东西命人送到国公手上,还望到时候能愉快合作。”

“那是自然。”安国公“呵呵”笑了几声,“我就静候二皇子佳音了。”

宇文厉回到府中,静静地坐在书房沉思。只听得门外“咔嚓”一声极细极小的声响,顿时浑身温和的气息尽数散去,眉毛几乎竖起,厉声道:“是谁?!”

一个美貌侍女轻轻推门进来,手中还端着一壶热腾腾的茶水和一些点心。

“回二皇子的话,是小婵。爷数日来忙碌奔波小婵都看在眼里,今日特地亲手做了一些点心和茶水,还请爷赏个脸。”那女子脸若桃花,笑容和话语更是令人如沐春风一般,隐隐透着些期盼。

宇文厉皱眉,眼中狠厉的光芒一闪而过:“等等,是谁告诉你我整日忙碌奔波的?我昨日陪着太子赏鸟,今日去逛了花街,不知你口中的忙碌从何而来?”

女子一惊,随即低头道:“是小婵说错了话,还请爷责罚!”

宇文厉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中已经是一片平和:“到我这儿来。”

小婵心中一喜,道是皇子终于晓得了自己的好处,连忙上前娇笑道:“爷已经数日没去过小婵那儿了,小婵实在想念爷想念得紧……”

宇文厉抬起手打断了她要说的话,捏起一块点心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脸上带了一丝捉摸不透的笑容。

“所以,你今日不是来了?”

小婵大喜,身子更是如同没有骨头的蛇一般缠上了宇文厉的身体,眼睛里似乎能够滴出水来,微微张开嘴,手中似是不经意一般在宇文厉身上打着圈。

宇文厉低声笑了笑,带着些茧子的手抚了抚小婵的脖子,随即手上一用力,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阴冷!

小婵脸上的笑容微微一窒,还没来得及说话便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头上新戴的那支簪子叮叮当当落在地上。那是……那是她进府之前娘用了身上所有的家当给她买的,全家都以为她这是掉进了福窝,她也曾是这样以为的,可是似乎根本不是这样。

小婵软软地倒在地上,眼睛还是不可思议地大睁着,脸上的笑容还未褪去,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宇文厉不带丝毫温度地看了地上的人一眼。这是他用得最顺手的通房丫头,他也不想这样。只是他的秘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即便是有一丝一毫的迹象也不行!

拍拍手叫来护卫,宇文厉不带丝毫感情地指了指地上的人,冷冷地道:“找个地方埋了。”那人恭敬道了句是,将地上的尸体毫无痕迹地拖走了。

是否能和安国公联盟并且获得他的信任,对于宇文厉来说太重要了。宇文厉沉思了一会儿,屈起手指轻轻扣了扣书桌表面:“去给太子府递个帖子,明天我要见大哥。”

“是。”

宇文厉的算盘打得颇为精准,却不知的是这边宋初早已洞悉他准备做什么,命小婵暗中递了消息给宇文乾,说要见他。

傍晚时分,宇文乾果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来了。宋初看着从窗户跳进来的宇文乾不禁抽了抽嘴角,朝着宇文乾行了个礼,淡淡地道:“几日不见,四皇子近日可好?”

宇文乾一直望着宋初,发觉她神情坚定而不失温柔,眉眼间已有了几分长开的样子。眼前女子人淡如菊,不知不觉间他嘴角已牵起一抹浅浅的微笑。

“还不错。你让银桃带话说要见我,可是有要紧的事?”

“正是。”宋初顿了一顿,“四皇子似乎很快要和安国公结成联盟,让人不得不防。”她低声说道。

“如此机密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宇文乾有些诧异,似乎每次看见她总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安国公风头正盛,怎么会和二哥结盟?”

宋初垂下睫毛,不敢将事情说得太细,怕引起宇文乾的怀疑:“我也是无意中听姐姐说的,似乎安国公肯给二皇子两成的茶叶利润。至于达成了什么交易,我并不知晓。此事事关重大,我不得不来见四皇子。”

宇文乾“唔”了一声,笑道:“我知道了。天色不早了,你回去吧,凡事小心。”说罢竟上前一步,整了整宋初因急切而有些凌乱的披风。

宋初顿时觉得脸上有些发烫,连忙后退了两步方才站稳:“四皇子,告辞。”

宇文乾望着宋初急切地离去的身影,不觉有些好笑。说她胆小,她却偏偏做起事来胆大心细,让人找不到一丝破绽;说她胆大,此刻却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一般,就连他一丝一毫的接近都不允许。

宇文乾摸了摸脸,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最近整日在男人堆里打滚,所以魅力下降了?”

身边的暗卫撇了撇嘴角,勉强才不笑出声。

宋初一时间走得飞快,就连一向走路快的银桃也紧着赶了几步路方才追上。看着宋初脸上似乎带着些不正常的红晕,银桃怔了怔道:“小姐,你走得太急了,看脸都红了。”

宋初没接话,步伐也没有丝毫减慢。银桃不解地挠了挠头,她说错话了吗?小姐为什么不理她?

宇文乾沉思了一会儿,招手叫了人来:“去和太子府下个帖子,明日我要见太子。”

宋初刚刚回来,云晓便迎了上来,脸上挂着几滴汗珠,急急地道:“小姐,你去哪儿了?可算是回来了!老爷都派人来催了两趟了,都被我说你在换衣服搪塞过去了。你这会儿要是再不回来,我可真的是拦不住了。”

正说着,大夫人身边嬷嬷的声音不远不近地传来:“四小姐可在?”

宋初“嗯”了一声,叫云晓:“快请嬷嬷进来,我衣服已经换好了。”

那张嬷嬷等不及进门便陪笑道:“哎呦我的四小姐,可算是换完了!老奴可是已经来了两次了,若是小姐再不好夫人和老爷都要急死了!”

宋初望了眼张嬷嬷笑得跟一朵花一样的脸,直接选择了无视:“可是有什么事情?”

那嬷嬷狗腿地笑道:“四小姐去了不就知道了?肯定是大大的喜事!”

宋初不禁苦笑了一下。宋进贤叫自己,怎么可能是有喜事?更何况旁边还有个大夫人。当下也不多说,点了点头便随着张嬷嬷去了。

宋进贤摆着正直慈祥的笑容,望着刚刚进来的宋初欣慰地点了点头,来不及追究宋初请了三次才到的这件事:“初儿近日仿佛长高了些。”

大夫人也含笑道:“正是。”

宋芊芊把玩着一块透明的宝石,不屑地撇了撇嘴。

宋进贤也未多说,直接切入主题道:“初儿,你母亲已经去了两年多,我朝守孝只需一年便罢;即便是有再大的悲痛此刻应该也过了。何况你现在身为二品女贤,没个好出身总是不好听。我问了老夫人的意思,她也是同意的,不如今日便将你过给大夫人名下,你意下如何?”

宋初心中冷笑。这恐怕又是大夫人想出来的主意,这样一来不仅可以给宋芊芊增加名声,更是可以随她拿捏了!

“回父亲的话,初儿不愿意。”清冷的声音在屋中响起,众人不禁都怔了怔。

上一篇:茶叶铺子 下一篇:当众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