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的左旋柳

返回目录

第六十一章 自己营造温馨的家(1)

第六十一章 自己营造温馨的家(1)

我在西藏打工的那段时间,每年都有三、四个月回到内地休息。二00九年十二月到来年三月,我全部精力都投入郫县房屋的装修上。

房屋装修全部由我自己设计。施工上,门窗、强化复合地板、装饰栏杆由供货商三包到位墙面粉刷、厨房、卫生间面砖粘贴几项成整而又需要专业工具的内容包给一个打野食的施工队做。其他零零星星的、找不到人干的、或者要价太高的小工程,则由我自力更生

电气改装工作原计划包出去的。了个五十多岁电工师傅,一看就是个技术很精、但功于心计的老油交代两三处内容,他就开始很夸张地叫起苦来“嗨呀呀,这活路麻烦。你都改完了嘛,基本上得推倒重来。

其实工作量并不大,只增加四五盏,厨房、厕所线路接通到用电器位置。我知道他一定是码定我离开他便无能为力,于是对量和施工难度着力渲染为抬高工价制造舆论。果然,进入到谈判工价的时候,这位电工师傅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计算下来几乎是全部重新安装的费用,当然不能接受。

校里学习的电工学知识是足够用的,我在园林设计及施工中也早已运用过、接触过。想想自己反正无事,于是决计自己来

干起来后的困难比想象中大得许多,毕竟接近七十岁的人了,而且没有电钻、切割机之类的电动工具。墻上开槽、打孔全部用钻子一点一点手工砸出来。那钻子早就秃尖了,没有砂轮机磨锐,我还是坚持由自己全部完成。

天花吊顶也是这样,师傅是有徒弟打下手的,而我却是一个人搬上搬下、爬上爬下。其他木工活更不需要请人,我在这方面的技术远远超过一般工水平,在式样把握上更是他们望尘莫及的。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市面上是没有成品家具卖的,都是各家买了木料,请木匠师傅来家里制作。我们托熟人开后门才买到一筒原木改成板料,请了一位中年农村木匠师傅来厂打家俱。

没干到半个月那师傅没有来了。第二天带信说他从我这里骑自行车回家,见路边躺着一条野狗,想拿自行车压死捡回去吃肉。不想那狗突然翻身而起,将他连人带车拱到水沟里,结果把一条腿摔成骨折。

伤筋动骨一百天,我就很着急了。作木工的场地是从厂里基建科借的,到时必须搬出,许多打家具的职工排长队后面等候着哩。

木匠师傅的工具全都还在,小时候就喜欢这儿钉钉那儿锯锯的。那时厂里也有不少人自己作家具,于是我萌生了自己做的念头。

五斗橱还没有动工,我就先做。大学里的理论力学、材料力学、机械制图知识,让我明暸结构的方式和榫接的处理。那年代家里买得电视,晚上不是打牌、串门,就是早早的洗了睡。下班后正好有时间。

当五斗橱完成,面对作工不亚于专职的木匠、样式远胜于他们的第一件木活作品,自豪的感觉不言而喻,喜悦带来的兴趣更是无法遏止

木匠师傅进行家具组装时,至少还得一个人配合。而我组合就一个人。绳绞杠撬,比正规的作法结合得还要严密结实。有看见的人就笑话我:没见过你这样作家具的,像绑偷牛贼似的。

那时是没有成型木方、三层板卖的。锯料、刨平、凿榫、清缝,远比现在费事、费力、考手艺。镜面对接而不能见缝,榫头相连不能露头用钉,但我做得比厂里级别最高的木匠还好。

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床、床头柜、书柜、桌子、椅子、大立柜……一直做下来。我还拿钢绞绳绕弹簧作沙发、作弹簧床。我夫人也心灵手巧,布套打得和市面上的不相上下。

作木活虽然很费力气,但那过程很令人愉快,生产出一件产品更让人有喜悦的成就感。明朝熹宗皇帝不爱江山不恋美人,特别喜欢打柜造屋。电影明星陈冲,用纤媚的女孩之手,自己制作椅子,津津乐道。美国总统卡特全套木工工具齐备,运筹帷幄之余,爱以制作木活消遣。而我也对这种雅俗共好的劳动产生出浓烈的兴趣,练就出一套好手艺。

再下来是油漆。我买了当时最好的土漆,请了技术最好的老漆匠张师傅操作。刷漆的时候我不顾忌土漆过敏不嫌弃味道难闻,蹲在旁边看他操作,问他技术上的问题。由此和他成了亲密的忘年之交,也学会了漆工的基本技术。

