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的左旋柳

返回目录

第五十一章 拉萨城的节日

第五十一章 拉萨城的节日

六月中旬的一天,工地上突然没几个人影。

我问:“人呢,没听说放假呀。

杜江在,他立刻回答说:“你忘记今天什么日子了萨嘎达瓦节,工地上不少民工到拉萨城装乞丐要钱去了。

我这才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有不少人人不假而去。回来时一个个笑容满面几天要下来,收获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

据说有面孔晒得黑的汉人也去了,穿上破烂的衣服,用髒物脸上抹黑,面前放只破碗拿顶破草帽往脑袋上一扣,低着头,街边一坐,什么也不用管了。一天下来,会收获满满一大碗角币。

按汉语翻译过来,萨嘎达瓦节叫穷人节,历时一月,藏历四月十五日达到高潮。在这段时间里,信奉者转经、煨桑、布施、放生,戒荤食素。纪念佛祖释迦牟尼的诞辰、成道、圆寂。同时祈祷平安健康,为家人消孽积福。

前两年工程很忙,没有时间去看。今年任务轻松,便决定见识见识来西藏一趟不易,应当珍惜每一个接触社会的机会。

我提前在德吉路口下车,沿着拉萨河岸向东走去。街道上人山人海,转动经筒的人流比平时浩大了许多。河边煨桑的白塔冒出的桑烟也比往日更加汹涌,飘散空中的香味同时平时更加浓

信徒转经绕布达拉宫一周叫孜廊,绕大昭寺一周叫八廊,绕最早的拉萨古城一周叫林廊。我行走在林廊北路上,感觉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跳跃。三·一四时满浓烟滚滚呼救声在夜空中哀嚎十多个年轻生命在烈火中结束。而此刻,整个拉萨城平安祥和善意融融礼佛向善的悲悯为怀蜂拥德吉南路济贫布施普渡众生的悲心向善者无不在拉萨河边行善放生。我想每一个乐善施之心都不会忘记三个月前同样发生在同一个城市里的那场灾难,在他们此时的默念中,一定会为那些无辜亡灵祈祷安宁、超度来生

布施是众生平等的人性关怀放生所有生物的生命尊重。神佛说:萨嘎达瓦节礼佛颂经功德增加十万倍善举一件,等于平日做十万事。于是,拉萨街头桑烟袅袅香雾氤氲。到处都是转动经筒的断欲修德人,随处可见且福的悲心增上者。佛经曰:诸功德中,放生第一。于是,拉萨河边放鱼归江人比比皆是,宗角禄康投食喂者成群结队。

德吉南路,两旁是行乞者伸向街心的手臂有备而来的布施人穿行在手臂森林的夹道中,将从银行里特意换来的角票慷慨布施。慈能予乐,悲能拔苦。这种以富济贫的善举让施舍者心生快乐,面露满足让获施者坦然无愧、心安理得。布施者没有趾高气扬的跋扈,行乞者没有低三下四的轻贱。上供下施,慈善修福,只当人际间的关怀、只当是宗教活动中一个仪式。就像内地清明时节的“摸青”,夜里去农村菜地“偷”几把蔬菜“窃”几捧豆角,只为着一种当作场游戏

不过个把月时间,雪顿节又到,公司通知放假七天。前两年都没有放过假,今年没多少工程做,何不依章执行

这一次杜江约我一起去看无事,满口应承。

拉萨的节庆假日真是羡煞死人。杜江说:“这算什么,日喀则更让你眼红,光年节就有四个,元旦、春节、藏历年,还有一个后藏年。耍得你领工资都不好意思。”

第二天一早,开往市中心的公交车早在堆龙德庆就坐满了人一路不停,从身边呼啸而过,我们一行四人只好沿着金珠西路步行而去。

雪顿节翻译成汉语叫做酸奶节,这一传统源于藏传佛教的宗教活动。僧人夏日行长禁,静安居,出寺门。数十天开禁下山,当地老百姓便拿酸奶布施,久之而成雪顿节风俗。

节日第一天清,哲蚌寺所在的更培乌孜山上人山人海。低沉浑厚的法螺在山谷吹响,庄严之情在每个人的心中回荡。山谷中经幡如,浓烈的桑烟在晴空中弥漫。一大片身着藏红袈裟、头戴金黄巍峨僧帽的喇嘛席地而坐,低头闭目,虔诚地祈祷来年风调雨顺、祝愿众民吉祥幸福。

