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

返回目录

第三十八章 回府小住

第三十八章 回府小住

安国公回京已经四天了。

安国公这几日除了在朝中接受赏赐,就是不断地和各个王爷见面,居然连提也没提大夫人一句。安国公夫人早逝,回京之后皇上便专门指了乔家的大家闺秀给楚襄做夫人,大夫人心中难免嘀咕,难道是被那新晋的安国公夫人迷住了不成?

大夫人不免心中焦急,偷偷写了一封信命人拿给安国公。安国公接到信才恍然,自己回京四五天,竟然没和妹妹见过一面,立刻命人来接大夫人和宋芊芊。

楚襄指了身边一直服侍的池山去接大夫人和宋芊芊,以示对两人的看重。

宋进贤得知池山的来意,顿时有些不虞。大夫人虽是楚襄的妹妹,但是毕竟现在已经是宋家的人,哪有哥哥做主将妹妹接回去住的?更何况楚襄竟连招呼也没跟他打,直接派了人来府中要人,怎能不让他心中恼火。

宋进贤沉吟了一下,安国公手握兵权,他并不想也不敢得罪,便道:“这是极好,我命人将她俩随身物品收拾收拾,明日派人将二人送到贵府。”

那池山乃是武将,最不耐烦的便是文人唧唧歪歪,如今见接个人宋进贤都要沉吟半天,心中早就不爽起来,便没什么好脸色道:“不必了,我们国公早就置办齐全,如今只需人到了就行了。”

宋进贤最是惯会察言观色,揣度人心,如今看那池山脸色倨傲,不由得被噎了一下。他虽没有安国公势大,但也是一方宰相,谁见了不是恭恭敬敬,偏安国公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

池山环顾了一眼宋府景色,眼中不屑的意味更浓,亏得还是朝中宰相,常年居住的府邸竟然还没有西南郡王的好,也难怪国公妹妹急巴巴地写信来要见安国公,心中不加思考,张口道:“现在便随我走吧,我们国公将府中修缮了一番,这下宋夫人和小姐可以好好散心了。”

宋进贤气得脸色发青,池山只偷乐,根本不将宋进贤放在心上。宰相又如何?皇上平日很少听他的,说不定连我们国公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宋进贤生气归生气,还是命人将大夫人和宋芊芊护送去了安国公府。

宋芊芊一路开心不已。之前那些所谓的破闺秀们竟然敢不将她放在眼里,如今安国公正得圣宠,就连皇室见了也是畏惧三分,看那些轻视自己的人不瞪烂眼睛,后悔死她们!

“宋夫人,宋小姐,到了。”池山在轿子外恭敬地说道,命人将二人从马车里搀扶下来。

宋芊芊一眼便看见了霸气的安国公府大门,门口两只巨大的石头大象鼻中正喷出水来,大门足有三人那么高,门前护卫更是全副打扮,戒备森严。她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心中全是惊讶、艳羡。

池山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由得炫耀地笑了一下,朝着大夫人、宋芊芊恭敬地做了个手势,将两人迎了进去。

宋芊芊进入大门之后张大的嘴巴就再也没有合拢过。安国公府地上全部铺的都是五彩琉璃的透明砖,要知道琉璃在中原极其稀有,老夫人之前还赏过她一支琉璃的簪子,如今却被安国公拿来铺地。砖下引了不少清澈的溪流,只见溪流在脚下泊泊流淌,却没有丝毫的水溢出来,只拍打在琉璃砖上,像是在敲打美妙的乐曲。

再往里走,珍贵的东西更是不知凡几,看得宋芊芊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大夫人也被深深地震撼了,但随即担忧起来。府邸做得这样豪华,会不会引来皇室猜疑?

池山见大夫人眼中也是满满的惊讶,同时担忧地皱了眉,便知道大夫人心中所想,不禁笑着解释道:“这样装饰正是按陛下的意思来的,陛下还派了人来监工,要不然府邸也不可能这样快就能建好。”

大夫人心中更为惊讶,但为着保持风度也只是朝着池山淡淡地点了点头。

池山恭敬的行了个礼,笑道:“夫人,小姐,我们国公就在前面屋中等候,小的就不过去了,先行离开。若是有机会,还请替小的美言几句。”

大夫人不禁笑着应了,和宋芊芊一起向前走去。

见着多年不见的哥哥,大夫人自然十分激动。楚襄也是一阵感慨,数年未见,他的妹妹变化颇大,竟然已有些显得老态。两人便叙起旧来,而宋芊芊也没闲着,两眼一直滴溜溜地转。

安国公府实在太豪华了。这间屋子一看便是待客用的,黄花梨木的案上放了各种稀奇水果,放在门口的一盏大灯竟然是纯金打造,墙上挂了一幅名家的画作,虽然整体不甚协调,但处处都彰显着雍容华贵,让人心醉。

