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一章 封为女贤

第三十一章 封为女贤

没过多久,皇太后再次宣宋初入宫。

宋初到皇太后宫中的时候看见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小女孩,规规矩矩地坐在皇太后身边,奶声奶气地和皇太后说话。

太后现在老了,很喜欢和这些小孩子说话,何况童言无忌,那女童一会儿便将太后逗得直笑。

女童穿衣言语皆是不凡,何况太后也是视若珍宝一般。这样身份的宫中并没有几个,宋初很容易便猜出了眼前小女孩的身份,当下最受宠的十一公主。

宋初先是见过太后,随即又恭恭敬敬地道:“见过十一公主。”

十一公主表现得很惊讶。她回过头仔细地看了一眼宋初,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咦,你认得我么?”

“回公主,虽然宋初没有见过公主本人,但已无数次地听说过公主大名。因此宋初绝不会认错。”宋初笑着解释道。

太后笑道:“这十一,就是人小鬼大。十一,这便是宋丞相的四女,宋初。”

想来这便是那个因为捐了前朝遗物而颇得太后欢心的庶女了。看起来倒是十分清新脱俗,谁知净做些暴发户所为,即便是个有几分本事的,也不值得她交往。但毕竟太后还坐在这里,十一转了个眼珠,随即露出一个稚嫩的笑容:“你好。”

一番谈话下来,十一公主对宋初的印象倒是好了许多。毕竟还是个小女童,没过多久便和宋初熟络了起来,甚至临离去的时候还邀请宋初去她宫里坐坐。

宋初笑着道了谢,婉转地回绝了。这又让十一公主心中生出几分好意,暗暗道:看来也并不是那般急功近利的,或许今后还值得一交。渐渐地便嘴甜起来,倒把宋初哄得哭笑不得。

这十一公主年纪虽小,却颇有几分鬼心眼。见皇太后很是喜欢宋初,第二日见到太后的时候便出了个鬼主意道:“祖母,您给宋初一个能够每日在宫中行走的官职吧,这样咱们就能每天一起玩了。”

皇太后嘴上笑道:“哎呦,你这个没轻重的鬼丫头!”心中却暗暗思考起这事的可行性来。

要说官宦家的女儿在后宫做官职的,也不是没有,相反倒有许多,都是在宫中做一定品级的女官。只是这宋初现已十三岁,年纪不算小了,再过几年就该出嫁的,做女官显然不合适。

十一公主见祖母口中不答应,眼中却带着几分思索之意,心中便晓得祖母是为着何事作难,眼珠又转了几圈,笑道:“您不是说宋初的字体写得颇有几分名家风范么?那倒不如让她来做宫中正三品的女贤,负责教我们写字。这样一来既不委屈了宋初,也能让咱们时常见到她,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十一公主没有说出口的是,这样也能报答了宋初捐的那副头面的情谊,太后今后也不必时时刻刻想着了。太后的眉毛渐渐舒展开来,保养得宜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十一公主的额头:“往日我只当你鬼主意多,没成想今日竟然有个能用的。”

十一公主嘻嘻笑着,晓得老祖宗这是在跟她开玩笑,并不以为意。

皇上也看过募捐名单,自然对宋初也有几分印象,更何况他一向敬重太后,更是没有理由回绝,当下便命人拟了旨。

而此时,宋初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黄媒婆已经在宋府呆了两个时辰了。她是为着季家来说媒的,说的对象竟然是相府四小姐,宋初。

季家世代经商,在京城也算是有一点名气的人家了。大夫人不动声色地拿起骨瓷杯子喝了口茶,食指微微动了动。

大夫人在盘算这桩亲事能给她带来多大好处。事实上,和季家结亲的好处实在是多得让她意想不到。光是那份丰厚的见面礼不说,日后总少不得宋府的好处。宋进贤虽然官至宰相,但是府中与一些官宦世家来说,实在是清贫得可怜。

而与季家结亲,自然少不了宋家得好处。而宋家要做的,无非是让季家借宋进贤的名头而已。季家想来有分寸,想来也不会用宋进贤的名头做什么大奸大恶之事。

想到这里,大夫人的笑容便更加深了一些。黄媒婆是京城有名的媒婆,想来晓得察言观色,当下便晓得事情已经成了一半。想到即将到手的银子,她不由更加激动:“夫人,并非是老身夸口,那季家我是去过的,二公子更是生得仪表堂堂,绝不辱没了四小姐的名头……”

“这我晓得。”大夫人打断了黄媒婆漫无边际的夸口之词,“只是宋初虽然并非我亲生,却也是老爷和我心尖尖上的人物,万万容不得别的对她不好。何况宋初年方十三,还尚未及笄……”

