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的左旋柳

返回目录

第四十八章 开盘后的日子也忙碌

第四十八章 开盘后的日子也忙碌

金瓶广场的钉子户终于迁走了,公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夜将其夷为平地,生怕节外生枝。

吸取去年黄东在金瓶广场屡屡出错的教训,我特别注意了场地施工放线和标高测量。测量和放线是我和杨清林亲自操作的,反反复复计算、核对,直到确定无误后才交付施工。

金瓶广场余下的工程水系复杂,层次较多。水流由南往北,又由北往南,不到一米的高差叠落五六级,稍有疏忽,就会出错。

那天我发现广场的基础砌筑高高翹起,虽然周边的道路还没有标高到位,不容易判定,但从我的觉上判断,是有问题的。

我找到达孜建司的施工员,他说他反复测算过,不会有什么差错。我和杨清林拿了仪器复核结果发现高出了二三十公分,避免了一场施工事故发生。

在金瓶广场施工的又是一支新的民工队伍。一开始我就发觉他们操作马马虎虎,有偷工减料、不注重质量的现象。我向施工领头人多次指出,但都当成了耳旁风。当面答应得好好的,转过背又我行我素。

一天,我发现工人在刚刚回填的地面拿脚踩踩就浇注混凝土,不找水平就贴地砖。我找到施工负责人刘德田,拉到现场给他看“你自己说说这样子行不行?夯都不夯一下就打混凝土,不怕一场大雨塌下去?你们的眼力那么准这么大的面积也不拉线找平,高了、低了怎么解决?贴地砖怎么保证质量?

刘德田连连点头:“以后注意,以后注意。”

第二天在现场看到的情况更是要把人的鼻子气歪。花池贴砖歪歪倒倒、花岗石盖面参差不齐。地面铺贴空鼓严重,接缝不平、宽窄不一。

我又把刘德田找来,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对他吼道:“我昨天说的话是不是等于放了屁?”

刘德田也有些动气,反唇相讥道:“你老人家的话像圣旨,我们哪敢不执行

我针锋相对顶回去“那为什么一点未改,是老样子

刘德田颇为委屈地说:“哎呀呀,还让不让我们下苦力的过不过日子了?那边说那样做,这边说这样,搞不懂听哪个好?我们就不是人尿壶一样,想怎么提就怎么提?

就这样我们互不相让,越吵越厉害。最后刘德田甩出一句“这活我不干了。”转过身冲冲而去。

事后冷静一想,我很为当时的冲动自疚。都是远离家门打工的人,都不容易,何苦不友好耐心沟通呢?我也从刘德田的话里听出他的无奈,作为施工方的达孜建司总希望用尽量少的付出取得尽量大的经济益,要他们哄过得去就哄过去。作为建设方的我来说,更多关注的是质量和进度。两边的要求各不相同,就把刘德田夹在间,又两边都不敢得罪。

第二天我找到达孜建司负责人,向他提出要注意工程质量、加强施工管理的要求。又找了刘德田交心,说明自己并没有故意为难的意思。苦口婆心告诫他:保证施工质量,避免日后返工,对人对巳都有好处。

没过多久,一场大雨下来,刚刚铺装的金瓶广场经过大自然的检验,不少地积水,好几处地砖塌陷返工很费了材料和人力。这铁一般的事实让刘德田看到了我的良苦用心,再后来在工作上的要求就愿意接受了。我们的关系更慢慢好起来,最后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这段时间金瓶广场上的拱桥是我注重的地方。电脑便捷地进行多方案比较,确定出最优美的桥洞弧度和体造型。桥拱支模是我亲自放样完成的,特别注意避免拐点处形成翹接圆弧线作成折线等等弊病。调整多次才最后定型。