安国公突然想起什么,朝着外面的侍女招了招手:“去把夫人叫来,来见见我的妹妹!”说罢哈哈大笑,看得出对新纳的夫人很是满意。

乔若雪正待客,闻言便对着众人笑道:“诸位慢用,前厅来了客人,我去去就来。”众人哪里会不给安国公夫人面子,当下便都笑道:“夫人尽管去便是。”

乔若雪急匆匆地来到前厅,第一眼看见的便是宋芊芊滴溜溜乱转的双眼。她出身书香世家,最是看不得这样的人,只是此时却只好将心中的不悦压下,上前和大夫人见了面。

因是来得急,乔若雪并未带什么见面礼,只好将头上一根簪子拔下来道:“我刚刚正在后庭待客,没来得及带什么见面礼,便将这根簪子给了你罢。”

宋芊芊略作推辞,楚襄颇为疼爱地看了宋芊芊一眼,笑道:“拿着吧,长者赐不可辞,她既是你舅母,断没有推辞的道理。”

宋芊芊便道了谢,收下了乔若雪的簪子。只是乔若雪何等冰雪聪明,一眼便知宋芊芊不喜自己的簪子,就连感谢的时候笑意都未到眼底,心中更加不悦,那簪子乃是纯乌木打造,是她嫁人的时候带来的,平时十分喜爱,没想到到了宋芊芊这里竟然一文不值。

宋芊芊也是十分郁闷,本以为这位舅母定会给自己一份大礼,没想到竟然只是一根黑乎乎的簪子,甚是难看。

偏楚襄性格粗犷,察觉不到两人意思,只是笑道:“多年不见,本王甚是想念妹妹和侄女,如今既然再度团聚,定然要在府中多住几天才好,既是一家人,今晚便在一起吃饭。”

今晚不是说要招待四皇子吗?

乔若雪有些纳闷,只是此时却不方便开口问,便只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安国公。

楚襄毫不在意地笑道:“那四皇子有什么好见的?让池山去告诉他,今日我有要事在身,实在不方便,明日再见便是了。”

乔若雪出身名门,从小便被教导不可失信于人,此刻阻止道:“国公,此事恐怕不妥。本已是说好了今晚见面,此时却又推辞,四皇子定然心中不悦,非君子所为。”

大夫人连忙道:“国公千万莫要耽误了正事,我和芊芊要在这里住上几日的,何时一起吃饭不可?今日既然约了人,便算了吧。”

楚襄大手一挥,不耐道:“就按我说的来。那四皇子所为何事我还不清楚,哪有让我将自己赚的钱拱手让人一份的道理?此事我断然不会答应,就让他明天再来。”

苏若雪一怔,便不再劝说。大夫人有些好奇,见楚襄不说,倒也不好意思问。只宋芊芊闻说要和安国公一起吃饭,内心实在激动不已。

楚襄见大夫人好奇,心想既然是亲妹妹,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便如实相告道:“我发现西南地区茶叶极其便宜,再者我又晓得自西南前往中原的近路,如今便做了茶叶生意,收益倒也不错。”

苏若雪对大夫人和宋芊芊的印象并不好,此时和两人说这些事更是不赞同,便轻轻地皱了下眉,终究没说什么。

宋芊芊没什么感觉,大夫人此刻却心中一热。中原买茶叶价格极高,茶叶交易定然是稳赚不赔,楚襄估计也没少圈钱。只是她也只能眼热而已,又想到宋府与安国公府相比起来是何等清贫,心中不由得暗暗叹息。

两人在安国公府乐不思蜀,这边老夫人得知宋芊芊和大夫人一同去了安国公府小住,心中却是极不赞同,对宋进贤道:“我看那安国公府势力过大,何况更是手握军权,日后恐怕不能善终,但愿不会牵连咱们才好。”

宋进贤一怔,笑道:“母亲多虑了。那安国公平定了西南之乱,皇上高兴赏赐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向他们下手?”

老夫人摇摇头,凝重道:“树大招风。如今皇上虽因着安国公打了胜仗高兴,谁知会不会日后又因着这件事对安国公心生嫌隙?芊芊和楚秀还是莫要靠的太近的好,免得惹祸上身。”

宋进贤虽有些不以为意,但还是答应不提。

上一篇:收为己用 下一篇:大胆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