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

返回目录

第三十二章 打登徒子

第三十二章 打登徒子

王庭自那日与宋芊芊见面之后,便日日心痒难耐,只想早日见到宋初。偏宋芊芊说好的给他引见,不知怎的这几日却又没了音讯,王庭只好主动找上门来。

来的路上王庭便已经听说了宋府四女御封了正三品女贤人的事,不由得大惊失色。他虽然喜欢美貌女子,但也断断不会糊涂到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搭上去,当下只有苦笑道:“表妹,你莫要逗我了。那宋初是正三品的女官,岂是我这等人可以设计的?”

这几日府中格外捧着那宋初,爹爹更是对宋初笑得分外慈祥。宋芊芊心底的酸意控制不住地涌上来,尖声道:“怎的不敢?那宋初即便是正三品的女官,但她也还是个妇道人家,被欺负了又能怎么样?到时候她名声已臭,自然没有愿意娶她的,你正好还能捡个大便宜,从此岂不是吃喝不愁了。”

王庭心中胆怯,只好搓搓手尴尬地笑道:“表妹你就莫要打趣表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里稀罕什么所谓的宋初?我只喜欢你一个而已。”

宋芊芊心中失望,冷下脸道:“我可没有这样胆怯的表哥。况且凡事有我替你做主,你又怕什么?宋初即便是正三品,别忘了我娘可还是正一品的诰命!就算硬碰硬,也一定保得你平安。况且富贵险中求,你若是做成了,既得了天仙似的老婆,也不必再苦苦挣钱,只管在家里享用宋初挣来的富贵便是。”

王庭是个好吃懒做的,听了宋芊芊的话不免有几分心动。又想到宋初平日不肯出门的,又问道:“那宋初妹妹平日都不肯出门的,我怎样才能见着?”

宋芊芊见王庭松了口,脸上方才有了一丝笑意,只道:“其他你就莫要管了,我定然给你安排得妥妥帖帖。”

王庭感恩戴德,更是拿了新买的美人屋的胭脂讨宋芊芊的欢心。宋芊芊虽然喜爱这样的小物,但美人屋的胭脂她屋里不知有多少,当下委婉回绝了,各自回去不提。

大夫人并不知晓宋芊芊设计宋初,只是将宋芊芊叫到屋里教导道:“这几日宋初那蹄子风头正旺,你可万万不能寻她的事。等到过了这几日,我自有办法将她名声慢慢压下去,到时再动手不迟。”

大夫人见着宋芊芊虽然嘴上答应,脸上仍然是一副不服管教的样子,不由得冷笑道:“你自己想想看,之前哪一次你擅自动手,不是反被她咬一口?这次你若再要插手,我可再也不管你了。”

先前宋初去上香那次便是母亲动手,宋初不是仍然毫发无伤?宋芊芊心中颇不以为然,表面答应了大夫人,内心仍然在筹划如何借王庭将宋初赶出宋府。

宋芊芊前脚刚走,二姨娘和三姨娘就来了。二人一向形影不离的,三姨娘更是以二姨娘马首是瞻,二姨娘做什么,三姨娘马上就有样学样。

二姨娘笑眯眯的,进来先是将宋芊芊的美貌夸得天上有人间无,大夫人虽然脸上仍是一副不耐烦的神情,却添了几丝大夫人自己也没发现的笑意在里面。

二姨娘心中暗暗好笑,便又接着说道:“这几日初丫头也是极不得了的,竟然能挣到正三品的女官做。我这两个丫头将来要是能有宋初一半出息,恐怕我做梦都要笑醒了。”

大夫人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二姨娘恍然不觉,继续夸赞宋初。三姨娘显然是之前和二姨娘通过气的,不停地附和着三姨娘的话。偏两人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大夫人的脸色一般,直把大夫人气得脸色铁青。

一晃就到了中午,大夫人忍不住冷冷地开口道:“两位若是不忙的话,今日中午便在我这里用饭吧。”

二姨娘这才恍然大悟一般地住了嘴,殷勤地笑道:“看我,只顾和姐姐说话,竟然连时间都忘记了。嘉哥儿还在院里等我,我就先回去了。”

大夫人看着两人越走越远,神色间仍然是掩饰不住的怒火。

大夫人的贴身丫鬟怒道:“夫人,这两人着实可恶!不如咱们现在就动手,也让宋初那小蹄子没那么嚣张!”

这话倒是提醒了大夫人。她疲惫地躺倒在椅子上,手指按压着眉心:“不行。那两人今日来的目的便是逼我动手,现下宋初风头正盛,无论出了什么事老爷必定会护着她,说不得还会自损八百。动手的机会今后还有的是,万万不能因为一时怒气而坏了大事。”

那丫鬟诺诺受教。

宋芊芊自宋进贤那里讨了不少好茶,竟然要办起茶社来。大夫人本不同意,又想到宋芊芊这几日郁郁寡欢,不禁心疼起女儿来,便勉强同意了。

宋芊芊毕竟是宋府嫡女,京城圈子里颇为有名的,请的人倒也不少,何况自己之前并没有办过这样的活动,一时间陡然发现各项事务都要自己拿主意,免不得这几日忙的焦头烂额。

王庭其间又借着相府采买的机会来过一次。宋芊芊详细地告诉他如此这般,王庭忍不住笑道:“表妹果然好计谋!若是事成了,定然不会忘记表妹的功劳。”

宋芊芊表面含笑,心中却冷冷地哼了一声。

若是事成了,你以为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谋害朝廷命官是何等的罪过,王庭就等着坐牢吧。而宋初,自然就成了她手中的一个面团,如何揉捏岂不是她说了算?

