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七章 收为己用

第三十七章 收为己用

“我知道四皇子你没有看上去那样简单。若我有变强的那日,便帮你争夺皇位。”宋初心中有些紧张,但还是直视着宇文乾的眼睛:“作为交换条件,你要将宇文厉交给我处理,如何?”

二哥?

宇文乾怔了一下,好像从认识她的那天开始,他就发现宋初对宇文厉有着莫名的敌意。

宇文乾不置可否,慢慢地将杯子中的酒饮完,淡淡地道:“等你变强那天再说吧。现在的你,还不配和我讲条件。”

小湖周围寂静无人,宋初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梗了一下一般,直憋得脸色通红:“我一定会有那一日的。”

“嗯,我相信。”宇文乾望了宋初一眼,见她白净的脸上飞起一抹红霞,心中觉得分外可爱,不禁向她展颜一笑:“我看人还从来没有走眼过,你一定能够变强的。”

宋初回到宋府的时候,意外地发现曹川竟然跪在宋进贤书房外,神色凝重,但并无一丝愧疚,看见宋初走过来的时候曹川只觉得口中苦涩,眼中神色复杂,低声道:“小姐的恩情,我恐怕下辈子才能报答了!”

宋进贤下令严查宋芊芊房中进蛇的事,没想到曹川查来查去竟然查到了自己头上。他能轻而易举查到的事情,宋进贤自然也能查到,还不如主动向宋进贤交代。

只是这件事从头到尾并没有他的参与,可以说,他根本就毫不知情。大夫人能够将这件事祸水东引,丝毫不引人注意地扯到他身上来,足可见大夫人手段之高明狠毒。

宋初神色淡淡,心中难免有一丝惊愕。上一世曹川从头到尾都是大夫人的心腹,更是府中无比受人尊敬,俨然已经成了一个主子。现在竟然灰头土脸地跪在这里,这实在让她意想不到。

难道说,大夫人已经开始弃卒保帅了?曹川可是一枚绝好棋子,大夫人不要,她要定了!

宋初下定了决心,便含笑道:“曹主管怎么跪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曹川猛地抬头看向宋初,眼中神情复杂难明,夹杂这一丝难言的感激:上次是她救了他的母亲,这次也要出手救他,这样大的恩情,他怎能还得完!

宋进贤的书房里飞速地转出一个眼生的小厮,赔笑道:“四小姐,您来了?老爷等您有一会儿了,茶都要凉了。”

宋进贤不要她管,她还偏要管。宋初佯装没听懂的样子,一边随着小厮走进书房,一边疑惑地道:“父亲,曹主管怎么跪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宋进贤僵了一下,这件事毕竟不光彩,他并不想让宋初插手。只是宋初却仿佛没看见宋进贤僵硬的表情一般,含笑道:“曹主管做事一向忠心耿耿,父亲怎的让他跪在外面。今日风大天寒,有什么事也可以进来好好说。”

宋进贤无奈,只得道:“初儿有所不知。自前几日芊芊屋中出现毒蛇之后我便命人仔细查访,谁曾想竟是曹川做的,让我好生恼怒!”

宋初惊讶道:“原来如此。”低着头似是思量了一番,宋初又抬头疑惑地道:“父亲,初儿实在想不明白。曹主管的身份地位都是宋家给的,可以说没了宋家他什么也不是,又怎的会对宋家动手,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宋进贤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宋初。他从前只当宋初愚笨不堪,虽然有些小心思,到底难堪大用,谁知今日竟让他有些刮目相看。他又不是傻子,自然也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曹川是他一手扶持上来的,平时做事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更何况也在府中呆了十几年了,做出这样的事未免太过不符合常理。

宋进贤沉思着,拿起桌子上的碧螺春轻轻喝了一口。

宋初晓得她的话起了一定作用,趁热打铁道:“父亲,初儿说句不好听的,曹主管要是真有那个心思,断不会等到现在。这件事还是仔细查查的好,万一是被人陷害的,岂不是让奸人得逞?”

