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的左旋柳

返回目录

第六十六章 后记

第六十六章 后记

左旋柳是青藏高原特有的一种植物,雪山脚下、荒原旷野、拉萨河畔、人行道旁,无处不有它的身影。主干像侏儒一样粗短,枝条像从来没有梳理的头发那样凌乱。梢头、枝缝、根间夹挂着狂风扬起的沙石泥土、破袋烂衫,根本无美感可言。

然而左旋柳生命力极强,在无土的山坡上、缺水的旷野里,顶烈日、抗寒风,傲然挺立在广袤的西藏原野上,为植物品种极其稀少高原雪域撑起一片绿色景致。

相传文成公主西行和亲,将长安河边的柳枝带来西藏,亲植于拉萨原野。一千三百多年的风打、日晒雪压啊让原本柔若无骨的中原柳具有了西藏山水顽强粗犷的灵性,赋予了藏族人民豪放坚毅的情怀。

左旋柳长到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后,枝干开始扭曲左向盘旋,拧麻花似的向上生长。便虬曲而成多姿,参天而成伟岸这才风华繁茂、挺拔傲然,有了与其他植物不同的风采。

回首我的一生,与左旋柳何其相似。我默默无闻,像它还没有开始扭曲的树干那样丑陋无华;我黯然渺小,像它千篇一律树叶那样平淡无奇虽然将要走完的人生没有灿烂辉煌的业绩,却有问心无愧的奋斗和拼搏虽然没有可圈可点的精彩人生,却有坦坦荡荡的平凡和踏实

如今我已是风烛残年的古稀老人,仿佛一株枯槁的左旋柳,驻立于西斜的夕阳下沐余晖望红霞染空,回首数十年风霜雨雪激荡;迎溯风看落叶萧萧,为一生没有碌碌虚度

可以无愧地说:我一直像左旋柳那样即随遇而安、又顽强向上。检阅走过的人生:三十多岁自学美术、四十多岁自学建筑,六十多岁自学电脑、园林,七十岁写作此书而且在我不再外出打工之后,又开始了新拼搏——写作《寒冬》、《荒春》、《炎夏》、《金秋》四部系列长篇小说。终其一生,我就像一株生长于无水旷野里的左旋柳,虽然没有植根于肥沃的土壤,却左旋扭曲着顽强地一直拼搏、向上生长。

《夕阳下的左旋柳》——用我十二年跨越八千里路的打工经历讴歌祖国的大好河山、赞美纯朴的民间风情。同时也讲活出自我的一段生活,倾吐出一个平凡生内心感悟……

上一篇:人生是奔腾不息的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