当曙光照到更培乌孜山顶,大唐卡像瀑布一样在山腰的展佛台上铺展开来。端庄祥和的释迦牟尼五彩绣像在第一缕阳光照射下金碧辉煌光万道。所有人顿时为之神污浊杂虑远离凡心。魂脱颖而出肉身,空中自由翔。山谷中万人肃穆,没有骚动,没有拥挤,生怕惊扰了这神圣的场面。在这庄严圣洁的气氛中,每个不由自主地两手合十,双目微闭,在心中祈祷着最美好的愿望。

雪顿节也因此叫做展佛节、晒佛节。听人说,展佛这一天即使下着大雨,展开的那一刻佛像周围仍旧会虹彩成环光芒四射。

如果说萨嘎达瓦节体现着人性的慈悲、友爱,那末,雪顿节却是精神上的膜拜、拉萨文化的盛宴。这期间,罗布林卡、布达拉宫广场、宗角禄康公园,十多个团队同时演出几十台藏戏精彩纷呈。虽然西藏歌舞团以及各种社会团体,也有着现代歌舞的表演,雪顿节仍旧被人叫做藏戏节。

宗角禄康公园的一个下沉式广场上正演出藏戏。这种源自田野中表演的剧种,不设置舞台进行布景、也没有灯光。我和观赏者一起坐在圆形花岗石台阶上,将表演者围在中心。大约七八个演员吧,一律戴着扁平的彩绘面具。白色是善者、红色是国王;绿色是王妃、黄色是喇嘛;巫女半黑半白、妖魔青面獠牙。乐器一鼓一钹,演员没有新的加入,也没有在的离场。时唱时白,都是藏语,听得我不知所云。却见藏民们时而轻笑,时而鼓掌。环顾四周,就只我一个汉人在

节日期间人山人海,根本挤不上公交,我们只好又得以步代车回公司去。经过罗布林卡,发现这里才是雪顿节的高潮。门前广场上搭满了白底兰帐篷,浓荫的草坪上铺满了鲜艳的绿藏毯,树干间围条布作成的分隔幔。罗布林卡公园内更是挤得水泄不通,简直成了帐篷的森林藏戏的海洋。帐篷口三五个一伙、七八个成群,全都席地而坐。津津有味地吃酸奶、饮啤酒,津津乐道地看藏戏。

不少藏民是从那曲、当雄、山南来的,家人、亲朋好友结伴二三十人。带着自家的糌粑、奶渣、酥油茶,以及各种美味食品,七天中都在草地上、帐篷里度过。白天坐卡垫上看戏、打牌、喝酒、聊天。晚上唱歌跳舞,数天上的星星,听树上的虫鸣,看拉萨的华灯……累了,在帐篷里和衣而卧,酣然入

这种牧歌似的生活充满着原始的诗情画意。想那红墙大树之侧茵茵绿草之上习习微风之中艳艳浓荫之下,就己是人间天堂了。再加之帐帷相连歌舞相应,就更是天上都没有的快乐日子。如果串帐作客,陌生而成挚友;再作美食互赠,隔帷成熟邻。道不尽的乐、说不完的亲切。白日里看不完歌舞藏戏静夜中听不夠鼾声呓语,那真正是人间极乐的世界

这热闹我只在拉萨得见。最奔放、最朴实、最尽情、最热烈。像西藏的大山大水那样宏伟,像藏北的草原那样辽阔;像皑皑雪峰那样纯净,像蓝天白云那样爽朗……这样的山水孕育这样的人民,这样的人民才有这样子的盛会。

上一篇:三·一四后楼市冷 下一篇:我用画画度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