宋进贤心中也正是这样想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命曹川跪在外面思过,早就捆了送了衙门。

“初儿说得有道理。那么依你之见,又该怎么办呢?”宋进贤心中存着一分试探的意味,点了点头看向宋初。

“依初儿之见,应撤去曹川的主管之位,严厉责罚。”宋初郑重地说道,这些话一字不落地被门外跪着的曹川听在耳里,顿时热泪盈眶。

四小姐这不是在责罚他,而是在救他。若老爷不责罚曹川,大夫人必定会对他下毒手。只有老爷狠狠地责罚曹川,大夫人方才能放心。

宋进贤心中暗惊,便放下手中茶盏不动声色地打量坐在下首的宋初。只见她穿着一件淡粉色百花裙,鬓发上斜斜插着一只简朴的白玉簪,自有一股沉静的大家闺秀气息;脸孔虽然依旧平凡,黑白分明的眼眸却又透出一丝睿智,竟有些让人移不开眼。

宋初也发现宋进贤在打量她,便含笑与宋进贤对视,眼中丝毫不带惧色。半晌宋进贤方才收回目光,笑道:“正是初儿说的这个理,我原也准备这样做的。”

宋进贤便命人叫了曹川进来,说道:“曹川,当年我怜你六岁失去父母,无人依靠,命你跟着我做书童,一直到今日的大主管地位,你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曹川噗通跪下,声音里隐隐有悲声:“老爷,曹川并无不满,也从未做过对不起宋家的事情!”

宋进贤冷笑一声,“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往大小姐屋子里放蛇的罪名确确凿凿,你还有什么要说?”

曹川用力磕了三个头,才道:“人证物证俱在,我无话可说。只是我愿发誓,若我做过这样的事,便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宋进贤挥了挥手,似是不想听曹川再说下去:“来人,将曹川打五十大棍,降为三等奴才,若再有一丝不轨痕迹,便命人打出府去!”

曹川心知这是四小姐求情的结果,感激还来不及,更无不满:“谢老爷的大恩大德!”

曹川被脱了裤子绑在竹凳上,乱棍不断地打在他的身上,直打得鲜血横流,只欲将他疼死。曹川一边发出闷哼,一边心中暗暗盘算。为着大夫人,伤天害理的事他绝没少做,谁知她竟一朝将他舍去,想让他做了替死鬼,下手便恁地狠毒!平日里极少帮四小姐,谁曾想却是四小姐帮了他,若是他日后不死,这恩情总会慢慢地还。

曹川被打得几乎没了命去,迷迷糊糊之中被人扔到一个装满马料的屋子里,夜里便发起了烧。正疼得迷迷糊糊之间,有人轻轻地拍了拍曹川,轻声道:“曹主管,曹主管!”

曹川勉力睁开眼,看见是宋初身边的云晓,正担忧地看着他。

曹川声音微弱地道:“莫要叫我主管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了。”见那丫头眼中隐隐有泪光,自觉说话欠妥,便又扯着嘴笑了一下:“不知你有什么事?”

云晓摊开手,手中放着一小盒莹白的膏药,在月光下隐隐反着光。

“这是四皇子之前送小姐的药膏,宫里出来的,止血极好。小姐担忧您的身体,便命我送来了。”云晓望着曹川,同情地说道。

“替我转告…你家小姐,定然不会忘记她的大恩大德,来日必将报答。”曹川用尽最后的一点力量接过药膏,感激地说道。

那药膏果真是奇效。只隔了两日曹川便能够下地走路了。这日曹川端了碗糙米饭蹲在门口,正要吃的时候却听见了大夫人身边的得力丫鬟——绿意的声音。

“曹川,大夫人命我来给你送些吃的和药来。”绿意笑道,“不知这几日可还习惯么?”

曹川咽下口中的糙米饭,笑容并不似往常那般热络:“还好。”

绿意只当是曹川如今不似往常的地位才会这样,笑盈盈地将一瓶药膏和一些糕点自篮子里拿出来,又故意压低了声音道:“大夫人还让我给你捎句话。只要你对咱们夫人忠心,自有重新回去的那日。”

曹川看了一眼大夫人送的药膏,不由心中冷笑。像这种品质的药膏,他以前要多少有多少,如今反而被大夫人拿来做恩赐。

他若是等着大夫人的药救命,恐怕早死了!

曹川有些不冷不热地道:“大夫人言重了,我的命就是宋家给的,自然会乖乖听话。”

绿意得了曹川的承诺,笑道:“算你明白!”便起身回去复命了,全然没有看见曹川眼中的一丝不屑和冷意。

安国公楚襄凯旋了。

这可是一件大事,安国公前去西南平乱已有两年之久,如今终于打了大胜仗,西南也答应归顺并每年进贡,皇上可是高兴得紧,自然要重重地赏安国公。

大夫人这几日心情着实不错。她是楚襄的亲妹妹,和楚襄关系可谓非同一般,这次凯旋归来让大夫人脸上都添了层光,宋芊芊更是恨不得马上就见到她的这位尊贵的舅舅。

上一篇:自食其果 下一篇:回府小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