大夫人语气上扬,略有些迟疑地顿了一下。

“季家已经和老身说过了,也并非是现下就要结亲,也可以先订下来,等个两三年他们还是等得起的。”媒婆连忙恭恭敬敬地回道,言语之间仍不忘记对季家的赞美。

大夫人心中甚是满意,但仍矜持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却也不懂什么,还是等老爷回来问问老爷,方才能够做主。”

黄媒婆知晓此事已经成了一大半,不由得喜笑颜开,恨不得大夫人现在就能够答应,她好回去交差领赏钱。只是这事她虽然心中着急,却也知道急不得,便满脸带笑地道:“正是如此。”

宋进贤得知此事,迟疑道:“我听说那季家虽然门风严谨,二公子却并不是什么君子之风。家中养了好几个歌妓不说,每隔几日还总是要赌上一赌,上回险些将他老父气得没了命去。”

大夫人眼睛一眯,不悦道:“本就是一个庶女,整日在府中惹是生非不说,还丝毫不服管教,还不如将她嫁了出去。再说那公子也只是年轻罢了,初儿嫁过去自然就会收敛一些的。”

季家只是想借他的名字赚钱,宋进贤如何不知。只是他现在思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便是现下宋初很是得皇太后的青眼,日后能有什么好造化也未知,或许还能助他一些力。

只是这些他却不方便对大夫人说,只好皱着眉道:“宋初性子虽然顽劣一些,却也不是不可教导的。再者那季家无非是想借着我的名头做事,万一不知轻重起来,后果岂是你我可以承担的?”

大夫人心中冷哼,面上却温和地道:“老爷说的是。只是季家许了咱们一成的利润,诚意极高,我料想初儿嫁过去应是也吃不了亏的,何况府中现下银钱极缺,老爷又各处需要打点……”

“莫说了,让我想想。”宋进贤长叹一声道。

大夫人见着宋进贤松动,心中一喜,款款站起来给宋进贤亲手倒了一杯茶,叹息道:“想当年我嫁给老爷的时候,不也未曾想得到老爷会有今天?宋初一向是个有福的孩子,今后也一定能顺顺利利。”

这话说得何等违心。大夫人心中暗暗撇嘴,若不是季家亲口提出要娶宋初,这美差无论如何也落不到她身上。现下放着一成的利润在,她还怕宋进贤不心动?

早有嘴快的将这事说了出去。

宋初坐在书房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神色淡淡的。云晓和玉珠平素里最爱说话的,此刻竟然也默不作声,只是愁眉苦脸地站在门外。

“你说,小姐真的愿意嫁给那季家二少么?”半晌,玉珠轻轻地撞了一下云晓,低声道。

“别瞎说。据说季家二少极花心的,也不知是真是假。”云晓心情极其恶劣,此刻更是不愿和玉珠多说,只不悦地说。

“还不到那个时候,考虑那么多做什么?反正还有好几年的光景,谁晓得那季家二少爷会不会死于非命。万一真的要嫁了,我背着咱们小姐逃走就是了。”银桃倒是想得开,摊摊手无所谓地说道。

“……”玉珠和云晓一脸无语地看了眼银桃。

“四小姐,老、老爷叫您去门口接旨!”曹川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宋初门口,来不及敲门便大声喊道,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接旨?宋初隐隐猜到与她相关。

到了大厅,一个眼生的太监正站在那里等待,看见宋初的时候甚至还朝着宋初笑了笑,似乎是在说恭喜。

宋进贤的老脸不禁抽搐了一下。那是皇上现下最亲近的太监,虽然是个阉人,但说是位高权重并不为过,平时看见自己都是皮笑肉不笑的一副表情,没想到今日竟然主动对着宋初笑了。

那太监直接无视了宋进贤别扭的表情,环视了一周后声音尖细地道:“既然都来齐了,洒家便要宣读圣旨了。”

本来就十分安静的大厅此刻更加静谧,即便是掉下一片花瓣宋初估计也能听得见。

开头是照例洋洋洒洒的一大段,宋初选择性地忽视了它。后来的意思就比较浅显易懂了,大概是宋丞相家的四女儿宋初善良温顺又有才学,皇上十分欣慰,所以决定封她为三品女官,女贤人,希望宋初以后不要辜负皇上的期望,认真教导各位公主的书法。

正三品的官职,居然就这样给了她?

宋初眨眨眼睛,还是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但是惊喜还不仅仅止于此,接下来那太监念出口的,才真正让她兴奋。

皇上,给她的生身母亲封了五品诰命。

那太监一口气念完,笑眯眯的望着她。宋初竟有些发抖,再次深深地跪下去:“臣接旨。”

大夫人一直在笑,只是脸上的笑意十分不自然,甚至带了几分狰狞。她是安国公的妹妹,宋进贤的妻子,被封为一品夫人理所应当,只是那个低贱的戏子,怎能封为五品!宋芊芊更是拼命才能忍住自己的恨意,长长的指甲像是已经刺进了肉里。

又是宋初,又是她!

上一篇:意外惊喜 下一篇:打登徒子