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

返回目录

第三十六章 自食其果

第三十六章 自食其果

第二日,宋府可谓是炸开了锅。

“诶诶,你昨天有没有见到啊?那又白又光的身|子,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原来还真有那么美的,啧啧啧,要是我能……”一个护卫压低了声音,艳羡地说道。

“想地得美吧你!那可是宋府大小姐,你看一眼都已经了不得了,还想什么呢!说不得今天饭碗就不保了,还在这做美梦呢!”另一个昨晚没有见到宋芊芊衣衫不整的样子的护卫酸酸地啐了一口,有些妒忌地说道。

“不管怎么说,反正我看见了……嘿嘿,值了。”那个宋府护卫笑着走远。

宋初远远地听见,不由得勾了下嘴角。看来昨晚宋芊芊为了活命,还是选择了叫人。云晓和玉珠一脸茫然地看着宋初和银桃嘴角掩不住的笑意,呆呆地道:“小姐,您笑什么啊?”

大厅里完全是另一种紧张的气氛。

宋进贤气得头痛,火冒三丈地道:“查,掘地三尺也要查!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做的,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才解恨!”

大夫人口中发苦,只恨自己昨晚大意没有派人守着宋芊芊,慢慢地道:“老爷息怒。我想这事必定是府中某人暗中下的手,所以还得从府中开始找。芊芊最近可有得罪过什么人,惹了谁不快?”

不得不说,大夫人是攻陷人心的高手。短短几句话宋进贤便将注意力迅速转到宋初身上来,沉吟道:“前一段,芊芊倒是和初儿发生过不快……”

大夫人的眼泪即刻便流了出来,叹息一声哭道:“老爷,芊芊自小在你身边长大,是什么为人你再清楚不过了。她平日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又怎么会去有意陷害宋初?当时我便觉得蹊跷,何况宋初被冤枉之后竟没有一点脾气,更是让妾觉得反常,原来……”

原来她是准备将芊芊一举杀死!

宋进贤心中怒火更甚,只是宋初如今不仅是他的女儿,也是朝中女官,在宋进贤心中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便又迟疑道:“我最近和初儿朝夕相处,初儿并非是心胸狭小之辈。况且现在什么都没有查出来,更不能因此定罪,还是好好查查再说吧。”

大夫人心中暗恨,宋芊芊更是委屈地道:“爹爹,为什么你宁愿相信那JIAN人,却不肯相信我?难道女儿在你心中还比不上一个卑贱的庶女不成!”

宋芊芊说话不妥,此刻宋进贤到也没有计较,只是皱眉道:“初儿毕竟是你妹妹,我晓得你心中委屈,只是没有查清楚之前还是不要妄定结论的好。”

宋进贤话还没说完。便正好看见宋初走进来行礼,面色沉静,不由得怔了一下,语气不知不觉中缓和了许多:“初儿,你可知晓昨晚发生的事?”

“已经晓得了。”宋初淡淡地道,“只是此事与女儿决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是刚刚知晓此事。”

“你胡说!”宋芊芊瞪着眼睛尖叫道,“一定是你派你那个会武功的丫鬟把蛇扔进我的屋子的,一定是!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嫉妒我的才学美貌,一定会想方设法陷害我!”

嫉妒她的才学美貌?宋初眉毛微微上扬,差点笑出声,只平静地道:“姐姐怎地每次都把我想成大奸大恶之人?恨不得将我吞吃才罢休。只是姐姐想一想,又有哪一次真的是我做的?姐姐不要冲动,好好回想一下昨晚的场景才是正事。”

老夫人点点头,赞许道:“正是这个理。芊芊,你也不要遇事便没了主见,一心只想着是宋初害你,仔细分析才是真的。”

“祖母,你怎地也向着她说话?我还会冤枉了她不成!一定是宋初,一定是她……”宋芊芊一想到昨晚的场景,便痛不欲生,只想将宋初生吞活剥方才甘心!

昨晚她睡得正好,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是有东西在游动一般,睁开眼睛才发现竟是一条一条的毒蛇!当下便吓得尖叫起来,宋府护卫队倒也机灵,很快就赶到了。只是她却忘记了,自己只穿了一件薄得几乎透明的亵衣。

当下众多护卫的眼睛像是粘在她的身上了一般,色色的眼神竟然毫不掩饰,宋芊芊只恨不得钻到地缝里方才罢休,尖声道:“都给我滚出去!”

有几个大胆的,当时便笑道:“大小姐,你莫不是开玩笑不成?我们若是滚出去了,谁该来替你收拾这些蛇?”

众人哄笑起来,宋芊芊满脸通红,只能紧紧地将被子裹在自己身上,直到大夫人赶来怒斥一番,众多护卫方才提着蛇散了。

宋进贤也知晓了这件事,此时听见宋芊芊在堂上哀哀地哭,更觉得脑子都要炸开了,只怒喝道:“吩咐下去,我若是再听见一个人乱嚼舌头,便叫了人来将舌头绞了去!”