花岗石栏杆制作厂的工人来现场测量尺寸的时候,我先征询他们的制作方案发现程序简单,施工过程缺乏控制手段,造型上凭经验随意而为于是我将他们带到办公室,在电脑上用坐标网向他们演示我的施工想法交待如何控制、测量。我把所有数据打印后交给他们,希望严格按照刚才讲述的过程进行预制件制作和现场安装。花岗石厂的工人说:他们还从来没有这样干过,不过这样一交待,心里一下子全明白了,不像以前干一截想一截。现在的办法好,避免了最后凑一起时,不是这儿生不了根,就是那儿咬不了口的毛病。

金瓶广场拱桥完成后,赵子茂说:“这是我看到的最漂亮的拱桥。”制作安装的工人也说:“以后我们采用这样的方式、办法

九月中旬,金瓶广场的硬景工程基本完成,我终于松下一口气来:谢天谢地,总算没有发生一次施工质量上的问题

刘德田也落得轻松,自那次大雨后,注意了施工质量,往后就没有发生返工的事情

一年一度中秋到,年年中秋景不同。

二零零七年是诚信公司最鼎盛的时期。物管部保安组、保洁组、小车班,藏族、汉族全公司员工四五十号人工程部、园林景观组也是专业齐全、人员充沛。售房部、行政部、财务部,公司各个职能部门配置到位、岗位完公司食堂自办的中秋晚宴满满地坐了七、八桌,欢天喜地,济济一堂。开盘至今,阳光新城销售形势大好,社会赞誉不绝。售房部签单不停,跑房产证、办入户手续忙得脚不沾地。吴总更是应接不暇,马不停蹄地又开始策划新楼开工。应当说,中秋晚上的会餐既是对前段时间全体员工辛劳的慰问,也是对今后更艰巨工作的号召,以及喜人形势的庆祝。

自办的宴席自然不及市里的酒楼、饭店排场、精致。但可以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大声说话。无拘无束,肆意放纵,其乐更加融融。

我被罗布、卓玛邀请同桌,感受着藏胞们对老真诚的尊重。他们没有那种客套的劝酒劝菜的习惯,让我这个不会喝酒、不善言辞的人轻松自在,没有压力。他们不吃鱼的习惯对海产的带鱼同样拒绝,这就粉碎了因为水葬原因的说法。我问为什么要拒绝这样的美食?他们回答:鱼是藏族人民敬重的神。我这才想起娘热风情园里看到的壁画:鱼变成猴,猴变成人。这让我不禁感慨:族的人类进化理论,竟比达尔文先生还要早出好几个世纪。

酒至半酣,保安组的年轻藏民们便开始敬酒。他们没有酒令的说辞,全部以歌声祝福。那场面也就更加欢快而热烈,更加文明而雅致。他们三两一组,杯端胸前,齐声唱歌,并不相劝,自行饮下。而你在这种真诚、美好的气氛中也不会推诿,会情不自禁地仰脖而尽。

饮到酣处,藏族小伙子开始跳起锅庄。吴总吩咐桌子后撤腾出地跳舞的人逐渐增加,场地不夠了,于是向室外扩展。陈思把售房部的音响设备搬来,震天动地地大响,把欢乐的气氛煽动到更加的高潮。保安组是清一色的藏族小伙子,他们就先拉保洁组的阿佳们同舞。然后又拉汉人加入,一场晚宴很快演变成藏族锅庄舞会所有人载舞,其情自在,其景甚欢。我感慨这样的欢乐只在西藏才有人生难得,离此不再。

当明月高挂的时候,天蓝如水,万里无云。那圆圆的月儿光明而且柔和,撒下水一般荡漾的月色。清凉的夜晚像用滤光镜滤去了白的热,如梦境一样地幽然迷离。远处的雪峰却比白天更加鲜明,反射出并不刺眼的银光。我遥想着家里的亲人此刻是否吃着月饼、是否同赏一轮满月?我幻想那银盘似的月亮如果是面镜子多好,就可以家人借此对望。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月圆人离的情景虽然感伤,但让我有种诗境般的美感和甜蜜的怀念。