宋初很喜欢这些小公主们,尤其是十一公主和九公主。

九公主今年十岁,比宋初小不了多少,难得的是性子淡泊认真,不喜与人争抢。宋初教公主们练字的时候更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写字,周身上下自有一股贤淑的气质。

这样的性子宋初很是喜欢,但生在皇家并非幸事。宋初暗中叹了口气。

十一公主古怪精灵,心眼颇多,也经常提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比如现在。

十一公主纠结地握着毛笔,秀气的小脸皱成一团:“宋老师,我不想写楷书。咱们可以换种书法吗?比如太子他就喜欢草书,四哥哥的行书连大儒都曾经称赞过。楷书都长得差不多,怎么区分好看不好看呢?”

宋初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认真地道:“你若是想学别的,只有把楷书练好了才能学呀。比如你学骑马的时候,是不是先骑着马让马慢慢地走,后来才能跑起来?”

十一公主觉得颇有道理,便也认真地练起书法来。

宋初心中明白,她正三品的女贤虽然在外界看来已经很高了,但并没有什么权势,说到底也不过是个虚名而已。

宇文王朝对公主们的要求算是比较轻松的。公主们大部分时间都由额娘教导或者玩耍,宋初一周也只用来两次而已。

回到宋府的时候宋初意外地看到了宋芊芊朝着自己走来,笑得十分温柔可亲。

“妹妹回来了?姐姐不才,办了个茶会,还请妹妹明日一定赏脸。”

宋初只是笑笑,淡淡点了点头便回了淑兰苑,竟然是完全无视了宋芊芊的样子。

宋芊芊站在原地气得只想跳起来,半晌才平复了心情。小蹄子,今天先让你再嘚瑟一天,明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害怕!

第二日。

茶会实在没什么意思。

这是今日宋初的切身感受,听着宋芊芊与旁人假意的奉承,宋初只觉得更加无聊。偏偏旁人也不肯放过她,总有人惊讶地道:“那便是宫中新进的女贤么?”

接着便是一阵无聊的应酬和奉承。偏偏宋芊芊对这一套热乎的紧,见着众人大部分都对宋初十分感兴趣更是怒火上涌。但一想到再等一会儿宋初的风头就要全部变成笑话,宋芊芊心中不由得一阵高兴。

宋初正无聊间,有个面生的小丫鬟轻手轻脚地走到宋初身边,恭敬地道:“四小姐,老爷要见您。”

宋初心知蹊跷,平静地问:“是吗?父亲在哪?”

丫鬟仍低着头:“奴婢会带您过去的。老爷说有要事,请四小姐务必前去。”

她倒要看看,宋芊芊又要耍什么花招!宋初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好,我现在就跟你去。”

银桃得了宋初的眼色,机灵地跟在宋初身后。

那丫鬟带着宋初东拐西拐,竟然走到了后花园的小花房前。

宋初后退两步,眼中带着几分警惕:“父亲怎么会在这里面见我,你究竟是谁?”

那丫鬟只低着头道:“就在这里,不信小姐可推门看看!”

说罢,门竟然主动开了。一个身穿绿绸缎,看起来像是个家生子的男人走出来,脸上带着急不可耐的表情道:“妹妹,你可来了!”

那丫鬟轻轻往房子后一转,自是没了踪影。男子色色的眼睛毫不掩饰地向着宋初扫了两眼,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貌美如花。便有些不满地道:“想必你就是芊芊的妹妹,宋初了?”

宋初没有回答,那男子已挑剔地摇了摇头。

“姿色也只是寻常罢了,身材也只一般。倒是有几分气质,但终究也算不得是个美女。”转眼一想,宋初可是个能挣钱的,便也挑剔不了这么多,又笑嘻嘻的道:“我是芊芊远方表哥,所以也是你表哥了。我倾慕你已久,不如今日咱们就……”

说罢,那男子便朝着宋初直直地扑了上去。

宋初一直冷眼看着那男子自言自语,大概已知道了前因后果。如今看着男子扑上来更觉得好笑,淡淡地道:“银桃,给我把他往死里打!”

“小娘子,你莫要太天真了,今日你必定是我的……嗷!”

紧接着便听见那男子接连不断的哀嚎声。宋初神色不变,淡淡地道:“你我本井水不犯河水,偏你却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我也少不得拿你开刀。”

银桃得了宋初的命令,下手极重。她本就师承名家,此刻更是下手毫不留情,只把那男子打得险些背过气去,却偏偏还留着一口气给他,让他清醒地感受着痛苦。

上一篇:封为女贤 下一篇:给我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