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三章 给我行礼

第三十三章 给我行礼

“姑奶奶哎,别打了……求求你了,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那躺在地上的男子不断地呻吟求饶,宋初神色冷冷,似是没听见一般,只把那男子打得只剩了一口气,宋初方才淡淡地道:“好了,银桃。”

若她料想得没错的话,宋芊芊马上就要带着人来“看热闹”了。只是她再不是原本善良好欺负的宋初,宋芊芊怕是找错了人。

没过一会儿,果然听见众人的声音渐渐传来。宋芊芊带头,脸上焦急的神色不似作伪:“这怎么办,刚刚叫妹妹的丫鬟竟然不是府中的!我妹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我也难辞其咎……”说着宋芊芊已经掩着脸哭了起来。

宋芊芊哭得梨花带雨,众人不忍看下去,便安慰道:“不会的,宋初大人何等的福气,定然不会出什么意外。更何况刚刚已经问过,并没有人出府,她一定还在府中,仔细找找就是了。”

宋芊芊轻轻擦拭了一下眼中莹莹欲坠的泪水,哽咽道:“姐姐说的极是。只是找不到妹妹,我心实在难安。”

正说间,宋芊芊的丫鬟似是不经意一般地朝着小花房的方向一指:“小姐,那儿还没去看过,说不定四小姐是在花房里赏花也未可知。”

宋芊芊又拿着帕子擦拭了下眼角,回头呵斥道:“胡说!那花房是为着冬天繁育名贵花种准备的,现在根本就没有花在里面,我妹妹怎么可能在那里?”

众人愕然,姚青青有些不耐地道:“现在府中各处都已经找过了,恐怕也只剩下这个小房子了。不管是不是在里面,总得先看看再说。”

众人皆称是,宋芊芊便命人将花房的大门打开,心中想象着宋初和那登徒子王庭躺在一块的景象,简直心中高兴到了极点,又加上已经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当下不假思索地大叫道:“妹妹!你怎的在这里……”

宋芊芊喊到一半便停住了,惊愕地张大了嘴,嘴巴里像是能够塞进去一个鸭蛋;刚刚哭得有些泛红的眼睛此时更是瞪得几乎眼睛珠子都要出来了,整个美丽的脸孔更是扭曲到了极点。宋芊芊下意识地喃喃道:“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闻声而来的众人也是惊愕地看着房间里的宋初。

刚刚被宋芊芊“惦记”了一路的宋初此刻毫发无损地站在花房里,身边还跟着一个低眉顺眼的婢女,正是一个温柔大方的大家闺秀,只是她小巧的足下却踩着一个浑身是伤,头发散乱的男子,将这份美好破坏殆尽。

“不好意思,害得诸位担心了。”

宋初踩着男子唇角上扬,微微一笑,仿佛根本没有看见众人惊愕的眼神一般。

半晌宋芊芊才回过神来,难道这次又要被她逃过了?于是惊愕地掩着小嘴,呼道:“天啊!妹妹,这不是一向与你交好的王庭吗?你俩关系一向非同一般,他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还被你踩在脚下?”

宋芊芊将“非同一般”这四个字咬得极清晰,众人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难道说是两人偷偷约会不成?只是这王庭满身的伤是怎么回事?

宋初踩在王庭身上的脚轻轻地动了动。

王庭的右胳膊已经被银桃打断了,此刻又被宋初这么一踩,再也止不住口中的呻吟,“哎呦哎呦”地叫了起来。

“芊芊妹妹,你怎的骗我!”此话一说出口,众人皆是惊讶地看向宋芊芊,宋芊芊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这宋初根本没你长得好看,还这么凶,我就是照你的计划偷偷将她骗出来,她便找人把我打成这样!”

说完这番话,连王庭自己也闭了闭眼,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他如何不知大夫人一家正是他的衣食父母,不能得罪,只是刚刚宋初威胁的话语和冰冷的眼神还在他脑中不断回转,若是他不按宋初教给他的说,王庭毫不怀疑宋初会命身边那个功夫了得的丫鬟将他的老二扭断!

他还不到二十岁,不想这么快就做了太监啊!

宋芊芊脑中一片空白了一瞬,她做梦也没想到那该死的王庭竟然会将自己供出来!随即宋芊芊感受到众人或惊讶,或鄙视的目光,心头不由得一寒,随即委屈地叫道:“你胡说!明明是你说倾慕我妹妹已久,还说我妹妹也喜欢你,想要嫁给你的,这又关我何事?”

宋初不由得冷笑,想把脏水又泼回来?没门!