我特意去到阳光新城,体会那笼罩于银水中的月下景致。亮如白昼是形容月夜的皎洁,而对于此时拉萨天高云淡的中秋之夜完全成为最真实切贴的描。刚刚完工的花池、栏杆明处皎洁、暗处黑亮,仿佛玉琢一般。刚刚种下的花草、树木摇曳生姿花瓣纤毫毕见,在芝麻白花岗石铺贴的地面绘下千姿百态的月影。那如弓的金瓶拱桥浮于波光粼粼的水面,半圆的桥洞和倒影正好合成一个晶亮亮的、标标准准的整圆。这一切有如“芦沟晓月”的风情,让人突发“思天地之悠悠”的感慨。

倘若西藏不这样缺氧不这样低压不这样强的紫外线。拉萨真是人间的天堂,我将不愿离开这里

又是在十一月中旬下达了户外建筑工程停工令,这就意味着在余下的时间里我们唯一可干的事情就是:等待回家日子的到来。

浄水河、莲花湖,以及喷水池都结上厚厚的冰,附近的神山峰顶也积上了皑皑的雪。因为不再施工,我们就将整洁干净的羽绒服穿在了身上金晃晃的阳照在身上,暖意融融,舒适干爽。全身上下便暖暖和和,人也像模像样气派起来。

无事可干的日子总得找点乐子。于是我和杨清林常常结伴在阳光新城周边转悠,到布达拉宫广场、宗角禄康公园、大昭寺附近的大街玩耍。从落光叶片的杨树、左旋柳撒下的细碎阳光照在泡松松的衣服上,有一种冬日特别喜欢的那种慵懒。

我们去得最多的是达孜建司项目部。开盘前他们就从占用的别墅毛坯房里搬出来,在金瓶广场附近盖了一圈临建房。四合院布置,中间一块两三百平方米的坝子。赵子茂、王世忠、杨石匠、刘围墙总共一二十人全都住在里面。大家都没有了,就打牌、下棋、吹龙门阵。倒也热热闹闹,悠闲自在。

我和杨清林去了,凑三个人就斗地主,满四个人就玩“双抠”。麻将我们就不参加,虽然只是小输赢,但牌技太差,上不了台面,也怕上瘾

“双抠”是一种扑克牌玩法。四个人,两付牌,故而称为双抠。满满地拿了一巴掌,就有种很浩大的感觉。从抢2开始,一级级往上升谁最先升到A,就算最后胜利。四十分保小光,八十分下桩,一百二十分升级。再往上每四十分加一级,如果手气好的话,可以打到三、四百分的。打下来,要三四个小时。打510K这种分牌,最容易得分,也容易失分,就很是紧张有趣。打J时如果打家满了八十分,又是J结底,庄家就得退回去打6,如果双J结底更得退回去打2。最刺激的是两张同花级牌可以反底,主牌就变成所反的花色。还将对家扣下去的底牌拿起来组合,重新扣下八张去甚至于可以连环反,你反了我的,我还可以再反你的,便将打牌的乐趣紧张到极点。牌桌的形势也变过来变过去,扑朔迷离,一反一扣中就好戏连台

每次玩牌就泡上一杯热茶,晒在太阳坝里,开始沉浸妙趣横生的娱乐之中。人的满足其实非常简单,两付牌,一百零八张2345……JQKA,千百次地重重复复,就可以让人玩得乐此不疲。幸福并非金钱才能购买,平和心安是享受。

摆龙门阵又是一乐趣。三四个、七八个、甚至一二十人都可以摆开书场。你一句我一句,各人说各人想说的话,并没有一定的主题。市井的见闻、路边的趣事;往事的回想、将来的愿望鸡零狗碎、绯闻八卦。从这种天南海北、漫无边际的摆谈中,可以享受到无尽的欢乐笑声。同时让人明白某种生活的道理增长社会上的见识,听到光怪陆离的新闻了解身边人物的内心……

这一年思家的心境平和了许多,玩起来就比较舒心。想着回家后哪有这样的无所事事、这样的人多、这样的阳光明媚,似乎还生出了永远不愿失去的愿望。

上一篇:一路坎坷饥和寒 下一篇:去山南看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