又对着宋芊芊道:“莫要哭了!自己思虑不周全,竟还有脸哭,我都替你感到羞耻!”

宋芊芊听见这话,像是被雷劈了一道一般,怔怔地张大嘴巴不说话,两行泪顺着脸庞缓缓地流淌下来。

大夫人叫屈道:“老爷,芊芊一个女孩子家,遇见那样多蛇又能怎么办,难道不叫要眼睁睁地看着被蛇咬死不成?”

老夫人也觉得宋进贤说得太过分,瞪了一眼宋进贤,转头道:“芊芊就放心好了,定会帮你把人找出来的。你爹爹也是气急攻心,没有别的意思,莫要再哭了。”

宋芊芊慢慢止住了哭声。

宋初料想宋芊芊也不会这般风平浪静,果然中午便跑到宋初的淑兰苑闹事。宋芊芊见了宋初,也不多说话,只一巴掌便朝着宋初的脸扇去。

宋初不闪不躲,银桃上前一把将宋芊芊的手牢牢地握住,不得动弹。宋芊芊气急,眼中怒火似是要将宋初吞噬一般,嘶声道:“宋初,你这贱|人!竟然纵容恶仆伤人,待你做的事被查出,看我怎样将你碎尸万段!”

宋初微微冷笑,偏过头看她,眼中是刀剑一样的锋芒。

“宋芊芊,你见了本官为何不行礼?”

宋芊芊一下子怔住,因吼叫而变得通红的脸此刻变得苍白起来。宋初是朝中正三品女官,论理她是应该向宋初行礼的。

她一个堂堂的宋府嫡女,现在却要向从前她看不起的,卑贱的庶女行礼!这让她如何忍受?

“大胆!见了朝廷命官还不行礼,宋芊芊,你莫不是在藐视朝廷么?”宋初冷冷地道,眼中是不容忽视的威严!

宋芊芊不情不愿地矮下身子行了个礼,只觉得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脸上一般,火辣辣的疼痛,低声道:“问宋大人万福金安。”

宋初冷眼看着,并不叫她起来,直到宋芊芊浑身都摇摇欲坠,宋初方才淡淡地道:“你觉得我就应该是个卑贱的庶女,一辈子任你拿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更觉得我不应该踩到你的头上。对不对?”

宋初不等宋芊芊说话,“可是我今天就要告诉你,我不信命。我的生活本就应交由我自己做主,而你们……”宋初猛地俯下身子看向宋芊芊,宋芊芊的身子不由得一颤:“在我眼中,就如一只可怜的蝼蚁一般。”

宋初说罢,看也不看还维持着行礼姿势的宋芊芊,便准备离去。“小姐,大小姐还在那里行礼呢。”云晓小声提醒道。

“正好她也该好好学一学规矩了。”宋初似是不经意地说道,直将宋芊芊气得几欲吐血。

“对了,还有一件事……”宋初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宋芊芊,“忘记提醒你,随口污蔑朝廷命官,可是很重的罪过。”

宋芊芊恨恨地看着宋初,眼中怒火熊熊燃烧着,但她幸亏还没失去理智,眼中挣扎了半日,最终还是低声道:“宋大人,对不起。”

“不必了。”宋初大方地说道,“我一向不与小人一般见识。”说罢转身离去,看也不再看宋芊芊一眼。

宇文乾不久便得知了这件事。他靠在船上哈哈大笑,惬意地饮了一口酒:“不错,这件事你做得对,十分解气!”

宇文乾一身白衣,这样放浪形赅的姿势更是让他平添了几分明朗的帅气,几乎晃了宋初的眼,她转过眼,静静地看着小舟在湖中扬起一圈一圈的波澜,慢慢地道:“四皇子过奖了。”

宇文乾笑容一凝,不再说话,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宋初淡淡地看他一眼:“我想四皇子这样隐秘地把我叫出来,定然不是为了喝酒吧。”

宇文乾看她一眼,“只是想看看你近况如何罢了。”

“无论怎么说,还是得感谢四皇子。”宋初真心实意地说道。若是没有宇文乾的插手,她不会成为三品女贤,不会和太后走得这样近,更不会有会武功的丫鬟救了自己的性命,复仇之路定然不如此顺利。

宇文乾不经意地笑了一下,仰头喝下一口酒:“我说过了,帮你可是有条件的,你不必谢我。”

“是什么条件,可否告知宋初?”宋初问道。宇文乾下了这样大的本钱,要她做的事情定然不会这样简单。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宇文乾一笑,“说了以你目前的水平也做不到,等你做得到的那天我自然会告诉你。”

“既然如此,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宇文乾似笑非笑地看了宋初一眼,“说来听听。”

上一篇:死有何惧 下一篇:收为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