宋初冷笑道:“姐姐和这男子的关系当真是好,这样的事情都能告诉你。说来惭愧,我从来没见过这男子,也不晓得他姓甚名谁。倒是姐姐和他很熟的样子,连这样私密的事都能告诉姐姐。”

宋初随即对着王庭又是重重的一踩,眼神凌厉如刀,喝道:“你来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庭心中暗暗叫苦,却不敢得罪自己身上的那个女人,如今也只后悔自己听了宋芊芊的鬼话,硬往枪口上撞,但他毕竟是靠着大夫人吃饭的,如今定然没有他的好果子吃,索性两眼一闭,装作晕倒的样子。

宋初见王庭装作晕倒,倒也不揭穿,只紧紧盯着宋芊芊:“妹妹平时并没有得罪过姐姐,姐姐如今又是何苦将罪名往我身上扣?我之前若是见过这男子,若是晓得这男子竟然是姐姐的表哥,断然不会命丫鬟将其打伤,今日便是得罪了。”

事实已经摆在众人面前,由不得众人不信。

果然周围的大家闺秀看宋芊芊的眼神已经变了,有性格泼辣的更是冷哼一声,怒道:“你宋家如何争斗本不关我等的事情,可宋芊芊你也未免欺人太甚,竟将在场的这么多人当棋子耍,真当我们怕你不成?”

宋芊芊心中叫苦,面上楚楚可怜地道:“诸位怎的这样看我?若是我真的想要宋初她出什么事,又何必这样着急地找她?如今她和一个外姓男子呆在一间房屋里,我只不过是心中有疑问罢了……”

“宋芊芊,你给我闭嘴!”宋进贤得知这件事后便慌慌张张地赶来,不料刚走到后花园这边便听见宋芊芊的话语,不由得怒火攻心,大喝道。

老夫人面色凝重,在身边丫鬟的搀扶下缓缓走来,听得宋芊芊的话语也是忍不住摇头叹息一声。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宋芊芊却不想着如何将事情压下去,而是一再强调这件事,说明她心胸狭隘,只想着报私怨,却根本没想着要维护宋家的名誉!

宋进贤面沉如水,也顾不得大家闺秀纷纷向他行礼,只拱了拱手道:“诸位,实在抱歉,此事乃是一场误会。这王庭乃是我家处理后勤的家生子,今日命他来打扫后花园,谁知竟和前来赏花的四女碰了个对面,这才引发了这场误会。”

宋进贤既然已经这样说了,诸位在场的女子皆是宋进贤的小辈,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当下便纷纷道:“确实是一场误会,虚惊一场罢了。”眼见茶会被搅乱,各个女子也没了喝茶的兴致,便纷纷告辞了。

宋芊芊怨毒地看了一眼平静地站在原处的宋初。为什么,为什么这次她又逃过了,为什么最疼爱自己的爹爹竟然会护着宋初?

“爹,女儿不服!明明是宋初她私下幽会男子,怎的便成了误会?您应该好好教训她才是!”宋芊芊气得脸色都变得狰狞许多,扯着脖子大声叫道。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到宋芊芊的脸上。府中众人都在,宋芊芊自出生以来还未曾受过这样的屈辱,当下便怔了一下,缓慢地回过头。

竟然是大夫人。她那一巴掌当真是用足了力气,也顾不得手指还在微微颤抖,当下便急急地跪下道:“老爷,是我教导无方,才使得芊芊如今口无遮拦,性子太直,还请老爷责罚我吧!”

宋进贤怒意未消,只道:“把那王庭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为止!”

大夫人一怔,那王庭乃是她引进府中的,如今宋进贤竟然要将其打死,岂不是在生生地打自己的脸?又想到宋芊芊惹的祸,倒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只好垂泪道:“老爷千万莫要气坏了身子,全家上下可还全指望着老爷呢!”

“指望我?”宋进贤紧紧地盯着大夫人,眼中竟然是一丝隐藏的极深的恨意:“指望我做什么?芊芊现在凡事都已经学会自己做主了,我还以为你们再用不着我了。”

大夫人浑身一战,晓得宋进贤是动了真怒,连忙转头对着宋芊芊喝道:“还不跪下,给你爹磕头道歉!”

宋芊芊也是吓蒙了,此刻听见大夫人为自己说话,连忙跪下哭道:“爹爹,我也是一时被妹妹吓了一跳,竟口不择言起来,爹爹就原谅了我这次吧!”

大夫人更是垂泪道:“老夫人,老爷,芊芊这次实在糊涂,说错了话。可这孩子平日里一向孝顺,冬天的棉袄,帽子,夏天的冰酪,皆是亲手做了给你们送去,便凭着这份孝心,老爷和老夫人就消消气,饶了芊芊这次吧!”

宋进贤看着瑟瑟发抖的宋芊芊,终是心软了。

宋初一直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直到宋进贤把希望的目光转到她的身上。

宋初心中冷笑。果然宋进贤衡量过价值之后还是选了宋芊芊,这是宋初一早就知道的事情。当下淡淡地道:“姐姐并没有做错事情,刚刚发生了什么我都已经不大记得了,更不会怪罪姐姐。祖母,父亲就不要再生气了。”

宋进贤这才冷哼一声,“这段时间芊芊就不要出门了,在家认真地抄一百遍女戒,什么时候抄完了什么时候再出门。”

宋芊芊表情换了几换,终是低下头,声音如蚊子一般地答了声是。

老夫人转而看向大夫人,淡淡地道:“你跟我来。”大夫人抬头看向老夫人,只觉得老夫人面色沉凝,顿时心中一沉。

她还没忘了刚刚嫁进来的时候老夫人是如何给她立的规矩,最严重的一次竟然让她在雪地中跪了两个小时,直到如今她的膝盖阴天的时候还是会隐隐作痛。

上一篇:打登徒子 下一篇: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