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

返回目录

第四十一章 茶叶铺子

第四十一章 茶叶铺子

安国公大约晓得乔若雪身边似是有这样一号人物,正是乔若雪素来看重的丫鬟,不觉有些犹豫。

宋芊芊早已和乔若雪结下梁子,况且现在若是让那丫头逃脱了,以后说不定还会来找自己的麻烦,便皱了皱眉低头不胜怯弱地啜泣道:“原来是那丫头这般金贵的,倒是我冲撞了贵人,在这里便和舅母道个歉。说罢对着跪在地上的乔若雪盈盈一拜。

大夫人的表情看起来无比诚恳:“嫂子也莫要怪我多嘴。丫鬟若是有了主子的样子,难免日后奴大欺主,不知又会闯出什么样的乱子来。对奴才好也要有个限度才是。”

安国公极爱面子的人,听得大夫人和宋芊芊的话语,自觉脸上再挂不住,怒道:“那丫鬟再留不得了。若雪,你也休要替她求情,今日必定将她打三十大棒赶出府去!”

那丫鬟被两个家生子按住,自知今日恐怕性命难保,伏在地上哭泣道:“夫人莫要替奴婢伤心,早晚要保重身体。若儿一时糊涂,犯下这样大错,也不值得夫人替奴婢求情,只愿夫人今后岁岁平安,身体康泰。”说罢便在堂上“咚咚”磕了几个头,被家生子拖下去了。

平日里百般恩爱,如今只是被人说了几句便要将自己的丫鬟逐出府去,简直是在生生打自己的脸。乔若雪心中又怒又悲,暗恨宋芊芊母女二人心肠狠毒气量狭小,怒视着安国公道:“若是你要把若儿赶出府去,就干脆连我一起也赶出府好了!你只听信这两人的片面之词,根本不曾信我,却不知眼前这两人真真是狼子野心,让人心寒!”

安国公在沙场上杀伐决断从不曾有人敢当面反对,何况他处理了那丫头又如何不是为了乔若雪着想,不禁大怒:“你竟为一个丫鬟自请出府,哪里曾有一点当家主母的样子?这安国公夫人,不当也罢!”

乔若雪本就是个烈性子,听了安国公的话更是如同一通雪水浇在她身上一般,只觉得心中冷得彻骨,咬着牙道:“国公说的对,我本不配成为安国公当家主母,如今便请国公休了我吧。”

大夫人忙急道:“国公,万万不可。即便是夫人有错,可你二人毕竟是皇上赐的婚,岂是说换就换的?”

乔若雪听得大夫人这一番话,只觉无耻荒诞至极,不觉冷笑道:“既然我有错,便请宋夫人一条一条告诉我我的罪过在哪里?我不曾妄想要空手套白狼,去分国公的股份,我不曾对一个丫鬟下狠手,更不曾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怀恨在心,更不曾挑拨他人关系。且问宋夫人,我何罪之有?”

大夫人一时语塞,只觉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甚是难看,宋芊芊适时解围道:“舅妈这样说就不对了,国公的茶叶生意也并不是你做主的,眼下更没有这个道理去指责我等。何况我母亲乃是好意,舅妈怎能如此不识大体?”

“我曾闻说宋家大小姐样貌极美,又有才学,这两日本有意结交,谁知却只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乔若雪冷冷地盯着宋芊芊,掩饰不住嘲笑的神情:“知道的,这是当今宰相宋进贤的夫人和女儿;不知道的,也不晓得是哪家穷亲戚来打秋风!”

“乔若雪,你给我闭嘴!”

楚襄再也忍不住,扬起巴掌狠狠地往乔若雪娇嫩的脸上甩去。他这般努力是为何?还不是想要让世人再也不能看不起他和他的家人,自尊绝对不容践踏!

大堂上一下子静了下来。

乔若雪的半边脸瞬间留下一个通红的手掌印,似是要滴下血来一般,她被打得有些摇摇欲坠,但还是坚持笔直地跪在大堂中间,目光里不无恨意。

安国公有些后悔刚刚的冲动,但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冷冷地看着乔若雪道:“想必你还没有摆清楚自己的位置吧。你嫁到了国公府,便是我楚家的一份子,我妹妹尽管不才,你也没有半分权利指责她!来人,将国公夫人给我带下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得踏出房门半步!”

乔若雪直愣愣地被几个嬷嬷搀了下去,只是临走的时候看了大夫人和宋芊芊一眼,那眼神让人不由得遍体生寒。

大夫人忙笑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在我看来就算了吧。何况若雪更是皇上赐的婚,万万没有这样做的道理。”

这些话再次勾起了安国公心中愤怒的情绪。他冷笑一声,不屑地道:“什么狗屁皇上赐的婚!还不是因为我手中的兵权,派个女人来看住我就是了。妹妹不必管她!那茶叶生意既然是我的,断断没有自己享用荣华富贵却让妹妹受苦的道理,京城的茶香斋便送与你。”

大夫人闻言,不禁吃了一惊:“那茶香斋竟是你的产业?”