我在长药制作的那些家具一直用到万州,因为笨重,不能拆散搬运,搬家郫县时只带来一个花凳、两把小椅子。四十年了,样式并不过时,至今榫头牢固得没有丝毫松动。

于是,郫县房屋装修相配合的电视柜、玄关装饰架特制鞋柜……这些市面上买不到的木工制品,就由我自己设计、制作、油漆了。

郫县的屋顶花园面积仅及万州的十分之一。因为太小,就只有采用日式园林样式了。小巧、精致,抽象、含蓄,用有限的构成元素达到尽可能多的意韵效果。

花台砌筑、地面浇注、瓷砖粘贴、抹灰勾缝全部由我完成。因为在工地见工人们干过,就做得熟练自如,得心应手。

房屋外墙的檐下,阳光难以光顾,作一池水面,曲曲折折的岸线显出随意的自然形态。水景中部做了一座白色大理石平桥,单侧安装矮矮的不锈钢栏杆。站桥上暸望,站得高了,楼下苍翠欲滴、花团锦簇的风景看得更远。坐临水低栏,面前清泉一勺,又可直接欢快游动红鱼。

女儿墙角是园的最边处,隆起一堆泥土栽一颗桂花、一株红枫。一红一绿的枝叶探出墙头,招惹了楼下行人的仰望和左邻右舍站屋顶露台喜爱凝视。那树下有用水泥浇铸而成的,刷成白色的五行塔、石灯笼。虽只是模型般大小,但隐衬在南天竺、杜鹃、肾蕨丛中,倒也有一种和、寂、清、幽的意境。

池水的源头作成竹筒解水的样式,用木螺钉牢牢地固定墙上,有种很原始的乡村情趣。洗手钵座落于心体石、手烛石之间,前有踏石,后有添石。一股细流从钉在墙上的丁字架竹筒中涓涓出,叮叮咚咚滴落到同样用水泥制作的陶罐状白色洗手缽中,溢满出来落于疏水石上。石坦而漫游,汇入小潭,于悬石边沿挂成一帘瀑布,最后落入水池里。

地面用剩余地砖配以小卵石,拼成菱形图案铺装一切以日式园林构图,取大卵石数枚成岛屿、以白色地面砖作汀步、用碎瓷片贴水纹。补景处作竹篱、配竹,一处简朴无华的日式园林便寂然而生。

在这里望景有微风扑面,多了情趣,见得也更加开阔了。激越于心的感受是窗户前、阳台上无法感受得到的。我和夫人每天晨练在此,那是心旷神怡的美好时刻。夏日清凉里的傍晚、冬日暖阳下的正午,在这里同夫人对坐品茗、悠然进餐,是相当惬意的享受。美食、美景、美饮、美情,极尽了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人间乐趣。

我的生总喜欢在忙忙碌碌中度过,无事可干就心烦意燥,很不自在。这就注定了我退休后的生活总是寻机觅缝地要找些事情来做的,不可能清清静静地耽闲、安于享乐。

夫人说:厨房东西没地方放,我立即做了两个搁物架解决。后来又不夠了,这也好办,向空中发展再做一个高的,把矮的放阳台上搁其他杂物。餐厅显得单调、空旷,电水壶、豆浆机等等没处安置。去家具市场想买个餐柜却没有如意的。非大即小,样式、颜色也与现有家具很不相配于是又买了材料自己做。市场上很多成型木线,用它们组合,局部的地方自己刻了浮雕花纹装饰。最后做出来的样式欧味十足,与装修好了的房屋装饰风格完全协调

我住的房间小,仅一床、一书柜,但门背后的空间、床档头的空间还可以利用的。于是门后面做了个几乎顶到天花板的高柜,中用一个悬台与原来的书柜相连。床头的墙角做了个单门衣柜,这样一来,房间就显得不那么空空荡荡了。因为是恰如其分的空间利用,活动上没有任何影响。所配的内容与原家具色彩一样,样式、装饰风格上完全一样。作工的精细程度没有差别,外人看后,还以为原来就是这样子配套的哩。

后来觉得餐厅的顶棚吊顶过于单调,将就原来的材料,再添加少许,撤了重来。灯盘需要装饰,市面没有卖的,一分钱不花,捡了石膏板自己雕刻。梁托只买来两对,厂家毁模停产,就自己翻模复制。装修时剩余的涂料、胶水、木方、油漆,全部保存没扔,不需要再买。

我夫人对我没完没了的折腾毫无办法,对人说:“只要是他想干的事情,再苦再累再难再反对,都要想尽一切办法干成不可。就只好由着他的性子,反正也不要我出力。”

这,也确实是我的作风。

得自己手艺之便,成生活方便之乐。这样赏心悦目、利己利家的大好事情,何不乐而快哉者也?

上一篇:第五卷:一生不停/定居郫县 下一篇:自己营造温馨的家(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