安国公不免有些傲气道:“正是。本想交与乔若雪打理,万万没想到她竟如此不识大体,何况宋进贤这些年只顾着什么劳什子清廉的名声,倒是让妹妹你受了不少苦。这茶香斋便是我赠与你的,若推辞便是与我见外了。”

大夫人心中狂喜,还欲假模假样地推辞一番,宋芊芊却再也忍不住,娇笑道:“如此我和母亲便多谢舅舅了。几年不见,舅舅竟有这般本事,真是让芊芊仰慕得紧。”

安国公更是自得不已,大笑道:“这算什么,待到你们回府之时,我定会再送上一份大礼,让你们风风光光的回去!”

宋芊芊心中窃喜不已,那茶香斋可是京城最近新开的茶叶铺子,无论要什么茶叶都有的。里面装修更是一等一的豪华,京城一些贵公子们都喜欢前去坐一坐,据说如今已经是一座难求,如今安国公将这样一个铺子送给她母女俩,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三人又坐在一起扯了些闲话。正当宋芊芊和大夫人准备告别的时候,国公的心腹悄悄进来,禀告道:“国公,那丫鬟还在外面押着呐,该怎么处理的,还请国公拿个说法。”

安国公毫不在意地挥挥手:“杀了吧,找个坟头埋了就是。到时候若是夫人不问便罢,若是问起来,你就说是当日便暴毙身亡。”

心腹训练有素地回道:“是。”便退了下去。

大夫人和宋芊芊对望一眼,神情各异。宋芊芊心中充满了小人得志的喜悦,那丫鬟竟敢看不起她母女二人,如今便是她自食苦果,怨不得别人!

大夫人心中暗暗震惊,宇文王朝法律极其严格,不允许私自杀人,即便是签了死契的丫头也要经过官府允许才能动手。那丫鬟一看便是乔家当了半个主子养着的,必定是乔若雪的心腹。安国公这样说杀就杀,权力当真炙手可热!

宋芊芊则想道:那丫鬟穿得比我还好,一看便是个傲气的,今日更是当面顶撞我,如今便叫你得意个够!

外面的若儿已被几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悄悄拖了下去,没发出一点声响。

待到宋芊芊和大夫人临走那日,安国公果然送了许许多多珍贵东西,什么百年的鹿茸,拳头大的宝石,名家的画作……满满堆了两车。宋芊芊看得眼睛都直了,这样珍贵的东西宋家恐怕一样都不会拿出去送人,甚至根本就没有。

且不说大夫人和宋芊芊如何心满意足,宋进贤心中却是无比烦闷。看着大夫人亲自拿着笔一样一样将所有礼物登记入册,脸上掩不住得意的笑容,宋进贤忍不住开口道:“这样终究不太好。皇上如今正说臣子要清廉为主,何况这样一个惹眼的铺子若是让旁人知道了,恐怕会上书弹劾我了。”

大夫人听得一阵心烦,一甩衣袖不耐道:“若都像你这般迂腐清廉,恐怕我和芊芊早就要被饿死了!你只晓得顾自己的前途,却怎知道府中过日子是要精打细算的?你又怎知道空有一个宰相夫人名头,却无银钱的难处!”

这番话正戳中了宋进贤的心事。他气得眼中冒火,毫不留情地讽刺道:“即便再是个没钱的,也比你嫁过来之前强得多!我兢兢业业顾前途,难道就是为着我自己不成?还不是为了众人着想!”

大夫人晓得这一向是宋进贤心病,只冷笑着斜睨宋进贤一眼,并不多说。

两人在房间里冷战,这边老夫人的屋子里传出一阵一阵的诵读经书的声音。

宋初眉眼清淡,站在老夫人身后专心为老夫人捶肩膀。一个丫鬟匆匆走进来,附在老夫人的耳边说了一番话。老夫人眉头皱得更紧,半晌方才说道:“罢了,恐怕是天意如此。”

宋初细心地将老夫人头上戴着的抹额扶正,倒了杯温热的茶水送到老夫人嘴边:“祖母喝些水。”

老夫人抬眼看了一眼宋初,略有些烦躁地摇头道:“不必了,心里头乱的慌。”

说罢又看了一眼宋初,叹息道:“孩子,你倒是个明白的。可惜没托生到大夫人肚子里,不然我也不必如此烦心了。”

宋初只是笑笑,并未接话,将手中茶水重又放回桌子上。

上一篇:日进斗金 下一篇:神秘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